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通用范文 > 【货币理论的三种模型】三大货币
【货币理论的三种模型】三大货币
发布时间:2023-10-06 02:55

摘要:货币理论的研究对象是资本主义货币经济中的总量关系。这种总量关系的特点是,在历史时期,企业家对货币利润感兴趣。对经济增长的追求和对未来利润的不确定预期影响投资、产出和就业,并导致总量关系的不稳定。新古典理论家将实体经济和货币经济分开,将资本主义动态的总量关系置于静态的、相对静态的瓦尔拉斯一般均衡框架中,抽象出总量关系的历史特征。这就是新古典聚合理论。各种逻辑困境的根源。本文研究了新古典总量理论的三种模型,揭示了它们内在的逻辑问题,并说明它们所揭示的并不是资本主义总量关系。同时回顾了马克思的总体理论,指出正是那些从根本上反对二分法的人在分析资本主义货币经济关系时使用了动态分析方法。不同之处在于,马克思为资本主义总体关系找到了坚实的价值论基础。

货币理论的研究对象是资本主义货币经济中宏观经济总量之间的关系,因此也可称为总量理论。资本主义经济的根本特征是资本雇佣劳动而不是劳动雇佣资本,资本运动的目的是获取以货币衡量的利润。利润是资本主义货币经济存在的关键,也是资本雇佣劳动的经济关系。自身存在和复制的关键。资本主义经济中一切总量关系的运动都是以资本运动的目的为中心的。

资本主义经济关系的这一特点提醒理论家在进行总体理论研究时不能忽视或割裂这一经济的两个方面:一是它的历史特征,即处于资本主义特定历史阶段的特征;二是它的历史特征,即处于资本主义特定历史阶段的特征。其次,这种关系是一组货币和信用关系,而不是物理和技术关系。在研究资本主义的总体关系时,两者是不可分割、相互制约的。这两方面决定了经济变量是历史时间,而不是逻辑时间。

新古典总量论的问题在于,它要么抽象出了资本主义特定历史阶段的特征,要么抽象出了货币信用关系。原因就在于他们遵循货币经济与实体经济的二分法,用不具有历史特征的研究实体经济的方法来分析资本主义货币信用经济。而马克思和马克思都试图还原资本主义货币经济的本质,但后者比前者走得更远。

新古典货币理论的典型特征是二分法,即实体经济体系与货币经济体系的划分。这种二分法来自于萨伊的主张,即产品是用产品购买的,这意味着在产品换货币和货币换产品这两个交换过程中,货币只发挥了一时的作用。当交易最终完成时,我们发现它始终是一种物品与另一种物品的交换。 。在二分法的传统中,经济主体(企业家和工人)从事经济活动的目的是获取物质产品而不是金钱或货币利润。也就是说,二分法抽象出了资本主义货币关系,而资本主义货币关系是货币中性的。来源。帕廷金系统地讨论了二分法。他认为,按照二分法,经济分为两部分,即实物部分和货币部分。它的出发点是一个由商品组成的纯粹的外生货币经济。超额需求函数考虑了实物成分,货币超额需求函数考虑了货币成分。假设前一个函数取决于相对价格,而后一个函数除了这些变量之外,还取决于绝对价格水平。

由于新古典理论家心目中货币经济和实体经济有两种划分,因此人为地创造了货币理论(总量理论)和价值理论(相对价格理论)来分别解释。货币总量问题和商品交换的相对价格问题;前者基于费雪数量论和剑桥方程,现代版本是弗里德曼的现代货币数量论,后者基于马歇尔部分均衡和瓦尔拉斯一般均衡。价值理论是核心,现代版本是阿罗-德布鲁模型。

在研究货币理论时,货币理论家不愿意放弃对价值论研究方法的信仰,或者说,不愿意放弃对瓦尔拉斯一般均衡分析方法的信仰。瓦尔拉斯一般均衡框架本质上是一个静态模型,不能用来分析动态的资本主义货币总量关系。换句话说,瓦尔拉斯框架无法容纳资本主义货币信用关系。

瓦尔拉斯在发展其理论框架时,首先阐述了交换的均衡问题,然后通过扩展基本交换模型来研究生产和资本积累。在这个结构中,瓦尔拉斯将货币供给与货币需求等同起来,将货币引入模型中,使其与其他模型相适应。这是通过将本身没有效用的货币存量与进入家庭效用函数和制造商生产函数的货币存量可以提供的服务区分开来实现的。虽然瓦尔拉斯模型中存在货币的影子,但在其一般均衡模型中,货币只是一个可选的补充,而不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瓦尔拉斯均衡只是物理均衡,而不是货币交换均衡。由于一般均衡模型中没有货币交换的地位,当商品供给给定时,其需求由商品之间的相对价格决定,而不是由本国货币价格决定。

瓦尔拉斯模型之所以没有货币交换地位,是由其等价分配定理决定的。等价分配定理指出,当市场处于一般均衡状态时,只要商品的种类和数量给定,每个交易者持有的商品总价值不变,那么商品所有权的重新分配就不会影响商品所有权的再分配。原始均衡价格体系。根据等价分配原理,设 、 、 分别表示价格、第人的最终商品配置和第人的初始商品分配,并给出了所有元素的向量空间。如果 [, ()] 是具有确定偏好的个体和初始商品分配 () 的最终均衡分配,那么对于具有相同偏好的个体和任何其他初始分配 (), [, () ] 也是最终的平衡位置,即对于所有这些人来说,= 和 =。可以看出,上面没有交易(=)的分布与上面有交易的分布处于相当的位置。是否有货币兑换对模型没有影响。

即使在完善的阿罗-德布鲁一般均衡模型中,货币的命运也好不到哪儿去:

(1) 该模型中没有股票市场,因为股票不是 Arrow-Debreu 商品。所谓Arrow-Debreu商品是指必须能够以物理方式准确描述的商品。当描述如此精确以至于进一步加工很难生产出可以提高经济参与者满意度的可想象的商品时。配置后,这样的商品称为 Arrow-Debreu 商品。 Arrow-Debreu模型研究在某个时间点通过商品交换可以获得的配置。股票不能包含在 Arrow-Debreu 模型中,因为拥有它们不需要交换商品来获得额外的商品。

(2) Arrow-Debreu 模型不存在企业破产问题。因为所有经济主体的生产和消费行为都必须遵守预算约束,一旦超出预算,就会受到无限的破产处罚。这显然无法分析现代资本主义信用经济,企业或个人为生产和消费而抵押贷款已是司空见惯,因此因还款能力变化而破产的情况比比皆是。

(3) 货币在此模型中没有真正的作用。尽管Arrow-Debreu模型已经考虑了现实中货币存在的所有原因:交易需求、预防性需求、价值储存、记账单位等,但货币对资源配置并没有实质性影响。我们可以想象一个模型来说明货币在阿罗-德布鲁模型中的作用:在第零天,每个经济主体都可以向中央银行借钱,并且在随后的每一天,他将被允许融资超过他的资金量需要支付购买货币库存的费用,并且需要将销售商品的收益添加到原始货币库存中。在最后一天,他被要求将借入的货币金额归还给银行。如果无法偿还,将处以无限的破产罚款。在这个模型中,金钱对资源配置没有真正的影响。所以哈恩说,在阿罗-德布鲁模型中,不可能提出有关金钱的问题,因为根据这种结构,金钱没有任何作用,因此不必存在。

资本主义货币信用关系之所以不能用一般均衡模型来处理,是因为它不能容忍历史时间和不确定性。 Walras 模型实际上是一组线性方程。为了保证模型收敛并具有唯一的稳定平衡解,模型必须具有完整的信息并消除因信息不完整而带来的不确定性。不确定性会破坏模型的稳定平衡。同时,在该模型中,各种经济变量相互作用、相互依赖,它们之间的关系是同等程度可逆的,不存在明确的因果关系。用琼·罗宾逊的话来说:一切都取决于其他一切,反过来,一切又决定其他一切。

戴维森对一般均衡模型的评价是,他认为该模型最关键的局限性是它无法处理时间过程,因为所有一般均衡系统本质上都是静态的或无时间性的——一般均衡所以不存在时间性从某种意义上说,均衡位置被认为完全取决于在初始时刻任意指定的一组给定条件、偏好和政策。任何在初始时刻之后发生且未预料到的活动在逻辑上都是不可能的。因此,一般均衡分析的逻辑本身就意味着它无法处理历史时间和未来的不确定性。在资本主义货币信用关系中,经济主体无法完全预测未来的不确定性。尽管个人之间各种经济契约的存在降低了彼此交易的不确定性风险,但个人无法完全预测,也无法完全避免经济系统的整体不确定性。瓦尔拉斯一般均衡的特征使其无法用来解释资本主义货币信用关系。但不幸的是,现代货币理论家总是试图在瓦尔拉斯框架内解释资本主义的货币总量问题。我们把利用瓦尔拉斯一般均衡框架来分析总量关系的理论称为新古典总量理论。

新古典货币理论家使用瓦尔拉斯一般均衡框架来分析货币关系。概括起来有三种模型:第一种是新古典综合法,它以总生产函数作为其货币理论的逻辑基础,并采用瓦尔拉斯一般均衡框架。一般均衡模型作为理论框架。尽管该模型表面上是一个包括商品市场、货币市场、债券市场和劳动力市场在内的一般均衡总量模型,但该模型实际上既不能解释总量波动,也不能解释相对价格。为了使生产函数所表达的投入产出关系得以建立,模型必须是反映物理关系的模型。为了避免不同产品的聚集问题,保证资本和劳动力之间简单的替代关系建立,模型必须是单一产品模型。 。新古典理论家在试图解释总量和相对价格问题时遇到了一系列逻辑困难。

关键问题是如何一方面坚持二分法,既得出货币长期中性的结论,又逻辑一致地解释总量与相对价格之间的关系。在传统的二分法模型中,瓦尔拉斯定律与数量论之间存在逻辑矛盾。根据瓦尔拉斯定律,货币的超额需求函数是价格水平的一阶齐次函数,而数量方程中的货币超额需求是价格水平的非齐次函数。 Patinkin(1965)的实际平衡模型通过放弃同质性假设解决了二分法模型的矛盾。然而,当该模型处于充分就业时,并不能保证货币经济的均衡,即货币在该模型中只是一种商品。与其他产品没有区别。在帕滕金的实际余额模型中,货币以实际余额的形式直接进入效用函数。帕滕金认为,这种方法解决了瓦尔拉斯定律与货币数量论之间的逻辑矛盾。但随后发生的哈恩问题让人们对帕滕金模型产生了怀疑。

在 1965 年题为 《证明货币经济中均衡的存在性的几个问题》 的文章中,哈恩问道,为什么没有内在价值的纸币在交换商品和服务时会具有正价格。问题的关键在于,由于纸币没有内在价值,理论上货币的价格可能为零。当然,在这种情况下,模型处于均衡状态,但在模型中添加货币相当于不添加货币。如果不能确定货币具有正价格,则不能保证模型的均衡是货币均衡而不是真实均衡。在货币需求的利率弹性模型中,引入政府债券等非货币金融资产来逼近真实的货币经济世界,但由此产生的流动性偏好陷阱使充分就业成为不可能。不存在稳定的充分就业均衡解。引入财富效应或屁效应解决了模型的充分就业问题,但货币长期来看是非中性的,不存在唯一的充分就业均衡解。这说明货币中性与充分就业之间存在逻辑矛盾。要保证货币中性,考虑外生货币供应量的变化,使充分就业时实际变量的值唯一。逻辑结果是无法实现充分就业。如果要实现充分就业,实际变量的值并不唯一。这表明,第一个模型无法逻辑一致地解释总量和相对价格问题,更不能解释资本主义货币信贷体系有效需求不足引起的失业和总量波动。

第二种模式是分离货币的功能,用价值论的分析方法来分析货币。该方法基于 Hicks 1935 年的文章《简化货币理论的建议》。在这篇文章中,他建议简化货币理论,用边际效用理论改造货币理论,使货币理论服从(非货币)价值理论。提出了两个主要的逻辑问题:一是如何保证模型的均衡是货币经济均衡而不是实体经济均衡;二是存量关系问题。

第一个逻辑问题在帕滕金的实际平衡模型、萨缪尔森(1958)的迭代模型和新货币经济学理论中表现得尤为明显。关于实际平衡模型的问题已经讨论过,不再赘述。在萨缪尔森的迭代模型中,没有考虑货币作为交换媒介的功能。货币是一种储存价值的手段,它的存在可以跨时间优化资源配置。

该模型的问题与Patenkin模型相同。有三种情况表明不一定是货币经济均衡。首先,如果年轻人的最优消费点超过了资源禀赋,那么老年人就不愿意把巧克力卖给年轻人,因为这不能增加他们的效用。此时,两代人之间不会发生交易,货币也没用,均衡是物理均衡;其次,如果人们认为未来货币没有用处,那么年轻人就不会向老年人出售巧克力,交易仍然不会发生;最后,如果资本品存在,人们就不会持有货币,因为前者提供了更大的效用。这个模型说明,不从资本主义货币信用关系的角度来研究货币,只能得出非常荒谬的逻辑结论。

新货币经济学是罗伯特·霍尔首次提出的术语,用于描述一种经济分析方法,试图为货币理论与价值理论结合这一长期未解决的问题提供答案。其特点是放弃传统货币理论,主张回归瓦尔拉斯易货贸易的一般均衡世界。代表人物有法玛(1980、1984)、华莱士(1988)、布莱克(1970)等。新货币经济学的要点是现有的货币金融体系不是自然演化的结果,而是受到法律限制或政府控制的支持。在自由放任的竞争市场环境中,不会出现兼具记账单位和交换手段功能的货币。货币现有的两种功能将由不同的东西来执行,货币交换将被复杂的易货交换所取代。由于货币不是自然演化的产物,而是法律制度的结果,因此无法在一般均衡框架中引入货币并不是该理论的缺点。货币理论家的任务是消除货币的人为扰动,维持一般均衡。

Fama(1980)设想了一种不使用货币的竞争性支付系统,称为纯会计交换系统。在这个系统中,银行的作用是运营一个可以通过会计系统,通过账户之间转移资金来实现财富转移的会计系统。交易可以完全避开现金媒介,任何实质性交换媒介或购买力临时居所的概念都消失了。最后,法玛的分析得出的结论是,任何经济体中的相对价格,包括金融资产提供的实际服务的相对价格,都独立于金融资产的数量和组成部分。这称为分离定理。换句话说,如果经济中存在真实的物品(商品或不可交换的纸币)并用于交易,那么绝对价格就是用该物品表示的相对价格,因此绝对价格价格本身独立于包括银行存款在内的金融资产。法玛理论的荒谬之处在于设计了一个没有货币的金融体系。他忽视了在资本主义货币金融关系及其债务债权链条中,货币作为最终支付手段及其结算工具对金融体系的稳定产生负面影响。同时,由于分离定理遵循莫迪利亚尼-米勒定理,如果金融体系的资产选择行为影响金融企业的现值,那么分离定理将不成立。

胡佛(1988)对新货币经济学的评价:新货币经济学力求将货币理论建立在作为其他经济学领域标准的价值理论分析之上。它试图遵循希克斯(Hicks,1935)的传统,将货币理论与价值理论结合起来,这种努力是彻底和全面的,因为它相当于对传统货币理论的抛弃。

分离货币的功能来理解货币,必须在抽象出资本主义货币信用关系的条件下进行。在信用经济中,货币的功能是密不可分的,每项功能都是以信用关系为基础和条件的。同时,还起到维护信用关系的作用。分离货币的功能来理解货币,必须抽象出货币的历史特征,强调其超越历史的普遍性。该理论的最佳框架是瓦尔拉斯一般均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