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情感交流 > 我的学生“苦奔病”
我的学生“苦奔病”
发布时间:2023-09-16 08:20

阿光是我的学生,刚刚小学毕业。

阿光很俊秀,初来时,怯怯地,像一头漂亮的小兽。交代他做什么,他都诺诺着,很用心,很用力,上进心很强。

阿光握笔用抓的姿势,写的字粒粒奇形怪状,如一堆碎石。我让他改,买了握笔器给他,他配合勉力修正,虽是严冬,鼻尖依然隐有汗珠,可见身心用力之剧。但字不但毫无改观,速度更是慢到要写到晚上九点钟。我虽素知"当初"之难,"日后"之好,也知道他背着我会偷偷用原来的姿势写,我依然选择了不再求全责备。孩子太苦了。

阿光的爸爸很帅气,在一家婚礼公司做司仪,打扮时尚,发型炫酷,正宗的迪奥香水沁人心脾。虽然外表如此,但却毫无骄邪乖戾之气,他为人和善温良,老远打招呼,有礼貌,情商高。***妈自己开一家规模不小的服装店,经常自己客串模特,当然也打扮入时。两人都很忙,很少顾及阿光。偶尔夫妻俩同时来接孩子,遇见我都是百般客气和感谢,说孩子交给我,他们放心。

初来的那两个月,阿光的学习成绩直线上升。我们都在努力,我在,阿光自己在,阿光的爸爸妈妈也在。在作业完成后,阿光的爸爸每晚都严格执行着我交代的读背计划,每晚都打卡给我看,阿光的精神面貌和学习态度都有很大改观。我为他的进步暗暗高兴,要知道,他是一个被许多老师判了"无可救药"的学生。

好景不长,阿光的打卡慢慢减少了,我在仅有几个人的小群中不提名点醒,他爸爸只偶尔发个羞涩的表情。我忍不住艾特他,他也视若不见。他们的确很忙。当我发现阿光眼中的腼腆和羞怯被无所谓代替时,他四十几分的英语卷子交代了答案。我找阿光谈话,阿光很自责,表示自己懂了,会自制。别人玩时,他拿一本书看,但很快睡着了。我拍醒他时,他如小兽一般惊恐。

阿光的成绩再次回到原点,他爸爸再次把他换班了。学生告诉我,在上课时,他常常从教室的后门溜出去,在寂静的操场上溜达,闲逛。同年级没人跟他玩,他便和一年级的小朋友玩。他买了许多东西分给别人吃,以此来交朋友。他会做出许多丢人现眼的动作,以此引起关注。他会对别人说:"今天我被老师批评了,站在讲台前面。"一副炫耀的神情。听后,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听说他爸爸打他打得厉害,***妈护他也护得厉害。听说他现在很胖,眼睛都眯得看不见了。渐渐的,我的学生们不再跟我说他的情况,大概是见怪不怪了。

今天我收抽屉时,翻出了一张A4方格纸,是阿光初来时交给我的。那天,孩子们都在默写诗词,阿光腼腆地对我说:"董老师,我也默写一首诗。"我说:"好啊".他便默了来,当时我在改作业,形式上鼓励了一句,便收在抽屉里了。纸上,阿光用力过猛的神态和字迹浮现:"清平乐·村居 宋 苦奔病 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苦奔病?仔细一想,万般苦酸。

他不熟悉"辛",认得"苦";不认得"弃",认得"奔";不认得"疾",认得"病".这三个完全错掉的字,极具幽默意味,我却笑不出来。我没有做到更好,而我原本可以的。他有自己的致命的弱点,但是他只是孩子。那句很俗的话,我还是想拿它来祝福:愿你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