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情感交流 > 温芜容延琛全文小说免费_温芜容延琛精彩阅读
温芜容延琛全文小说免费_温芜容延琛精彩阅读
发布时间:2023-09-22 17:50

>>>点此免费阅读全文<<<

《温芜容延琛》 小说介绍

主角叫温芜容延琛的小说叫做《温芜容延琛》,本小说的作者是温芜创作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真的吗?”温芜故作委屈的抬头看着周成阳。“当然,你看我像是骗你的那种人?”周成阳笑的花枝招展,对温芜的长相很满意。比起刘婉莹那种小家碧玉的乖乖女,温芜是属于那种小巧精致好看又古灵精怪型的,看起来很乖...

《温芜容延琛》 温芜容延琛第15章 免费试读

“真的吗?”温芜故作委屈的抬头看着周成阳。

“当然,你看我像是骗你的那种人?”周成阳笑的花枝招展,对温芜的长相很满意。

比起刘婉莹那种小家碧玉的乖乖女,温芜是属于那种小巧精致好看又古灵精怪型的,看起来很乖,实际上眼睛里藏了太多东西。

“我有个姐妹,长得可好看了,我一个人害怕,可以叫她一起来吗?”温芜眨着一双特无辜的大眼。

周成阳愣了一下,两个一起?他还没这么疯狂。

但见眼前的女孩单纯的样子,就答应了,反正是容延琛的女人,他也不敢真碰,就是逗她玩玩儿。

“那我先去找顾总。”温芜给刘婉莹打了个电话。

“快来雾都救驾。”

电话那边,刘婉莹吓坏了。“染染,你怎么跑去那种地方了?你在哪个房间,我马上去救你。”

温芜怕给周成阳听出声音,说了房间号就挂了电话。

前世她就想让刘婉莹看清这**的真面目,可那时候刘婉莹已经陷的太深了,知道周成阳有很多女人以后,甚至割腕自杀。

这一次,趁着刘婉莹还没有陷得太深,她必须尽快给她当头一棒,让她清醒。

“小美人儿,你和容延琛怎么认识的?”把温芜困在墙角,周成阳笑着问了一句。

“我……我缺钱,顾总是我老板,我是他的生活助理。”温芜随意的解释。

“哦……”周成阳笑的十分深意。

容延琛可以啊,都把小兔子养到公司去了。

以前容延琛从来不找女助理,说是兔子不吃窝边草。

他倒是不吃窝边草,他丫的直接吃兔子。

“这是我的名片,如果容延琛不要你了,可以给我打电话。”周成阳将自己的名片给了温芜。

温芜嫌弃的想要扔掉。

但碍于周成阳盯着她呢,只好悄悄放到了包里。

……

包间。

容延琛是真的喝多了,有些头疼。

包间的女人都不敢靠近容延琛,因为他的气压真的太吓人了,仿佛写满了别惹我,别靠近我,滚出去……

“顾总,喝杯水吧。”有女人胆子大,壮着胆子靠近。

“滚。”容延琛心里已经将周成阳骂了几十遍,想打电话让特助来接他,发现手机不在身边。

起身刚想找手机,就发现了站在门口的温芜。

以为自己喝多了,容延琛只是微微蹙了蹙眉。

又出现幻觉了。

以前也是这样,喝多了……仿佛在哪里都能看到那只小兔子。

“老板……”温芜有些委屈,容延琛向来不喜欢这种场合的,他居然……在这里喝酒,半夜不回家。

虽然知道这些女人都是周成阳找的,可她还是会生气啊。

咬了咬唇角,温芜过去牵住容延琛的手腕,要把人带走。“跟我走。”

容延琛下意识甩开温芜的手腕,他喝多了,怕自己把别的女人当成温芜。

温芜愣了一下,心口有些泛疼。

“来都来了,一起喝一杯。”周成阳笑着靠近温芜,抬手将胳膊搭在温芜肩膀上。

容延琛蹙眉,觉得刺眼。

就算是误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也不允许别人靠近温芜。

“拿开你的爪子。”容延琛警告周成阳。

周成阳悻悻的收回胳膊,真怕容延琛疯起来给他打断。

“来来来,喝一杯。”周成阳打圆场,将酒杯放在温芜手中。“身为小情人儿,得学会讨好你的老板,不然……你的老板可很快就腻了。”

要知道,他们这种人身边从来不缺女人。

第129章

既然不缺,肯定喜欢听话懂事又不麻烦的。

周成阳就很喜欢刘婉莹,这种喜欢,是喜欢刘婉莹的乖巧懂事。

“顾总……她是谁啊。”有女人吃味的说着,想要去和容延琛喝酒。

“你们别碰他。”温芜气鼓鼓的护在容延琛身前。

“周总,这是谁啊?”那女人问了一句。

“来来来,你们顾总自带了,包养的小情人儿。”周成阳把受了委屈的小情人抱在怀里哄。

那女人哼了一声,不屑的笑出声。“不过是个长期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正妻呢。”

温芜下意识回头看了容延琛一眼。

他伸手将温芜拉到怀里抱住,警告的看着说话的女人。

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在他面前说温芜的坏话。

就算是喝多了也不可以。

“老板……”温芜看出来了,容延琛真的喝多了。

“是有什么心事吗?为什么喝这么多……”从今天下午开始,温芜就发现容延琛不对劲了。

他为什么那么介意陆哲呢。

“过几天是容延琛爸妈的忌日,他每年这个时候都会犯病,你好好哄着。”周成阳说了一句。

温芜愣了一下,心口发疼的很。

她怎么就忘记了……

她怎么可以忘记。

前世,容延琛虽然不说,但每年到这个时候他都会一个人失落很久。

她问过容延琛,容延琛只说是他爸妈的忌日。

愧疚的抱住容延琛,温芜眼眶泛红。“铭修哥,我们回家好不好?”

容延琛低头看着温芜,触感太真实了。

不是做梦?不是喝多出现的幻觉?

“好……”声音沙哑的说了一句,容延琛疲惫的揉了揉眉心。

“沫染!”

雾都和学校离得不愿,刘婉莹和麦乐乐几乎十五分钟就杀过来了。

推门进来的时候,麦乐乐一脸小太妹的凶相,大有谁欺负我姐妹,我和谁没完的架势。

而刘婉莹,虽然胆小,但却也勇敢的握着手机冲了进来。

刘婉莹看见周成阳的时候,他正怀里抱着一个美女,两人举止暧昧亲密。

愣了许久,刘婉莹的手指有些发麻的握紧,低头,什么都没说。

“染染,你没事吧?”麦乐乐想要保护温芜。

“我没事,婉莹有事。”温芜摇了摇头,想要看看刘婉莹。

可喝多了的容延琛发颤有点大,死死的抱住她,不肯松开。

麦乐乐这才反应过来,冲着角落的位置看了过去。

周成阳。

她见他送刘婉莹回过宿舍,而且见了很多次。

刘婉莹说,这是她男朋友。

但学校都传她被有钱人包养了。

“你个**!”麦乐乐脾气火爆,见周成阳左拥右抱,一个酒瓶就砸了过去。

周成阳蹙眉,沉着脸看了过来,才看清楚站在麦乐乐身后的女人,是刘婉莹。

下意识推开怀里的女人,周成阳沉着脸站了起来。

“你来这做什么?”声音,透着质问。

刘婉莹震惊过后是心慌,心口发疼的低头,左右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沫染,我……”刘婉莹想走,她只是觉得自己很狼狈。

她知道自己是因为钱才和周成阳在一起的,可却……自以为是的以为自己对他是特别的。

“你们是同学?”周成阳冷笑,他这是被容延琛的小情人摆了一道。

“婉莹,他就是个**,他有那么多女人,也不缺你一个,你离开他。”温芜生气的说着。

她不希望这一世的刘婉莹还会因为这个**而自杀。

刘婉莹眼眶红了一下,局促的握紧手指。“染染,咱们回去吧。”

第130章

“我让你走了吗?”见刘婉莹转身要走,周成阳气压很低。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让她走。

刘婉莹没有回头,只是拉住麦乐乐。“乐乐,找到沫染了,咱们走吧。”

“刘婉莹!我的话你没听见?”周成阳怒了,一向听话的女人,今天居然把他的话当耳边风。

刘婉莹就当没听见,拉着麦乐乐和温芜就走。

“你别碰她!**。”见周成阳想要拉刘婉莹,温芜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把他推了出去。

周成阳很不高兴的看着容延琛。“容延琛,管好你的女人!我不对女人动手,但她别招惹我。”

容延琛喝醉了,意识并不清醒,但他知道要护着温芜。

“听不懂她说话吗?她让你别碰她!”容延琛护在刘婉莹温芜还有麦乐乐身前,气压很低。

麦乐乐这才反应过来,温芜身边的男人……好帅!

这是什么帅哥啊!天……

这身高,好有安全感。

原本以为韩承泽就是大帅哥,比明星模特还好看的帅哥了,原来还有比他更好看的。

“沫染,这帅哥谁啊,单挑周成阳……太有勇气了。”麦乐乐小声嘀咕。

可能是包间的光线昏暗,加上容延琛喝了酒,她没认出来这就是容延琛。

“你带婉莹先走。”温芜抱了抱刘婉莹。“婉莹,我让你来,只是让你看清楚他的真面目,**就是**,狗是改不了吃屎的,永远不要相信**的话,只会伤你自己。”

前世,刘婉莹那么爱周成阳,可周成阳最后却要和纺织大亨的女儿结婚了。

也是在周成阳结婚的那天,刘婉莹自杀了。

好在救过来了,但整个人都垮了。

那时候,温芜和刘婉莹抱着哭了很久。

她们姐妹为什么就这么惨,遇上的男人都是**。

刘婉莹为了周成阳丢了半条命,捡回来的半条命也没活太长久。

她温芜被韩承泽踩到淤泥里,染上脏病,只能苟延残喘。

麦乐乐也被生活所迫早早结婚生子,慢慢与她们失去了联系,听说过得也不好,婆婆对她不好,后来也离婚了。

他们五人帮,在大学毕业以后,很快就解散了。

各自忙碌着自己的人生,承受着自己的痛苦。

刘婉莹看了温芜一眼,红着眼眶点了点头。“沫染,你和这个帅哥自己回去没事吗?”

“没事的,他会保护我。”温芜很自信的点头。

刘婉莹了然,拉着麦乐乐走了。

“刘婉莹!”周成阳还想去追刘婉莹,但容延琛喝了酒执拗的很,周成阳也不敢招惹他。

容延琛喝多了真会发疯。

尤其是每年这个时候,周成阳可不会给自己找这种不痛快。

何况,刘婉莹现在住在他名下的房子里,他找她,易如反掌。

“温芜是吧?行,我记住你了。”周成阳咬牙,指了指温芜。“我等着容延琛不要你的那一天。”

“哼。”温芜躲在容延琛身后,冲周成阳吐了吐舌头。“**,我等着婉莹不要你的那一天。”

“你!”周成阳第一次被女人气到,很好,好得很。

伶牙俐齿。

“容延琛,我们回家,以后不要和**一起玩儿,他根本没有心,不知道爱是什么。”温芜牵住容延琛的手腕,带他离开。

容延琛很听话的跟着温芜走,方才对其他女人的那股子冷漠劲儿荡然无存。

周成阳忙着生气呢,也没发现自家兄弟的不对劲。

烦躁的踹了一脚茶几,骂骂咧咧的开口。“滚滚滚,都滚。”

第131章

那些不明所以的女人一个个都吓得脸色发白,起身就跑了。

……

回去的路上,容延琛视线游离的看着窗外。

他喝多了向来安静,不喜欢闹,也不喜欢吵。

就喜欢安安静静的待着。

“容延琛,你渴吗?”温芜小声问了一句。

容延琛摇头。

温芜心慌的厉害,容延琛身上的酒味很重,显然他是喝多了。

一路上,容延琛都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车窗外,没有看温芜。

可他的手,却始终紧紧的抓着温芜,与她十指相扣。

两人耳根都很红,各自看着窗外,手指偷偷握紧在一起。

这一幕,似曾相识。

前世,温芜记得容延琛也喜欢偷偷握她的手。

因为她有脏病,所以内心极度敏感和自卑,她不允许任何人靠近自己,包括容延琛。

容延琛慢慢打开她的心扉时,第一步就是偷偷握住她的手,十指相扣。

他们两人就这么坐在出租车的两端,距离很远,手却紧紧握着。

眼眶泛红的回头看着容延琛。

他安静的看车窗外,温芜安静的看着他。

从她爱上容延琛的那一刻开始,容延琛就成了她眼中全部的风景。

这个男人,真的每一个角度,都是那么完美无瑕。

“容延琛,你小时候,有梦想吗?”温芜突然很想知道,容延琛的世界是怎样的。

这些年,她忽略了容延琛,忽略了他的感受。

前世,在没有爱上容延琛之前,温芜以为容延琛是刀枪不入的假人,比海报上的模特,电视里的明星还要遥不可及。

他好像没有七情六欲,他生来就高高在上,稳坐神坛。

可今天,周成阳说,每年这个时候,容延琛都会买醉发疯。

这是他爸爸妈妈去世的日子,是离开他的日子。

也是容延琛最黑暗的日子。

醉了,容延琛的反应稍稍有些迟钝。

可在温芜看来,却异常的可爱。

比起平日里太过于伪装的容延琛来说,这样的他更加真实。

“梦想……”容延琛看着车窗外的霓虹灯,缓缓抬起手指。

他的手太好看了,骨节修长,干净,有力量感。

温芜屏住呼吸,有种稍有不慎就会失去眼前人的错觉。

“梦想,和我的小天使有个家。”

容延琛声音沙哑的说着。

父母离世的那一天,容延琛的家坍塌了。

他成了孤儿,他的家没有了。

直到遇见温芜,他的小天使……突然闯入他黑暗又孤寂的童年世界。

她奶声奶气的给他吃大白兔奶糖,抱他,让他不要哭。

她说,她是天使。

爸爸妈妈也说,他们走了,会派天使来陪他。

容延琛执着的将温芜当做了自己的天使,理所应当的给她打上了只属于自己的标签。

可惜,他的天使越长大,越疏远他。

听着容延琛的话,温芜的身体一节一节的僵硬,直到麻木。

扑上去抱住容延琛,温芜哭了。

她以前,到底怎么舍得让他一个人孤独那么久的。

她到底,是什么**。

“爸妈走了……天使也飞了,算命的大师对爷爷说我生来就是孤独的命,说我命硬,克死了爸妈。”

容延琛从来不会对任何人袒露自己内心的伤疤,哪怕是醉了酒。

大概,怀里抱着的是温芜,他才会将自己的委屈说出口。

他不是神明,他是个人。

是个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

可他伪装的太久了,忘记了面具下的自己,鲜血淋漓。

第132章

……

“温芜,你可以远离我,不要掉进我的深渊……”

容延琛不喜欢喝酒,是因为喝醉了,他就会失控。

平日里他会伪装的很好,克制的很好,但醉酒以后,他会控制不住自己。

下了车,温芜牵着容延琛的手下车。

他站在院子里,突然不走了。

温芜回头看,容延琛站在树下,他太高了,树枝碰到他的头发,落叶杂乱的落在发间。

温芜踮起脚尖,帮他摘掉落叶。

他就那么安静的站在,在温芜靠近的瞬间,抱住她的脑袋,狠狠的吻住。

温芜只觉得容延琛疯了,那个吻,太过疯狂。

仿佛蕴藏了很多年的压抑。

“温芜,我做了一个梦,梦里,你嫁给了别人。”容延琛扛起温芜,快步走进房间,不给温芜反应的机会就扔在了床上。

原本游离的视线也在瞬间凝聚,透着丝丝可怕的疯狂。

“容延琛……”温芜心脏漏跳了一拍,紧张的看着容延琛。

容延琛像是失控的疯子,连解她衣扣的耐心都没有。

用力一拳打在温芜的耳畔,吓得温芜紧紧闭上双眼。

她以为容延琛要打她。

“温芜,你是我的。”

容延琛的眼眸透着偏执的占有欲,疯了疯的想要占有她。

彻底占有。

温芜原本还想安抚容延琛,但慢慢她发现了不对劲。

容延琛平时就算生气,也绝对不会弄伤她。

“啊!”疼痛感传遍全身,温芜哭着想要推开容延琛,他疯了……

“看着你属于别人,不如毁了你……”容延琛扼住温芜的脖子。

温芜惊恐的看着容延琛,他想杀了自己?

“铭修……你醒醒……”

可容延琛失控的厉害。

马上就要无法呼吸了,温芜摸起桌边的摆件,打在了容延琛的脑袋上。

她是不舍得打的,可她不动手,会死。

她好不容易重活一次,她不想死。

“铭修!”

容延琛昏睡了过去,额头被打破,流血了。

温芜吓坏了,给家庭医生打了电话。

……

医生来的时候,一进卧室就蹙眉,脸色很不好。

“不是不让他喝酒,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温芜紧张的看着医生。“医生,他心情不好喝了很多酒,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发疯。”

医生愣了一下,蹙眉。“以后,不要让他喝酒。”

这就是容延琛连应酬都不能喝酒的原因。

一旦喝了酒,他就会失控。

“铭修小时候受过**。”医生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没有多说。

看了下容延琛的伤,确定他没事,留了点儿醒酒药。

出门的时候,医生深意的看了眼温芜的脖子。

已经暗红了,显然是容延琛伤的。

“以后,他喝多了酒,你就躲着些,他喝了酒喜欢一个人待着,你别往上凑。”

“医生,他以前也这样吗?”温芜紧张的问着。

不对啊……

前世,她和容延琛在出租屋,容延琛为了应酬难免要喝的烂醉,可他没有这样失控过。

不对!

猛地想起来,前世,容延琛只要应酬喝多了,他当晚一定不会回家,都是第二天一早,或者后半夜,他才会回到他们的出租屋。

他会在第二天宿醉吐到胃出血,也绝对不会在喝醉酒的当天晚上回家。

她问过容延琛,喝多了怎么不回家,他说他怕吵到她。

容延琛不是怕吵到她,是怕伤到她。

今晚如果温芜不去雾都接容延琛,容延琛今晚上是不打算回家的。

“抱歉,不能告诉你太多。”家庭医生是有保密义务的,他无法跟温芜说太多。“不过,你是我在家里唯一见到的女人,你对铭修应该很重要。”

第133章

容延琛从来不带女人回家,温芜是唯一。

温芜嗓子疼的厉害,差点说不出话了。“医生……谢谢你。”

“想知道的话,可以去问顾家老爷子。”医生多说了一嘴,离开了。

那一晚,温芜没睡。

她就那么坐在床边,守了容延琛一夜。

容延琛睡的并不踏实,夜里也一直都在挣扎。

挣扎的厉害了,温芜就抱住他。

她身上都是容延琛弄的伤,脖子最疼,后腰也被床角硌到,淤青一片,一动就疼。

“爸,妈……别离开我。”

温芜抱紧容延琛,小声安抚。“容延琛,你有我,我们结婚了,我们有了家。”

“容延琛,我会给你一个家,好不好?”

温芜无法想象,十几岁的孩子,亲眼看着自己的父母死在眼前而无能为力,那是一种怎样的折磨。

创伤后应激综合症,温芜多少了解过一点点。

听外公说,铭修以前是一个很活泼开朗的男孩,他笑起来很好看,爱笑。

后来,容延琛就再也没有笑过了。

以前,她讨厌容延琛高高在上的冷漠,不食人间烟火,冰冷的让她不愿靠近。

殊不知,那是容延琛的保护色。

是他用来伪装和保护自己的颜色。

“容延琛,我回来了,我永远不会离开你,永远不会。”温芜向容延琛保证,这一世,让她来保护他。

让她来打开容延琛的心结,给他一个家。

……

碧海蓝湾,小公寓。

刘婉莹很胆小,周成阳怕吓到她,就把名下一套小公寓给她住。

就算这样,刘婉莹也每个月都小心翼翼的攒着钱,说要给他付房租。

周成阳从雾都离开就回了公寓,他以为一回去就会看到刘婉莹穿着睡衣乖巧的等着,给他倒水,给他擦脸。

可这一次,里面空旷的吓人。

“刘婉莹!”周成阳忍不住吼了一句,走去卧室,空了。

很好,好得很!

她居然这么快就把自己的东西都搬走了!

顾家老宅。

温芜和容延琛领证属于隐患,温芜自然不敢让顾家爷爷知道。

顾爷爷喜欢温芜,可容延琛不同意,温芜也不敢乱说。

这次,温芜是瞒着容延琛来见顾爷爷的。

容延琛宿醉,温芜走的时候,他还没有醒。

温芜想让他多睡一会儿。

“爷爷。”

温芜来的时候,顾爷爷正坐在茶桌旁喝茶,看起来心情很不错。“染染来了。”

顾爷爷是喜欢她的,看到她总会笑的很慈祥。

“爷爷,对不起啊,我又好久没有来看你了。”

顾爷爷笑着摆手。“年轻人都忙。”

这话说得有点小深意,好像在埋怨容延琛也许久没回来了。

“爷爷……我会经常来看您的。”温芜冲顾爷爷笑,给他倒茶。

“染染啊,这次来,是有事情?”顾爷爷很聪明,已经看透了温芜的小心思。

“爷爷……我想知道铭修哥的过去,对不起……不该提起他爸爸妈妈车祸的事情,但我……真的很想知道。”温芜想要再了解容延琛一些。

她想保护他,想要抚平他身上的伤疤。

顾爷爷比想象中的要平静,点了点头,哑着声音开口。“长恒是我的长子,也是我最满意的儿子。”

长恒,就是容延琛的爸爸。

“顾家的一切都是属于他的,我的一切,也都是属于他的。”顾老爷子似乎很悔恨。

如果这一切不是属于顾长恒的,也许顾长恒就不会死了。

“他的死,不是意外,而是人为。”

该来的,总会来的。

顾老爷子想到有一日会有人来问他当年的事情,他以为会是容延琛。

第134章

可这些年容延琛太过刻意的避开过去的事情。

来问他的第一个人,居然是温芜。

温芜震惊的看着顾爷爷,许久才开口。“爷爷,我想保护铭修哥,或许您觉得很可笑,我的力量有限,但我相信我可以的。”

温芜眼神坚定。

她会努力强大自己。

一定可以保护好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顾爷爷看着温芜看了许久,感觉以前那个小丫头片子,突然长大了。

“爷爷相信你。”顾老爷子笑了笑,像是释然了。

他总担心他走了,没人给容延琛一个家。

有温芜在,他也就放心了。

这小丫头,若非真的喜欢容延琛,便不会来问他爸爸妈妈去世的事情了。

“那年铭修还小,不过十几岁的年纪,亲眼看着他爸爸妈妈的车子刹车失灵。”

“车起了火,人被困在里面,等不到救援。”

那年,容延琛就站在路边,满心欢喜的等着爸爸妈妈回家,可等到的,却是亲眼看着大火吞噬了他的一切。

……

容延琛家。

一觉醒来,已经快十二点了。

昨天他是喝的有些过头了。

头疼的揉了揉眉心,容延琛撑着身子坐了起来。

小说《温芜容延琛》 温芜容延琛第15章 试读结束。

友情提示: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面链接下载App。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小说这里都有哦!

>>>下载小说APP看全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