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情感交流 > 我爱油菜花
我爱油菜花
发布时间:2023-10-09 03:29

我爱油菜花,因为她扮靓了家乡春天的田野。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是从小闻着油菜花的芳香长大的。每年仲春,朴实的油菜花,经过6个月的生长发育,猛然抽薹吐蕾,蓄势奔放,在江南的烟雨中,在闪烁的阳光下,铺天盖地,排山倒海,将家乡的河流、麦浪、农舍、树木,一切的一切,都融入进金色的海洋里,遍地光芒万丈,满目生机无限。她没有桃花那么羞羞答答、姹紫嫣红,也没有梨花那般玉骨冰肌、素洁淡雅,更没有樱花那样幽香艳丽、婀娜多姿,可是她大气、豪爽,率真、橙黄,浓香、隽永,力压群芳而不傲慢,占尽春色而非戾气。千万只蜜蜂盯着她飞舞、采蜜,一群群孩子围着她奔跑、嬉闹,爽朗的油菜花敞开胸怀,热情拥抱。我因科技工作需要,曾无数次细心地观察过油菜花:那绽满茎梢和枝丫的花团,每簇都开有几十朵小花,每朵小花各有四片花瓣,呈十字形,上有细细的纹路,嫩黄微薄,质如宣纸,花心吐出几根小巧纤细的花蕊,花瓣整齐地围绕着花蕊,花蕊弯曲着凑在一块,仿佛在说着悄悄话;绿叶张张向上,各自拥着纤纤枝丫,与簇簇花团相互映衬,随风轻轻摇曳,好像在跳着恰恰舞。

我爱油菜花,因为她滋润过家乡人民的生活。四月下旬,油菜花卸下了一生中最绚丽的盛装,进入沉甸甸的结荚期,荚果像厚厚的毯子,层层叠叠,铺满大地。六月初,荚果成熟,黄中带绿,里边整齐地排列着黑里透红的菜籽,那是农民期盼了9个月的心血啊。用菜籽加工成的菜油,是家乡人民金贵的食用植物油。我小时候常常跟随父辈摇船去附近镇上的小作坊,看菜籽如何加工成菜油,那隆隆的机器声、醉人的油香味至今仍回响在耳际、萦绕在鼻腔。“柴米油盐酱醋茶”,开门七件事,油是无可替代品。花开花落,油菜花终其一生,成为滋润人们生活的菜油。可是,在计划经济年代,居民口油供应少得可怜,每人每月四两,个个面黄肌瘦,农民哪有心思种油菜?直到1983年,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多产多售多奖励,二十余年一贯制的口油定量才逐渐突破。农民可以用超产的菜籽换取醇香的菜油,从此告别炒菜无油、愁眉苦脸的窘迫生活,咸菜色的脸上开始出现红润和光泽。如果没有油菜花,城乡居民的生活还不知怎么改善。

我爱油菜花,因为她见证着家乡农耕的沧桑。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农民种植油菜花,沿用传统的土办法:铁做埨、石锤打潭、潭里丢秧,粪泥覆盖。后来改为套勒扦插。再后来推广免耕法,直接在稻茬田坂上扦插。种植方式与时俱进,优良品种也不断更新,旧时低产的白菜型(塌棵菜)淘汰,七十年代高产的甘蓝型(胜利油菜)亮相,八十年代稳产的抗逆型(沪油9号)一统天下。油菜籽脱粒也从繁重的挑担登场变为直接在田头收脱,道道环节“多快好省”。油菜花呀,你赶上了幸福时代,产量、效益一路飙升,你虽然只是一年生草本植物,无缘上流,可是无私奉献的品格却胜过无数名贵,青春期,花海无垠,风光旖旎,河有千条多碧水,田无一处不黄花;晚年期,荚果累累,籽粒乌亮,油有万般皆下品,唯你芳香惹人爱。我一生躬耕,与你共同阅尽沧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