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情感交流 > 既是强扭的瓜不甜,她不扭就是了完整版全集小说,陆琛明落全文免费阅读
既是强扭的瓜不甜,她不扭就是了完整版全集小说,陆琛明落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3-09-19 17:44
这声谢,终究是没有说成。 明落原本想着,先吃饭,吃完饭观望一下,要是同店的其他人都去谢恩,她也就跟着过去谢恩,要是南淮王嫌聒噪,不许谢恩也就算了。 哪成想,饭菜刚刚吃完,陈珩来了。 外面风雪交加,陈珩连斗笠都没用,带着一身的风雪敲门,春杏以为是店小二,开门一眼看到外面雪人般的世子爷,人都愣住了。 陈珩脸色很难看,他一贯的面上没有多少表情,如今不知是被风雪冻得还是如何,更是冷的让人心头发颤,春杏立在门边,差点一个趔趄倒栽。 “世,世子爷。” 陈珩没看春杏儿,眼底喷着怒火直接进屋,那目光直勾勾盯着明落,火星子直冒,“你到底闹什么!” 他头上肩上都是雪,屋里热乎,那雪化成了水,往下落,颇带了几分狼狈,更显得脸色青白。 明落手里捏着帕子,在陈珩进来一瞬,她意外的眼睛大睁一下,她没想到陈珩会追到这里来。 当时她走又不是悄悄走的,府里不少人都知道呢。 当时没留她,现在追来做什么。 等春杏将门关好,她看着陈珩,面上没有什么表情,“世子爷小点声,子慕在睡,” 陈珩皱眉,只觉得眼前的明落有点不一样,可又说不上哪里不一样,他扫了一眼明落背后的床榻,到底也压低了声音。 只是声音虽然放低,可火气却是不减,“不就是因为一条项链吗?你想要什么我不给你,一条项链你就要闹得离家出走?” 陈珩面上带着疲惫,他抬手捏了一下眉心,然后从怀里取出一个小匣子,递给明落。 明落疑惑的看着他,没动。 陈珩叹了口气,说不上是乏力无奈还是气恼不耐,“拿着,这是金玉轩最新的款式。” 他往前递了递那匣子,见明落不接,顿了一下,自己将那匣子打开,咣当,带了点丢下的意味,放到桌上。 匣子震得桌面发颤,茶杯里刚刚倒满不久的茶水溢出来一点,明落的手指也颤了颤。 里面是一条项链。 项链的样式比明落坏掉的那条不知漂亮多少倍,坠子更是一颗圆润的夜明珠,想来也是昂贵。 明落站在那里,眼睛盯着那条项链,只觉得周身骤然一凉。 那颗热乎了五年的心,没被一路的风雪吹的凉透,现在却彻彻底底的凉了。 陈珩皱着眉头,“一条项链而已,你想要,我就给你买,我什么买不起,你也至于为了这个就闹脾气到这般地步,风雪连天的离家出走,你是成心气我还是如何,想要用这个逼母亲把瑶儿送走?你也知道母亲那个人,她既是认定了瑶儿,又怎么会被你这样的把戏骗了。” 把戏? 明落追随了陈珩整整五年。 这五年来,她永远在背后用欢喜灼热的目光看着这个男人。 曾经多痴迷,此时就多心寒。 这些话,一字一字的,像是一把刀子,戳在明落刚刚受伤的心口。 明落咬着唇,目光从那项链挪向陈珩的脸,她几乎是带着颤,吸了口气,“世子爷是觉得我因为这条项链闹脾气才离开侯府的?” 陈珩皱眉,“难道不是?除了这个,你还受了别的委屈?” 瞧瞧这话问的。 明落牙齿咬着嘴里的细肉,既觉得可悲又觉得可笑。 你还受了别的委屈不成? 镇宁侯府好吃好用的养着她,她怎么会受委屈呢。 咽下那涌上来的泪,明落眉眼带了清冷的疏离的笑,“世子爷说笑了,并无委屈,只是民女想通了,民女不想继续这个婚约了。” 这是明落遇到陈珩之后的第一次反抗,第一次说不。 陈珩震惊的看着明落,犹如遭到当头一棒,眼中的怒火就要喷出来一样,他隔着圆桌伸手一把抓了明落的手臂,死死的钳住,咬牙切齿,“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巨大的怒火之下,陈珩的眼睛泛着红色。 明落挣扎了一下,没从陈珩的钳制中抽出胳膊,也就干脆放弃,任由他抓着。 “我们的婚约写的清清楚楚,我是作为正经夫人嫁给世子爷的,不是做妾,事到如今,世子爷觉得我还是正经夫人吗?既然如此,这婚约本身就等于是作废了,世子爷何必再来纠缠我。 我走的时候夫人没有留我,可见夫人也觉得这样的安排最好不过。” 陈珩一声冷呵打断明落。 “最好不过?你我五年的情分,你说走就走你说最好不过?你就这样看重名分?妻怎么了,妾怎么了! 瑶儿是母亲选定的人,我反抗不得,但你心里难道不知道,我这五年来只认你,就因为一个身份,你就要放弃婚约? 凭什么,你就一点都不为我想想?” 陈珩几乎怒吼。 明落脸色发白,朱唇微张。 凭什么? 她的火气也被逼了出来。 “世子爷未免有些欺人太甚,婚约既是双方定下的,如今你们镇宁侯府先一步不履行,难道我连不想做妾的自由都没有吗?我就生来低人一等,只能给人做妾?不做都不行?” 陈珩从未听过明落说如此尖酸刻薄的话。 他沉着脸,“不是给人做妾,是给我做妾,就算是做妾,难道我会苛待你?一条项链,你闹脾气,我都能把金玉轩最好的这条买来给你,你有没有心,这些年我对你不好吗?” 明落张了张嘴,忽然觉得没意思。 她连分辩都不想分辩了。 陈珩对她不好吗? 其实谈不上不好,逢年过节,陈珩都会送她礼物,不是金簪便是金坠子,要么就是整套的头面,送的都是最好的。 陈珩对她好吗? 她发烧发热陈珩从来注意不到,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陈珩也从来不知道。 就好像现在,这条金玉轩最好的项链,缀着圆润的夜明珠,瞧着富贵逼人。 可上面雕着的花,却是她最厌恶的梅花。 她厌恶梅花,因为她爹娘死在梅花盛开的院子里。 但陈珩从来都不知道,哪怕她曾经说过自己不喜梅花,陈珩也从未往心里去。 这是对她好吗? 若是当真将她放在心里,会这样吗? 好也罢,不好也罢,明落不想继续下去了,看着陈珩,这一刻她真真实实的生出一种感觉:累。 她这五年都过得累,过得没有自己。 她想结束。 陈珩就站在明落对面,垂眼看着这张他早就熟悉了五年的脸。 五年前,从明落进了镇宁侯府,他就知道,这个人将是他的妻。 可好像,陈珩直到现在才真正的看清楚明落到底长什么样。 别人都说,陈珩的童养媳长得貌若天仙,他自然是知道明落美,可男子汉大丈夫当以前途为重,他怎么可能天天观察自己的未婚妻长什么样。 友情提示: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面链接下载App。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小说这里都有哦! >>>下载APP看全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