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情感交流 > 阅读沈云音陆凌峰(沈云音陆凌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沈云音陆凌峰全文无弹窗
阅读沈云音陆凌峰(沈云音陆凌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沈云音陆凌峰全文无弹窗
发布时间:2023-10-06 10:30

>>>点此免费阅读全文<<<

陆凌峰看着她,下巴丝毫没有放松。
她红着眼睛走近,捏住他的袖子:“凌风,我知道我以前很任性,但我真的没有伤害小杰,你相信我……”
男人甩开了她,转身朝书房走去。

进房间,关门,一口气搞定。
沈云音愣在原地,冷漠得浑身发抖。
就算是前世,无论陆凌峰多么生气,离婚前他也没有赶走她……
难道他的努力真的错了吗?
一夜没睡。
第二天一早,沈云音就去了爷爷家。
陆凌峰现在勃然大怒,她的不服从只会让他更加厌恶。更何况,他确实应该去看看他的爷爷。
下午,陈司令家。
当沈云音走到门口时,他看到爷爷坐在沙发上看报纸。他的两鬓灰白,不时咳嗽,导致他脸上的老花镜从鼻梁上掉下来。
警卫员和唐烨端来水吃药照顾他。
想起前世他和男主最后一场打架,让整个军区都笑了,爷爷也因此被气死,沈云音感到羞愧。
站了很久,她终于鼓起勇气走进了屋里。
“爷爷。”
她上前轻声叫道。
爷爷看到她来了,立即微笑着惊讶地拉着她坐下:“云音,你好久没来看爷爷了。”
一边咳嗽,一边关切地问道:“凌风怎么没来?陪你一起去吧?”
看着老人病恹恹的样子,沈云音不敢再提自己和陆凌峰之间的现状。
我爷爷当调解人的时候,以为他和陆凌峰相爱了。
她握着爷爷的手,苦笑道:“凌风忙着训练,他说你一个人在家,没人陪,所以就让我休息几天,回来吧。”陪伴你。”
声音 刚落地,出去站岗的唐夜又进来了,行礼道:“司令,嫂子说有重要事要见您。”
“让她进来。”
沈云音扭头看向被带进来的军嫂,只见对方拉着一个五岁左右的小女孩来到自己身边,提高了声音:“快,告诉司令爷爷陈婶伤害小杰的事情。 。解释! ”




第6章
沈云音暗自觉得有些不对劲,他们是来告状的吗?
还没来得及阻止,女孩就怯生生地说:“昨天我在我家门口玩耍,看到了小杰向我姨妈扔石头。 ,然后跑着就摔倒了,流了很多血……”
军嫂接过:“孩子昨天受惊了,今天早上才告诉我的。我以为郑司令误会了陈小姐,把她赶走了。外出时,立即带孩子过来,并把一切解释清楚。
说着,一脸歉意地看着陈司令:“怎么,我男人也是郑司令手下的营长,我们军嫂不能冤枉别人……”
越听,陈司令越难看脸变成了。
立即吩咐警卫员唐野:“给陆凌峰打电话。”
“爷爷!”
沈云音想也没想就制止了他,一脸尴尬。
爷爷一直很爱她,但是现在他知道她受了委屈,可能会攻击陆凌峰,到时候他就会误会自己,投诉。
他们夫妻之间的信任可能更难维持了。
看到了得知势头不对,军嫂带着孩子就匆匆离开了。
陈司令看着沈云音的惊慌,又气又心疼:“你先上楼休息吧,爷爷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有分寸感。 ”
老人的眼神里充满了坚毅,沈云音只能服从。
过了一会儿,晴朗的天空布满了云彩。
她坐在房间里,听着远处闷闷的雷声,郁闷的心里充满了不安。
过了近一个小时,她再也坐不住了,下了楼,正好看到陆凌峰从爷爷的书房里出来。
沈云音眼睛一亮,但又紧张起来:“凌风……”
看他看了一眼书房门,紧张地握紧双手:“爷爷跟你说什么了?”
陆凌峰看了她一眼,冷冷地问道:“你难道不应该比我更清楚吗?”
针尖般的话语刺痛了沈云音的心,痛得她脸色惨白。
还没等她问什么,他突然上前抓住了她的手腕,淡淡道:“你回去吧。”
顿了顿,又冷冷地补充道:“司令说,既然我娶了你,我就应该承担起一个丈夫的责任,好好照顾你。”
沈云音犹豫了一下,但想到如果他留在这里,可能会让爷爷认为两人还没有和好。与其让爷爷继续担心,不如先回去,找个机会和陆凌峰好好聊聊。
但一路上,陆凌峰并没有理会她。
回到家,看到他在离开前换好外套,沈云音终于忍不住说道:“凌锋,我可以和你谈谈吗?”
陆凌峰微微抬起眼睛,停了下来。
她鼓起勇气:“我知道你对这段婚姻不满意,但我真心想和你一起生活。你能给我一点信任,看看我有多优秀吗?”
她紧紧地握紧了双手。看着他,满怀期待地看着他。 ?如果你真想活得安心,就别去找司令告状。”
说完这句话,就毫无遗憾地离开了。
沈云音茫然地冲到门口,看着男人在雨中上车,心里止不住的酸涩。
天上又传来几声闷雷,雨更大了。
下了两天的雨。
沈云音晚上没睡好,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时候,突然听到开门声。
陆凌峰回来了?
她赶紧掀开被子,下了床。
一出门,就看到陆凌峰脱下帽子放在桌子上,一脸疲惫,虽然下巴上有些胡茬,但并没有丝毫不影响他冷静有力的气势。
沈云音微笑着上前:“你回来了。”厨房里有烧开的洗澡水。我会帮你拿衣服。你去洗洗……”
“你不用担心。”
特鲁姆普举手打断,将手臂上的外套放在凳子上,不耐烦地皱着眉头。
姚纪兆铭的笑容僵在脸上,男人却从她身边走过,进了房间。
“咔”的一声,紧闭的门再次将她隔绝。
沈云音眨了眨眼睛,但眼睛还是又热又肿。
我一直以为我已经习惯了陆凌峰的冷漠,但每次他总是用平淡的姿态再次刺伤她。
深吸了几口气后,她压下汹涌的孤独,拿起他的外套整理起来。
没想到,我一拿起衣服,一张照片纸从外套口袋里掉了出来。
她低下头,眼睛颤抖着。
照片原来是沉秀梅挽着陆凌峰手臂的照片!这张纸也是‘沉秀梅’的再婚申请报告!



第七章
‘轰隆隆!’
沈云音感觉耳边传来一声雷鸣般的爆炸,大脑一片空白。
先不说照片,为什么陆凌峰的衣服里有沉秀梅的结婚申请报告?
即使是上辈子,她也没有在他身上发现过这样的事……
拿起照片和报告,颤抖的指尖渗入一丝寒意。
最后,沈云音把这两件事放回了口袋里,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以她现在和陆凌峰的关系状况,她的质疑只会导致争吵。
而且,既然她决定这辈子尊重陆凌峰,她就必须遵守诺言。如果经过她自己的努力,他还是不爱她,选择离婚……
她也会帮助他。

哄完自己后,第二天一大早沈云音就接到了爷爷的电话,再次回到了指挥所。直到下午他才回来。
没想到,她一踏进院子,就遇到了沉秀梅和几个家人在门口摘菜说话。
“秀梅,听说你以前和郑司令相亲过,如果没有沈云音出面,你现在肯定是司令的妻子了,哎呀,可惜了。”
沈云音脚步踉踉跄跄。 ,没有理由想到这张照片从陆凌峰的口袋里掉出来。
有人眼尖,看见沈云音站在门口,对着其他人使了个眼色,突然提高了声音。
“要我说,像郑家秀梅这样温文尔雅的人,跟郑司令很配。不像有些人凭着家世就为所欲为,是
一个假冒伪善的人。”坏花瓶!”
“有人支持你真好,就算伤了人,你也能像没事一样待在这里,如果是我们,早就被赶出去了!
沈云音听了这刺耳的话语,皱起了眉头。
换作以前,她一定会生气,但考虑到自己对陆凌峰的承诺,她强压住怒火,装作没听见,朝自己家走去。
没想到,一直沉默不语的沉秀梅也过来了。
“陈小姐,我们只是随便聊聊,我无意责怪你,你别激怒他们。”
女人挺直了背,温柔的话语如刀子,眉宇间满是嘲讽,无人能见。和挑衅。
沈云音神色凝重。
“我当然知道你只是说说而已,毕竟破坏军婚是犯法的,沉姐也绝对不是一个想嫁人的不要脸的女人。”
说完,她也不顾沉秀梅等人的难看脸色,独自一人回家了。
关上门,隔绝视线后,沈云音紧张的平静瞬间消散。
她绝望地坐在凳子上。活了两世,她根本不知道陆凌峰和沈秀梅相亲过……
那张照片和复婚申请报告该怎么解释?
陆凌峰对沉秀梅的照顾是自私吗?
我胡思乱想了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高个子男人走进房间,沈云音才回过神来。
明明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但对方却脱下了外套,解开了袖口的扣子,却始终没有看她一眼。
看着他英俊的侧脸,我心里积攒的不安和委屈顿时膨胀到了极点。
但他说的只是:“今晚有时间吗?爷爷让我们去他家吃团圆饭。”
陆凌峰终于看向她,但看向她的时候,眼神冷漠又不耐烦:“这就是司令的‘命令’吗?”
沈云音突然觉得尴尬极了。既然是团圆饭,怎么可能是点菜呢?
还是他从来没有把她当成自己的妻子,他讨厌她的一切?
这时,座机铃声打破了僵​​局。
陆凌峰拿起听筒,片刻后皱起眉头:“别哭,我马上就到。”
沈云音心头一跳:“怎么了?”
陆凌峰放下话筒,穿上刚刚脱下的外套:“小洁突然昏迷不醒,沉同志一个人应付不了,我过去看看。”
听完这句话,她紧张的心仿佛要崩溃了。
他不想像她一样当老婆回家吃饭,但一个电话就能被外人叫走?
她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她抓住陆凌峰的手臂,声音颤抖地说道:“如果沉秀梅遇到困难,可以向军妇联求助。如果她经常来找你,别人就会以为你和她在一起……”
然而,话音未落,他的手掌已经空了,只剩下男人坚毅的背影。
沈云音眼睛一酸,半晌才僵硬地收回了手。
他总是这样,好像从来没有耐心听她说话……
最后,沈云音只得独自去看望他的爷爷。
第二天一早,当她疲惫地回到大院时,就遇见了陆凌峰带着沉秀梅和儿子下车。
她下意识地躲在角落里,看到陆凌峰抱着孩子和沉秀梅站在一起,三人笑得很和睦,就像一家三口一样。
“郑叔叔,妈妈说我现在可以叫你爸爸了,是真的吗?”
孩子天真的话语让沈云音彻底无法动弹。随后,陆凌峰的回应如铁水一般温和。在她耳边——
“当然了,以后我就是小杰的爸爸了。”




第8章
在陆凌峰的允许下,小杰大声喊道:“爸爸!”
沈云音感觉自己脸上被泼了一盆冷水。
这一刻,她实在是骗不了自己了。陆凌峰对沉秀梅的恩情,只是酋长照顾烈士家属的责任……
她再也没有勇气进去,转身就跑到街角,逃离了大院。
她跑到大街上,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看到爷爷身边的警卫员唐夜,急忙下了车,朝她跑过来。
她愣住了:“唐同志,你怎么来了?”
唐夜焦急万分:“陈小姐,司令前不久突然晕倒了,医生说是蛛网膜下腔出血,送医院抢救,已经没有了!”
轰的一声,沈云音彻底慌了,迷迷糊糊的跟着唐夜去了医院。
病房里。
老人刚刚被送出急诊室。苍老的身影镶嵌在病床上,脸色惨白,呼吸微弱。
“医生说,指挥官只是暂时没事,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听着警卫员唐野的话,沈云音一步步走到床边,握住老人瘦骨嶙峋的手,眼含热泪地说:“爷爷……”
她在病房里上一世就这样,她没能见到爷爷最后一面……
悔恨和自责交织在胸口,让她的心悸动。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太无能了。她辛辛苦苦维持着和陆凌峰的关系,却还是搞得一团糟,没能照顾好爷爷……
她把爷爷的手放在脸颊上,轻声说话。雅:“爷爷,对不起……”
我该怎么办?
如果上帝能听到祈祷,是否可以让爷爷好起来,而不是让她生病?
...​​...
此后,沈云音就一直待在病房里,从未离开过。 1
直到第五天下午,老人才醒来。
但第一句话却是:“凌风在哪儿?爷爷想对他说几句话……”
沈云音没时间想别的,他只想完成老人的嘱托。他擦掉眼角的泪水,走向护士“呼叫陆凌峰”。
等了许久,听筒里传来陆凌峰低沉的声音:“有什么事吗?”
沈云音下意识地拉紧了电话线:“爷爷住院了,他想见你……”
电话那头沉默了半天,才说出一句善意的话语。
“好的。”
她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耳边却只听见“嘟”的忙音。
半个小时后。
一辆军绿色吉普车停在医院门前,身着训练服的陆凌峰下了车。
守在门口的沈云音也立即跟了上去。她紧张地握紧双手,迟疑了半天,才哀求道:“凌风,如果爷爷问起我们的关系,你能告诉他……我们都很好吗?”
她不想让爷爷生病了,为她担心。
陆凌峰突然停了下来,冷冷地看着她:“这个时候,你还在想着撒谎吗?”
沈云音被尖锐的话语刺痛,脸色惨白,急忙解释道:“不是,我只是不想。让爷爷担心吧,你不知道,这次他——”
话还没说完,陆凌峰就从她身边走过,大步朝病房走去。
男人的不耐烦刺痛了沈云音,他的眼睛顿时红了。
但想到爷爷那张苍老的脸,她深深地叹了口气。屏住心中升起的苦涩,小跑着跟着他。
不能让陆凌峰激怒爷爷,就算形象彻底毁了,她这次也必须撒谎……
但是当她看到门口的时候病房里,她被医生叫住,被带到了办公室。
办公室。
医生神色凝重:“司令目前病情比较稳定,但病情随时可能恶化。这几天一定要尽量保证他的情绪稳定,不要受到刺激,否则一旦引发脑疝,就有生命危险了。”
沈云音心里抽搐,他强忍着不安,问道:“那如果爷爷冷静下来,好好照顾自己,会不会有事?”
“如果这两个月好好照顾自己,司令还能再活三四年。”明年肯定没问题了。”
“那就好,那就好……”
沈云音松了口气,过了这三年,军区的医疗设备就会大大好转了,到时候爷爷会配合治疗的,可以安享晚年了。
怀着重拾希望的心情,想着爷爷瘦弱的脸,沈云音出了医院,到附近的百货商店买了一些营养品。
回到医院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快一个小时了。
可一踏进医院,一股莫名的不安就涌上心头,让沈云音喘不过气来。
她捂着胸口,额头直冒冷汗。
为什么这种感觉会让她想起前世爷爷去世时的心悸?
沈云音摇摇头,他一定想太多了。
医生说爷爷至少还能活三四年。他能够重生,爷爷绝对不会像前世那样匆匆离世。
平静下来后,她拿着补品朝病房走去。
可是一上楼,我就看到爷爷的病房外面挤满了人。
她的心猛地一跳,然后疯狂地冲了过去:“爷爷!”
刚到门口,就听到警卫员唐夜伤心地骂道——
“郑司令对司令说了什么,为什么?”刚走,我们的指挥官就因脑疝抢救无效身亡!?”




第9章
‘崩溃——!’
沈云音手里的包掉了下来,里面的东西散落一地。
她颤抖着一步步走向病床。
病床上,老人紧紧闭着眼睛,仿佛睡着了。
走到床边,她她缓缓蹲下,颤抖着握住老人枯瘦的手,轻声喊道:“爷爷,起来吧。”
老人没有反应,只有医生郑重地宣布:“老太太,老太太!”陈司令去世了。”
沈云音不相信,她拼命摇头,颤抖着哀求:“医生,你不是说爷爷还能活三四年吗?他不会丢下我一个人的!”
“拜托!再看看,再仔细看看,我爷爷一定有救了!”
面对她无奈的哀求,医生无奈说道:“指挥官,是情绪激动引起的。脑疝,我们真的已经尽力了……”
这一刻,泪水如大坝般从沈云音的脸上流了下来。
激动……
环顾四周,没有陆凌峰的踪影,再想起他进入祖父病房前的冷漠态度……
是他,是陆凌峰!
此时此刻,一种从未有过的仇恨涌上我的心头,就像千万只蚂蚁在啃咬着我的心。骨头和血。
看着老人苍白的脸,“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像一个忏悔的罪人,一遍又一遍地哭着:“对不起,爷爷,我对不起……”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如果她早点看清楚,她就会明白,如果陆凌峰爱自己,放手,她永远无法做到早早的,爷爷不会被刺激死吗?3
她忍着自己的错误,连连磕头,眨眼间,额头就渗出了鲜血。
一旁的警卫员唐野实在受不了了,强忍着悲伤劝道:“陈小姐,司令最放不下你了。临终前,他说……你永远是他的骄傲,所以你一定要振作起来。“
明明是鼓励的话,沈云音听了却心碎了。
撕心裂肺的哭声从病房里传出,让人不忍靠近。
……
因为陈司令在生前就说过这句话,所以他的葬礼办得很简单。
从老人去世到下葬,陆凌峰三天都没有露面,沈云音看上去就像失去了他的亲人一样。痛哭一场后的灵魂。
四天后,下午。
她迷茫地回到大院,刚走到门口,就看到沉秀梅抱着小杰从陆凌峰的车里下来。
看到沈云音憔悴的脸,沉秀梅的眼睛好痛:“小杰这几天住院了,多亏了郑哥的照顾,还特地命人接我们回家。 “
”听说指挥官去世了。你应该表达你的哀悼。毕竟以后没有人会支持你。 ”
沈云音却像在空中一样看着她,面无表情地进了屋。
很快,天就黑了。
雷声伴随着大雨,仿佛要将整个天空撕裂。
Tron Pu穿着雨衣从雨帘中走进客厅。她刚脱下雨衣,就发现沈云音站在窗边一动不动。
窗户没关,被风吹进房间的雨水洒落在她身上。白色的裙子紧贴在身上,湿漉漉的,还在滴水。
陆凌峰皱着眉头走过去,正想骂她,却发现她目光茫然地看着雨天,仿佛失去了灵魂,仿佛一碰就会碎裂。
在他眼里,沈云音一直是骄傲自大的。这样毫无生气、破碎的样子,让他的心莫名的软了。
他抬手要关窗,然后说道:“我湿身了,不知道怎么关窗,你去房间换衣服吧。”
语气甚至很温柔他没有意识到。
这个声音吓了沈云音一跳。她回过神来,却抬起猩红的双眸,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只说:“我爷爷去世了。”
陆凌峰握紧了双手,感到莫名的恐慌。
生平第一次,他避开了她的目光。过了一会儿,他沉声说道:“我知道,只是在训练的时候,谁都不能离开。”
听了这话,沈云音不禁心中升起一股仇恨。 。
难道他不能,或者只是不想?又或许他祖父的死就是他所预料的。
“陆凌峰,那天你见到我爷爷后,他突然因为刺激而脑疝死了,你到底对他说什么了?”
陆凌峰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你什么意思?”
沈云音看着他,眼中的仇恨清晰可见。
“你鄙视我,恨我,有什么不满就来找我。你为什么要招惹我爷爷?他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够了!”
陆凌峰阴沉地打断了他的话,因为关着的窗户上的雨水,愤怒地拂着袖子:“我知道陈司令的去世让你很伤心,请冷静一下,我先走了。”
说完,他转身朝门口走去,却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陆凌峰,我们离婚吧。 》




第10章
陆凌峰顿了顿,深吸一口气压下胸中莫名的怒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砰’的一声,门关上了。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里,沈云音紧握的双手慢慢松开,他止不住的颤抖。
无论她提到结婚还是离婚,陆凌峰都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仿佛一切对他来说都无关紧要,毫无意义。
她逃离了从口袋里掏出爷爷曾经给过她的一份英雄宣言,她慢慢地把它放在脸颊上,黯然神伤的花朵掉落在地上,让她的泪水肆意流淌。
最后,一切都结束了。都是她的错。
如果不是她强行嫁给了不属于她的婚姻,爷爷就不会死……
她是那么的不堪,但直到去世,她依然被爷爷疼爱着——
【陈小姐,司令最放不下你,临终前说你永远是他的骄傲】
沈云音呆呆地坐在地上,不知不觉间,夜晚过去了。
天亮后,下了几天雨。终于停了下来。
天上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正好落在爷爷的英雄宣言上。金色的阳光舞动着,像爷爷慈祥的笑容。
沈云音暗淡的眸子一亮,恍然大悟,仿佛在迷雾中找到了方向。
爷爷是英雄,她不能让爷爷的名誉落空。沈云音看着衣架上挂着的陪伴了她两辈子的舞鞋,深吸了一口气,下定了决心。
陆凌峰不爱她,她爷爷的爱就够了。
她今天将申请离婚并释放陆凌峰。

友情提醒:本书最新章节未完。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链接下载App。小说更完整,更新也更快。数百万本小说免费阅读。这里有你在网上找不到的小说!

>>下载小说APP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