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情感交流 > 免费阅读傅砚颜初倾全文,(傅砚颜初倾免费阅读无弹窗)
免费阅读傅砚颜初倾全文,(傅砚颜初倾免费阅读无弹窗)
发布时间:2023-10-04 06:23
他也会时不时地看看怀里的我,看到我安安静静地睡着,他的眼神会流露出温柔。 有时,我们只是买一些面包来充饥。他会带我去海边,日日夜夜地坐在那里,看日落和晨光。 此生,如果能有一个这样的人,陪你看遍世界各个角落,经历时光的酸甜苦辣,人生苦短,何乐而不为。 但我不想再流浪了。我看着傅砚的腿越来越不稳,我知道这样的生活让他的腿出现了问题。 他的腿有点跛,他极力装作正常人,不想让我发现。 而且,他的左臂已经毫无用处。 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有一天,我指着一家黑色网吧电脑屏幕上的一个地方说:“傅砚,我们安定下来吧。” 他愿意给我我想要的一切。 我们到达了一个连电都没有的小村庄。 这是我背包客时无意中发现的一个被世人遗忘的世外桃源。当时我还没有离开法国,只是访问了法国。 那个时候,没有傅砚,也没有东方车。 我没想到,当我回到这个地方时,我已经不再是原来的我了。 这个小村庄长满了薰衣草。等花花草草长出来了,专人就会买下来,然后千里迢迢去镇上卖。 我用做翻译赚的钱买了一套小房子和傅砚住在一起,还给我们买了一块薰衣草种植地。 我以为我们终于可以不再躲藏了。几年后,等消息平息,我和傅砚就可以再次出去过上好日子了。 但事实证明,再美丽的东西,也能杀人。 红色的夕阳下,傅砚站着,四周是一望无际的薰衣草田。 而花田里,站着村里的年轻姑娘和年老姑娘。 他们聚集在傅砚周围,指导如何种植薰衣草。飞快的速度和带有方言色彩的法语让傅砚厌恶地皱起了眉头。 但薰衣草是现在唯一赚钱的工作了,所以他只能忍着,时不时的看看自己手臂上女孩们的手。 我看着他折断的左臂,悬在那里,没有任何感觉。 我小跑过去,推开法国姑娘和阿姨们,淡定地握着傅砚的手。 但女孩们并没有退缩的意思。相反,他们指责我为什么不能干农活。有的甚至用手指粗鲁地戳我的肩膀和胸部。 她们都是村里的女孩。有的人肩宽腰圆。当他们用手指戳我的身体时,我感到很痛。 一直忍着怒火的傅砚终于在我被欺负的时候生气了。不管他们听不懂,他对着一群人喊道:“滚出去!” 女孩们虽然不明白,但看到这个帅气的外国男人,顿时就生气了。他们皱着眉头,像个小孩子一样把我护在怀里。 他们害怕了,慢慢散去。傅砚这才放开我,轻蔑地看了我苍白的脸一眼,用完好的右手推了推我,然后蹲下来给薰衣草除草。 我也蹲下来,用手摸了摸他的左臂。 他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因为他一开始没有意识。然后当他看向我的时候,他就看到了我的动作。他的瞳孔骤然一缩,神色露出紧张之色。 “言初晴,你回去吧。” 我把他的左臂揽入怀中。 “傅砚,这里没有先进的医疗设备,你跟我回去,我给你治病。我来村子的时候,买了很多骨科、肌肉恢复方面的书籍,我们回去看看吧,好的?” 第20章 无法治愈! 但傅砚却很固执。他认为无法治愈,但就是无法治愈,而且他不想让我再工作了。 我咬着嘴唇,看着他刻意避开我的眼神。我的心从未如此痛苦过。 我把双手食指放在嘴角上,强颜欢笑,然后抱住他的左臂,把脸贴在他的脖子上,不停地摩擦着,故意撒娇地说:“傅砚,傅砚,还有我。”回去吧,回去看看吧,拜托了。” 我感觉他的身体立刻僵硬了,于是我缩进了他的怀里,吸入了他独特的香味,再次在他的怀里蹭了蹭我的脸。 他明明一副不忍心的样子,却一脸厌恶地把我推了出去,冷着脸说道:“好了,事情就这么多了。” 他站起来,朝我们的小屋走去。他的背影看起来又高又壮。 在他转身叫我之前,我赶紧擦掉眼角的泪水,跑去追他。 他用右臂将我抱在怀里,对我说:“言初晴,这是你从那天晚上以来笑得最开心的一次。” 我有些愧疚地低下了头,什么也没说。 接下来的日子是我和傅砚一起生活过的最幸福的日子,也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日子。 他答应我给他治疗手臂,所以每天晚上他都会乖乖的躺在床上,让我用书本上学到的各种方法给他治疗。 我用的最多的是中医推拿疗法,促进肌肉再生,但有时他不配合,用一些极其流氓的行为打断我的治疗。 他会说,言初晴,你真好,让我睡吧。 他还会问我,小雅,这样的日子你开心吗? 还没等我回答,他就在我耳边低语,轻声叹息:有你言初晴的日子,是我傅砚最幸福的岁月。傅砚,我也是。 他的腿渐渐好起来,脚步也越来越稳。邻居奶奶和她的家人经常过来指导我们如何种植薰衣草。 除了执行任务第一的傅砚之外,其他方面其实都非常愚蠢。这些技能我已经很熟悉了,但他却花了很长时间才学会。 我看着我们的秧苗渐渐长大,看着邻居奶奶不断地抢走我做的中餐,看着邻居奶奶的女儿不断觊觎我的傅砚,但我却无能为力。老太太经常带着我和她的老人傅砚坐在薰衣草田里,谈论她有一个多么出色的儿子。他是村里唯一进入大城市生活的人。 那时,她和爷爷都显得很自豪。我看着傅砚的眼神逐渐充满了渴望和孤独,我的心渐渐变得悲伤。 傅砚想家了。 他是他父亲的骄傲,也是全国为数不多的优秀特种兵之一,他却为了我沦落到这个地方,种植着他不擅长的薰衣草。 日子就这样慢慢过去,那些充满粘稠血腥味的往事终于慢慢淡出了我的生活,我的世界里只剩下傅砚了。 第21章:杀意 半年后,我们的薰衣草首次售出。傅砚拿着钱去村里唯一的商店买了我最喜欢的水果。 哦,奶奶的儿子也放假回来了。 夜里,我穿着傅砚的大衣站在门口,看着他坐在刚刚采摘的花田里,背影落寞而荒凉。 他还感到孤独吗?为什么我和他在一起他还是那么孤独? 法国的月亮总是那么大、那么亮,斜挂在夜色中。好像只要一晃,它就会掉下来,砸到我和傅砚的房子上。 我和傅砚在清澈的月光下显得那么渺小,但我们只是笼罩在月光下的小人物。 他曾经问我幸福吗?他还表示,自己的生活很幸福。 但是,傅砚,你并不快乐。 你不应该只是为了生存,和我一起躲在角落里,创造美好,然后亲手出卖。 我走出去,坐在他旁边的山脊上。 当他看到我时,他显得非常惊讶。然后他皱起了眉头,表情又变得凶狠起来:“言初清,你回去就只穿这么一点,是想生病吗?” 我把手放在他的大手上说:“傅砚,我们回中国看看你的父母吧。” 他瞪了我一眼:“你为什么要回去?才半年时间,对你的通缉令肯定还没有撤销,你想死吗?你又想丢下我不管吗?” 原本遮住大手的小手,此刻被他紧紧的握紧,仿佛想要融入他的骨头和血液之中。 我心疼地看着他手上的新伤痕,伸出另一只手去摸,问他:“你又跟他们打架了吗?” 他看了看我碰他的地方,收回受伤的手,厌恶地用胳膊肘推了我一下:“女人干吗要承担这么多家务?只负责做饭,你看看那个老家伙。”女士。”毒怎么样了?” 我嘴角一抽,这什么鬼,那老太太明明很爱吃的啊。 “傅砚,别跟他们打了,我不忍心。” 他看了我一眼,冷着脸什么也没说。 我靠在他的肩膀上,不再说话。 夜风带着淡淡的薰衣草香味,我打了个喷嚏,旋即被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良久,傅砚终于结巴道:“可恶,那些男人罪有应得,他们居然亵渎了我的女人,还好我没有杀他们。” 我知道傅砚其实是有杀心的,但我只是隐忍,因为我喜欢这个地方。 说完,他又捏了捏我的鼻子,哼道:“言初清,谁让你长得这么好看的?” 我被他掐得有些疼,揉了揉鼻子,反驳道:“如果我长得不好看,你就不会喜欢我了。” 他的双手立刻捏住我手臂上的肉,捏得很用力,声音也变得粗哑,几乎是在喊叫:“不!言初晴,你一出现在我的生活里,傅砚,你就跟别人不一样了!” 说完,他脸红了,起身回屋,留下我一个人。 第二天,我正在熟睡中,突然被敲门声吵醒。 我跳了起来,看到傅砚不在家了,心想他可能要去晨跑了。 腿好了之后,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集中注意力了。 我赶紧穿好衣服,打开门。 他是个奇怪的人,我在村子里从来没有见过他。 他递给我一个小瓷盆,用标准的法语说道:“小姐,这是我妈妈昨天从您那里拿走的瓷盆,我来把它还给您。” 第22章傅砚救救我! 我立刻意识到他是邻居奶奶的儿子。 我点点头,伸手去接,可是拉了半天,还是没有拉过来。 我疑惑地看着这个陌生的男人。他用一双眼睛直视着我,嘴角挂着阴暗的微笑。 “小姐,我叫芙塔丽,你好漂亮,我好像见过一个人。” 我的心立刻狂跳起来,我又拉了拉瓷盆,但富塔里握得很紧,根本拔不出来。 幸运的是,我放弃了。我松开瓷盆,正要关门,富塔里却突然伸手挡住了门。 他堂堂正正地探出头来,见我独自一人,就壮了胆子,推门进去,把门关上。 我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他把瓷盆放在我和傅砚吃饭的桌子上,视线平齐,毫不客气地坐在傅砚平时坐的木椅上,开始打量我。 “小姐,你叫言初晴吧?真是个好名字,我们现在见面也不晚吧?” 友情提醒:本书最新章节尚未完结。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链接下载App。小说更完整,更新也更快。数百万本小说免费阅读。这里有你在网上找不到的小说! >>>下载APP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