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情感交流 > 无广告小说周恩遇陆延毅,周恩遇陆延毅阅读
无广告小说周恩遇陆延毅,周恩遇陆延毅阅读
发布时间:2023-09-18 09:53

>>>点此免费阅读全文<<<

詹语白和宿珉勾结在一起这么多年,作恶多端,反侦察意思又强,即便是能力再强的人都不可能一朝一夕查出证据。
警方侦破大案都需要以年为单位,冲动只会功亏一篑。
周恩遇:“我明白你的意思,放心吧,我不会冲动的。”

郑凛叙:“之前不帮你,心里有没有怪过我?”
周恩遇:“……当然有啊,但我知道你们是为我考虑。”
这不单是郑凛叙的意思,更是裴烨桉的意思。
裴烨桉的器官开始衰竭的时候,周恩遇的精神状态就不太好了。

裴烨桉走之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周恩遇,怕她后半生都活在仇恨之中,所以他特意和郑凛叙求了一个承诺:照顾好周恩遇,不要让她余生活在仇恨里。

郑凛叙:“可惜,拦不住你。”
周恩遇:“幸好你拦不住我,否则不知道还要有多少无辜的孩子被他们祸害。”
周恩遇的确很想报仇,把詹语白绳之以法。
但比起裴烨桉,那些无辜的孩子显然更为重要——如果裴烨桉还在,他一定也这么想。
郑凛叙:“最近在原野公司心情怎么样?”
周恩遇:“挺好。”
郑凛叙:“看到原野的朋友圈了。”
周恩遇:“……你什么时候加他好友的?”
郑凛叙:“你们在一起了?”
周恩遇:“才没有。”
郑凛叙:“他还不错。”
周恩遇:“你干嘛这么着急催我找男朋友呀。”
郑凛叙:“这算催吗?”
和郑凛叙通完电话已经接近傍晚,周恩遇肚子饿了,咕噜咕噜叫。
她摸了一把肚子,紧急叫了个外卖。
半个小时以后门铃响了。
周恩遇迫不及待地开门去拿外卖,结果发现来的人并不是外卖小哥。
是陆延毅。
他穿着浅灰色的高领毛衣,外面是一件黑色风衣外套,高大的身影站在门前,带着与生俱来的压迫感。
周恩遇懵了。
他现在不应该正在参加原野的生日趴么,怎么跑来她这里了?
周恩遇站在原地没动,没有让他进门的意思,陆延毅也绷着脸不说话。
外卖小哥就是在这个时候来的。
“是仙女珠珠吗?”外卖小哥看着单子念出上面留的名字:“您的外卖到了。”
陆延毅抢在周恩遇前面动手拿过外卖。
周恩遇:“还给我!”
陆延毅置若罔闻,直接绕过她大喇喇走进了客厅,周恩遇一脸莫名其妙跟上去。
陆延毅直接脱了鞋往餐厅走,周恩遇小跑着追上去。
“你又来干嘛啊?”周恩遇问。
陆延毅低头扫过她的外卖单子:“昨天的蛋糕还没吃够?”
周恩遇:“……”
周恩遇今天点的是一家港式餐点,除了正餐之外这家的甜点也不错,她为了凑满减要了一块蛋糕。
这都能被嘲讽。
陆延毅:“小心糖尿病。”
周恩遇:“要你管?”
她拉开椅子坐下来,打开外卖计划独自享用。
陆延毅转身走向了冰箱。
周恩遇看见他从里面拿了剩饭和一袋肉肠还有菜和鸡蛋。
然后他脱掉外套挂在椅背上,轻车熟路地走到灶台那边切菜,然后开火炒饭。
还煎了两颗溏心蛋。
整个过程也就一刻钟。
周恩遇看着他端着一盘色泽金黄、用料诚意满满的炒饭坐了下来。
炒饭的最上面放了两颗溏心蛋,稍微戳一下就会流心那种。
周恩遇吞了吞口水,顿时觉得自己手里的云吞面不香了。
她的视线直勾勾地看着那盘炒饭。
陆延毅:“看什么?”
周恩遇抬起眼睛看向对面面无表情的男人:“你跑来我家给自己做饭吃?你家厨房塌了啊?”
陆延毅:“嗯。”
周恩遇:“……”
陆延毅:“想吃直说。”
周恩遇:“谁想吃了啊,破炒饭哪有我的蛋糕好吃。”
陆延毅:“呵。”
周恩遇哼了一声,去找旁边的蛋糕吃。
还没找到蛋糕,面前的云吞面就被陆延毅拿走了。
紧接着,那盘蛋炒饭被推到了她面前。
靠近之后,炒饭的香味更浓郁了,周恩遇又情不自禁地做了个吞咽的动作。
陆延毅看到这一幕喉咙有些热,脑海中都是过往的某些旖旎画面。
陆延毅拿起筷子往嘴里送了一口面。
周恩遇:“……那是我用过的筷子!”
陆延毅:“怎么?”
周恩遇:“你不是有洁癖么。”
她之前给他喂东西的时候,他都表现得很嫌弃。
陆延毅:“呵,你舔我的时候怎么不记得我有洁癖。”
周恩遇不理他了,找了个干净勺子开始吃炒饭。
陆延毅坐在对面吃着那碗云吞面,餐厅里很安静。
后来陆延毅手机响了,他接起来之后,周恩遇听见了原野的声音。
原野:“四哥,你怎么没来?”
陆延毅:“身体不舒服,不去了。”
原野:“行吧,那你休息,改天再聚。”
周恩遇看着陆延毅睁着眼睛说瞎话打完了这通电话,并且在他放下手机的时候发出了一声嘲弄的笑。
陆延毅还说她爱演,他演起来也不遑多让吧?
陆延毅的视线缓慢地移向周恩遇,定在她的唇上,“笑什么?”
周恩遇:“笑有人撒谎不眨眼。”
陆延毅:“你在说你自己么。”
周恩遇:“说谁谁知道。”
陆延毅:“有了原野撑腰,演都不想演了是么。”
周恩遇:“看到我和原野在一起,你觉得自己的东西被人抢了是么?”
周恩遇以同样的句式反问了陆延毅。
她刚才想了半天陆延毅找上门的原因,靠谱的就这一个了。
从陆延毅嘴巴里肯定是问不出答案的,跟他相处全靠猜。
陆延毅:“你以前不是这么对我的。”
周恩遇:“那我应该怎么对你,像以前一样当你的舔狗,继续做你见不得光的情人?”
陆延毅:“别喜欢原野。”
周恩遇:“?”
陆延毅:“你们不会有好结果。”
周恩遇:“说得好像我和你有好结果一样。”
陆延毅:“你又没试。”
周恩遇愣了一下。
不怪她大惊小怪,实在是因为陆延毅今天太反常了。
准确来说他从昨天晚上开始就很反常,突然给她发消息,又撤回,说了一堆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今天的种种行为就更让人迷惑了。
按他的作风,听见她那句话应该是一声冷笑,回她一句:你也配。
居然没有?
周恩遇突然笑了,促狭地看着他,声音又变得娇滴滴:“你不会是要追我吧?”

第172回狐狸尾巴
陆延毅的脸色果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垮下去了,目光沉沉,整个人透出了几分阴森。
来了来了,周恩遇猜测他很快就会说出那句经典的台词:你也配。
但等了快一分钟,他都没说。
狗东西果真是有点反常在身上的。
周恩遇刚这么想着,陆延毅忽然说:“我碰过的人,别人不能再碰。”
因为他这句没按常理出牌的台词,周恩遇愣了一下。
然后她开始大笑,像听见笑话一样。
她越笑,陆延毅的脸就越黑:“笑什么。”
周恩遇:“拜托,你这话应该去和詹语白说吧?给你戴绿帽子的人是她又不是我。”
说什么他碰过的人别人不能再碰,实在是太好笑了。
就算算账也算不到她头上吧,她只和他一个人睡过,还是见不得光的。
陆延毅:“你让原野碰你试试。”
周恩遇:“不要把每个人都想得和你似的。”
陆延毅:“你觉得他比我强?”
周恩遇:“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
无论什么时候,周恩遇总是能用最轻巧的话把陆延毅的怒意拉到极致。
陆延毅起身走到对面坐下,拽过周恩遇将她按到了自己腿上。
周恩遇第一反应就是挣扎,她的臀坐在他大腿上,这是个很危险的位置。
挣扎了几下,周恩遇就意识到不对了。
她回过头去看陆延毅。
陆延毅:“你再乱动试试。”
周恩遇:“你除了这个还会什么?”
陆延毅:“有本事你别叫。”
周恩遇:“你发情去找詹语白,我们现在没关系了,你再乱来我马上报警。”
陆延毅的手绕到她的小腹:“我给你完整的证据。”
周恩遇被陆延毅翻过身来,他的手指干脆利落抬起她的下巴,把她骂人的话用吻堵回去。
周恩遇被他亲得呼吸困难,双手推他也没有力气,只能用牙齿攻击他。
她很快就咬破了陆延毅的嘴唇,在他嘴角的位置留下了一排带着血痕的齿印。
陆延毅吃痛松开她,周恩遇瞪着他警告:“再碰我马上报警。”
她一边说一边去摸手机。
陆延毅按住她的胳膊,眸中的欲色不减反增:“裤子脏了。”
周恩遇:“……”
陆延毅:“狐狸精。”
他说完又低头去咬她的锁骨。
与此同时,餐桌上的手机再次响了。
陆延毅听见了熟悉的铃声,眉头不满地皱起,放眼看到屏幕上的名字之后,蓦地松开了周恩遇。
周恩遇由此逃过一劫。
她不知道这个电话是谁打来的,忙着整理衣服,也没有注意到那边说了什么。
陆延毅的话她听得很清楚。
“知道了。”
“我马上到。”
他接完电话,抄起挂在椅子上的风衣,转身就走了,连一句道别的话都没有。
周恩遇坐在餐椅上,身体发软,身体的反应让她有些头疼。
一定是经验太少了才会这样。
周恩遇拿了换洗的衣服洗澡,水冲在身上,她低头欣赏了一下了自己的身体。
她一直都知道自己的皮囊有多优越,所以陆延毅会贪恋她的身体也特别正常。
但他表现出来的态度让人不爽。
周恩遇觉得自己应该去学个格斗拳击之类的,下次陆延毅再动手动脚的话反手揍他一顿。
洗完澡之后周恩遇就发微信给付晓芝提了这件事儿。
——
陆延毅开车回到御水湾,在门前和周义碰了面。
之后兄弟两人一起走进了家门。
周义把他那边查到的最新消息和陆延毅复述一遍,暂时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点。
陆延毅双手交叠在一起,表情严肃。
周义:“福利院那边我也让人盯着了,有孩子失踪我的人会告诉我。”
陆延毅:“近期应该不会。”
周义:“你的人跟詹语白有收获么?”
陆延毅找出微信里林煜发来的照片给周义看。
周义看完几张詹语白和宿珉的照片之后,又看到了周恩遇和原野的那段视频。
视频自动播放了,声音一出,陆延毅便动手抢走了手机。
周义笑着挑眉:“你还找人跟踪周恩遇了?”
陆延毅:“凑巧碰上。”
周义:“哦,那可真凑巧。”
陆延毅:“……”
周义:“昨天我看到原野发朋友圈了,俩人一起过生日了啊,看着跟小情侣似的。”
周义揶揄着说完,成功看到陆延毅的脸黑了几个度。
作为兄长周义是不忌惮陆延毅的:“周恩遇这种小姑娘,最喜欢原野这个类型的男人了。”
陆延毅:“原野什么类型?”
周义:“嘴甜会哄人,没架子又贴心,脾气好长得帅还有钱。”
陆延毅:“……她又不缺钱。”
周义轻笑了一声,揶揄:“我也没说周恩遇喜欢原野,我是说她这种小姑娘,泛指。”
陆延毅:“你故意的?”
周义:“是你太在意了。”
陆延毅:“呵。”
周义:“多跟原野学学,否则你追不到人。”
周义一句话又让陆延毅想起周恩遇之前的问题,他冷笑:“谁说我要追她。”
周义:“嘴巴上是被谁咬的?强吻人失败了?”
陆延毅的表情绷得更紧了,一言不发。
周义没指望从陆延毅这里得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从小一起长大,又是有血缘关系的兄弟,他比任何人都了解陆延毅。
他这样的,除非女方真的死心塌地喜欢他,才能忍下去。
指望他主动追人……呵,他甚至不会承认。
周义:“想追人,嘴巴要甜,你话都不说几句是追不到的。”
“女人心思细腻,你用不用心她们都感受得到,你知道她的喜好和口味吗,她生病的时候送上过关心和温暖吗?”周义摆出自己多年的经验,喋喋不休地跟陆延毅分享一番。
说完以后又添了一句:“你再不行动,她就得被原野勾走了。”
陆延毅:“我暂时不能对她太高调。”
周义知道詹语白对周恩遇动杀心的事情,现在的确不是个示好的关键时机。
他点了点头,随后又笑出来:“你这是承认你要追她了?”
陆延毅:“……”
周义:“在我面前就别装了,我还不知道你。”
陆延毅:“给点建议。”
周义:“说话好听点。”
陆延毅:“还有呢?”
周义:“不方便出面还有其他办法,送花,送她喜欢的东西,送她爱吃的食物。”
陆延毅:“呵,她会得意死。”
他甚至已经想到了周恩遇狐狸尾巴翘起来摇来摇去、得意洋洋的神态了。

友情提示: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面链接下载App。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小说这里都有哦!

>>>下载小说APP看全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