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情感交流 > 免费阅读《江安厘傅记》全文无弹窗无大结局_(江安厘傅记)江安厘傅记最新章节列表(江安厘傅记)
免费阅读《江安厘傅记》全文无弹窗无大结局_(江安厘傅记)江安厘傅记最新章节列表(江安厘傅记)
发布时间:2023-10-01 09:35
《你说福记》陈氏这么好的人,怎么能找到江安丽这样的女人呢?” “那不是真的,我听说江安丽在城里有一个心上人,但是她到现在还没有和傅季辰睡过。” “是真的还是假的?那个傅队太可怜了,娶了一个女人都不让碰,就是为了表明她值很多钱。” “我觉得傅队是一个很好的人,这样的女人就是活该挨打,挨打几次之后就会变得诚实起来。” “是啊是啊,你打你老婆,蹭她脸,就该狠狠打!” 江安丽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后,听着外面女人肆无忌惮的议论。谁能想到,这具身体在两个小时前就发生了核心变化? 她刚刚参加完国际医学学术交流会回来。在去机场的路上,她遭遇了车祸。当她醒来的时候,她就被传送到了这个小儿媳妇的身边,她也叫江安丽。 她用了两个小时才勉强接受了自己穿越到了1977年的事实。这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时代,她可能还面临着吃不饱的问题。 然后你就必须接受你仍然结婚的现实。 原主二十岁,城里女孩。三个月前,她与在某保密核工程单位负责安全保卫的傅继辰结婚。他们住在距城市200多公里的山里。夫妻俩的关系本来就是冷漠的。 江安丽回忆起原主的记忆,觉得冷漠不足以形容夫妻之间的关系。可以说,他们每一天都是在近战中度过的。 傅季辰是农村出身,所以原主很瞧不起他。他总感觉自己的全身都充满了泥土的味道。他脸上的厌恶之情溢于言表,而且每次说话都更加讽刺。 男人不许上床,也不许男人和她同桌吃饭。 心情不好的时候,他会大惊小怪,摔东西,骂人。傅季辰每次出去都会默默无闻,从来没有和原主发生过直接的争吵。 原主人和邻居的关系一言难尽! 因为住在潇潇家大院的人都是和傅季辰同一个单位的,而且他们的妻子很多都是农村人。原主自然瞧不起这些乡巴佬,每次见面都想把鼻孔往上翘。 想到原主平时嚣张跋扈,江安丽就有些头疼。傅季晨从来没有发过脾气。他可以说是一个像忍者神龟一样的好人了。 难怪外面的女人议论得那么大声。 还有一点让江安丽很不解。为什么原主遇到这么大的麻烦,原主还不离婚呢? 江安丽有些疑惑的看着房间。里面有两个房间,外面有一个房间。其中一间房间属于原主人。除了一张双人床、一张床头柜和一张三屉桌外,没有其他家具。 外面靠山墙摆着一张单人床,床上铺着叠得整整齐齐的军绿色被子,是傅季辰的。 旁边是橱柜、炉子和小餐桌。 地面是锃亮的泥土,显得非常简陋。 江安丽长长叹了口气。她不知道如何在这个出门需要票、吃饭需要票、糖油供应有限的时代生存下去。门外的一群女人又开始讨论午饭吃什么,江安丽感觉肚子咕咕叫。看来原主昨晚发脾气了,晚饭都没吃就躺着睡觉了。她早上没有起床。 一觉醒来,她就变成了江安丽。 江安丽揉着肚子,想着自己是怎么进入这个身体的。可能是原主每天没有按时吃饭,太生气,导致心肌缺血,暂时性休克。趁着这个间隙,她穿越了时空。 。 作为一名优秀的外科医生,江安丽绝对不会虐待自己的身体。既然她可能暂时居住在这个身体里,那么她就应该好好照顾这个身体,吃饱喝足,然后再考虑接下来的生活要怎么过。 想到这里,我不寒而栗。三月底的西北,天气依然十分寒冷。外面的冰雪融化了,屋里没有生火,就像冰窖一样寒冷。 摸过冰冷的炉子后,生长在富裕家庭的江安丽不知道如何点燃这个东西。 想了想,我决定去问问其他人。 我转身打开门。阳光照进来,有些刺眼。我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我看到几个女人坐在不远处晒太阳。他们纷纷起身,有的抱着孩子匆匆离开。 剩下的两个人也警惕地看着她。 江安丽有些头疼。虽然她叫不出这些人的名字,但原主却和他们吵过架。穿蓝色碎花棉袄的女人是隔壁邻居,因为她做饭时炒干辣椒。原主人噎住了,便往屋子的窗户上泼了一盆水,大声咒骂。 另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孩子,短发贴近耳际,圆圆的脸蛋显得老实。 因为孩子中午睡着了,哭得很大,导致原主午睡,原主无理地骂院子里的人,说孩子养不好,还不如扔掉。如果孩子再哭,他就会过去掐死他……以及其他难听的话。 因为害怕傅季辰的地位高,这些家人不敢骂原主,但又怕把她的心撕碎,否则也不会这么愤怒地议论她。 原主犯下了太多的罪孽,江安丽此刻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两个女人见江安丽打开门走了出来,没有对她们大喊大叫,她们对视一眼,抱着孩子拎着板凳,匆匆忙忙的回到了各自的家。 他还砰的一声关上了门,仿佛江安丽是个洪水猛兽。 江安离站在院子里,眯着眼睛看着一排房子,每排八个房间,每间房子有两个房间。房子前面有一个小院子。邻居家已经清除了积雪,为温暖的天气做准备。有的开始种菜,也有鸡舍养鸡。 原主人家的小院子一片狼藉,堆放着许多树枝、木棍,窗边的角落里还放着一些煤炭。 江安丽深吸了一口气。既然没有人可以求助,她就只能靠自己了。 虽然我没生过火,但我看过很多荒野求生节目。只要点燃一根棍子,然后把煤放进去。当煤开始点燃时,房子就会温暖起来。 我想挽起袖子,把院子里的树枝、木棍收集起来,带回屋里,找到火柴,开始生火。树枝太湿了,江安丽又没有经验,连报纸都看不了。最后,她灵机一动,把搪瓷罐里最后一点清油倒在树枝上。 这次点着了,但是浓烟立刻充满了房间。 江安丽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犯罪。她哽咽咳嗽,还边擦眼泪边往炉子里扔煤。 “老大,你家着火了!” 和同事回去的路上,付季辰看到远处冒着黑烟,朝着自家的方向飘来。他皱着眉头,提着饭盒跑回家。 虽然江安离并不想跟他住在一起,但照顾她也是他的责任,因为他当初的承诺。 我们不能让她在这里出事。 一脚踢开门,浓烟冲了进来,然后他就看到江安丽蹲在地上,像虎斑猫一样红着眼睛看着他。 友情提醒:本书最新章节尚未完结。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链接下载App。小说更完整,更新也更快。数百万本小说免费阅读。这里有你在网上找不到的小说! >>>下载APP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