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情感交流 > 哪里可以看沉致衣秦牧小说全文,热门小说沉致衣秦牧
哪里可以看沉致衣秦牧小说全文,热门小说沉致衣秦牧
发布时间:2023-09-29 06:33
这里是男厕所摊位。门板下面有一个很大的缝隙,隐约可以看到外面有人走动。沈知衣胆子大,修长的手指在男人的胸前搓着圈,红色的指甲让手指看起来就像是透明的白玉。 “哥哥带我进来,是想做什么坏事吗?”她取笑他。 “我不想再见到你。”秦牧性感深邃的眸子散发着凛冽的寒意,“离战延庆远点。”半个月前还爱着他的女人,今天却变成了战延庆的女人。不用想也知道她别有用心。秦牧一直看不起这样卑鄙的女人。沈致衣突然觉得委屈,我也可怜他,“是他老缠着我,我只喜欢我哥哥。” “你叫我什么?”秦牧捏住她的下巴。 “兄弟。”沈致衣也不害羞,又叫了一声。秦牧“哈”了一声,“别叫了,恶心。” “那天晚上你在床上可不是这么说的。”沈知依甜甜一笑,替他回忆道:“那天我叫你哥哥,你激动得差点送我走。”秦牧握得更紧,盯着眼中的暴风雨:“你无耻吗?”沈知衣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到外面一阵骚动,然后有人叫战延庆的名字。 “言清,你在哪里找到最好的了?你睡了吗?” “不。”战延庆的语气罕见而严肃,“别说她脏话,她和别人不一样。” “妈的,你是认真的吗?”对方显然非常惊讶。毕竟战延庆是海王星,女朋友半个月就换一个。他从未见过他如此认真地对待一个人。 “怎么,我就不能认真点吗?”展延庆问道。 “是啊是啊,你还想娶她吗?哈哈,说不定你能比玉白姐和姐夫先搞定呢。”这句话触动了展延庆的心,他哈哈大笑,“你的嘴真甜。”浴室的门板不隔音,所以这一切的谈话都传到了隔间里两个人的耳朵里。沈致衣没有放在心上,秦牧的脸色却越来越阴沉。沈知依笑道:“我现在知道该叫你什么了……”她踮起脚尖,柔软的手臂搂住他的脖子,红唇贴在他的耳边,气喘吁吁地说:“姐夫”。最后一个。这个音节还没说完,秦牧手腕一扭,然后“咔”的一声。沉致衣的眼神好痛,秦牧这个贱人,竟然把她的手臂扭脱臼了!手臂被折断后,沉致衣已经没有了求死的力气。秦牧推开她,她尴尬又狼狈地坐在马桶座上。秦牧将被她弄乱的领带理直,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等会儿出去,跟战彦青分手。” “那我呢?姐夫,你又想把我的一只手折断吗?”沈致衣委屈地抱怨:“好痛。” “如果你知道很痛,就不要激怒我。”秦牧道:“记住我说的话,不然你的手也不会断。”沈知依看着秦牧头也不回的走出男厕所,心里也给自己的祖宗打了个招呼,她知道秦牧心狠手辣,却没想到他竟然能对她下手,她没有去找。这条手臂,医生也解决不了,沈知依趁着外面没人的情况下走出了男卫生间,等他回到宴会厅的时候,战彦青正在到处找她,沈知依红着脸撞到了战彦青的怀里。眼睛,“我的手好痛。 ” 战延庆看到沈致衣脱臼的手腕,心疼极了,“发生什么事了?我带你去看医生。 ” 沈知衣眼角的余光瞥见了秦牧的身影,然后伸手挖进战延庆的怀里,委屈道:“我不小心摔倒了。 “我现在带你走。” ”战延庆直接抱起沈知衣,两人瞬间成为了宴会厅的焦点。看到两个人亲密的动作,秦牧大长腿上前,站在了战延庆面前,一脸的“姐夫,她的手受伤了。”我先把这个留给你。我得送她去医院。展延庆字里行间表达了对沈志毅的关心,“她很怕痛。” “让我的司机送她去吧。” ” 秦牧显然没打算放过战延庆,战延庆怎么可能愿意,“不,我不担心。 ” 沈知依看了秦牧一眼,对上他警告的眼神,她吸了口气,体贴地对战延庆说道:“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请让我失望。你可以自己做。 “这怎么行!”战延庆道:“你这样,我怎么放心?” “姐夫,我先带她走吧,改天我请你喝一杯,赔罪!” ”战延庆紧紧抱住沈知衣,绕过秦牧,快步离开。秦牧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男一女,绕着他走的时候,柔弱的女人突然对他露出了笑容。天真,妖媚,挑衅。 第005章 我想抓住沈致衣脱臼的手腕医生说需要休息一段时间,然后包扎一下。沈致衣看着厚厚的绷带,嘀咕道:“真难看。”她的脸上还挂着泪水,眼睛红红的,脾气让人心碎。战彦青被捏了一把,“谁啊?我敢说难看,但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绷带。”展延庆想安排沈至一住院,但沈至一拒绝了。战延庆无奈,只好送她回家。回来的路上,展延庆的手机响了。沈致衣看过去,是秦牧的电话。 “是你姐夫,你要接听吗?” “你替我回答吧,我开车不方便。”展延庆说道。沈致衣一脸尴尬,“他好像很讨厌我,我不想和他说话。”说完,她拿起手机,放到了战彦青的耳边。战延庆:“姐夫。” 秦牧:“半个小时后就回来,有什么事情就找你。” 战延庆:“明天,江江……”话还没说完,就被秦牧打断了:“半个小时,后果自负。”战延庆还没说话,听筒上已经传来忙音。沈致衣听清楚了两人的对话,秦牧大概是怕她用自己的伤来缠累战延庆。沈知依嘟嘴,“他这么凶,你妹妹怎么会喜欢他?”战延庆替秦牧解释了几句,“他就是这样,你认识一下就好了。”沈致衣:“他对你妹妹也是这样吗?”展延庆:“当然不会,作为一个男人,他肯定会以不同的方式对待他喜欢的女人,就像我对待你一样。”沈知依突然笑了,水汪汪的杏眸里带着纯粹的​​爱意和喜悦。风情交织,丰唇微扬,“我明白了。”秦牧对战玉白越好,她就越想抢走。战延庆担心秦牧,便送沈知依到公寓就离开了。方钦阳端着泡面出来,一眼就看到了沈知依手腕上的绷带。 “你为什么去参加宴会就受伤了?”方钦阳问道。沈知依闻着方便面的香味,垂涎欲滴,“给我吃两口。”两人分享了泡面。沈致衣应该庆幸秦牧把她的右手折断了,现在还能拿筷子了。一边吃着面条,沈致衣和方沁阳一边聊着招待宴会的事。 “就算了又怎么样。”方钦阳听后吓了一跳,“别招惹他,下次他可能真的……” “战延庆说他对战玉白很温柔。”沈知衣用筷子戳了戳泡面,语气讽刺道:“少男少女。”方钦阳在沈致衣美丽的眸子里看到了仇恨和毁灭的欲望,仿佛回到了那个时候。 “珍珠……”“没关系。”沈致衣笑了,仿佛刚才的一切都只是幻觉,“我们离得太近了,我想抓住。”吃完方便面,沈致衣去洗澡就出来了。到了邮箱里,方沁阳接过她的平板电脑说道:“好像有一封邮件。”沈致衣打开邮箱,里面像是一封面试通知。方钦阳看了一眼,“你什么时候投的简历?哪家公司……等等,你投了风和?” ——沈致衣坐在风和的会议室里,等了近十分钟。会议室的门被推开,展玉白穿着OL套装走了进来。如今的展玉白,相貌英俊,干练,气质极佳,却没有昔日的痕迹。仇恨在沈致衣的胸口凝聚,他在会议桌下紧紧地握着双手,在掌心留下了痕迹。 “不好意思我迟到了。”展玉白在对面坐下,打开采访信息,“沈知一,是吗?”沈知依笑道:“是啊,战先生很好。” HR对沈志毅说印象不错,学历和简历都很优秀,不然根本进不了最后的面试。沈致衣流利地回答了展玉白提出的问题,展玉白对她很满意,“今天上手方便吗?”沈知依笑道:“当然。”加盟巅峰比沈致衣想象的还要好。很顺利,HR给她发了offer,签了合同,下周一正式上班。 HR的名字叫周悦。她是一个非常好的人。她被录用后,沈知依就被送出去了。沈知依微笑着对她说道:“谢谢你,下周见。”她说着,转身就看到了秦执衣。穆一脸面无表情。展玉白今天刚出差回来,就迫不及待地想看看。真是太有爱了“周先生。周悦看到了秦牧,急忙问道:“你找我?” ” 沈致衣拿着合同,从秦牧身边走过,看了他一眼,对他天真地笑了笑。看到他那双清冷阴沉的眸子,她一点也不害怕,优雅地走开。秦牧问道:“那人是谁? “她是战先生新来的助理,是来这里上岗的。” ”周悦说道。“我知道。 ”秦牧双手插进口袋,转身离开。 第006章泼水秦牧从人力资源部出来,乘电梯下楼,走出SOHO大楼,一眼就看到了那耀眼的背影。她今天的着装并不算特别,是一身卡其色的西装,裙子长到了膝盖以上,但是包臀的款式却凸显了她的身材。从后面看去,只能看到她纤细的腰肢和丰满的臀部。秦牧迈着大长腿,一脸紧张的朝沈知衣走去。不幸的是,他刚停下来,那个女人就上了车。上车后,她降下车窗,对他天真地笑了笑:“哥哥出来追我了?”秦牧:“你忘记了我的警告,时间到了。”沈知依向师傅做了个手势,请他开车。车子一开出去,她就给秦牧飞了一个吻。然后就看到秦牧冰山般的脸色冷了几度,沈知依微笑着升起了车窗。狗断了她的手臂,今天看着他那张黑乎乎的脸,她有些恨意发泄了出来。秦牧双手插进口袋,看着大众汽车消失在视线中。周围似乎有乌云缭绕,那双漆黑的眸子里,闪烁着难以捉摸的光芒。直到展玉白打来电话,“你还没来吗?”秦牧:“就在楼下,你赶紧上去。” - 正式上岗前,沈志毅去医院治疗脱臼的手腕并更换绷带。变白了。她于周一正式加入公司,并赶上了本季度的会议。展玉白问她:“十点钟你陪我去开会吗?”沈致衣:“没问题。” “把这些文件发给市场部,我刚刚签了字。”展玉白指了指身边的文件,“对了,去财务部拿一下报销单。”沈致衣踩着高跟鞋,如一阵风一样穿梭在办公楼里。 ,完美的完成了战玉白交给她的任务。展玉白对沈知依的工作效率颇为满意,称赞她:“你做事很直接,我喜欢。” “谢谢詹老师的厚爱,”沈知一说道,“能和您一起学习是我最好的事情,您的事迹我以前也经常听说。”展玉白好奇:“嗯?”沈志毅:“别人都说詹先生眼光独到,嗅觉敏锐,不仅事业蒸蒸日上,我还有一个家境相似的未婚夫,是众女儿羡慕的对象。”展玉白显然对这句话感到高兴,笑容更灿烂了。沈致衣嘴角扬起,笑容却没有到达眼底。看来,她很享受这美好的一天。一阵敲门声打断了沈致衣的思绪。她回头一看,发现秦牧也来了。 “秦牧,你怎么来了?”听到战玉白的意思,秦牧突然来了。 “有人送燕窝回来,爷爷让我给你带回来。秦牧放下盒子,很贴心。 “江珠,去喝杯咖啡,热一下。” ”展玉白对沈知依吩咐道。沈知依看了秦牧一眼,对他笑了笑,然后就去了茶室。等沈知依端着热腾腾的美式食物回来时,正好看到展玉白匆匆离开,她走进去。沉致衣打开办公室的门,优雅地走向禁欲的身影,她将咖啡送到了秦牧面前,低声道:“哥,你的咖啡。”穆的目光冰冷,可以杀人。沈知依又举起杯子,毫无拘束地靠在他身上,“哥,要我喂你吗?”哇。秦牧甩开她的手,杯子掉到了地上。一杯热美式咖啡刚刚洒在了沈致衣的白衬衫上。他的胸口沾满了咖啡渍,湿漉漉的,他还能看到里面。大纲。秦牧冷冷地命令她,“滚出去。我感觉到了。”沈知依指着,调皮地笑道,“原来我哥也喜欢玩泼水。” 秦牧:“别这么嚣张。”然后就迷路了。” “狗说话的时候真的很无情。沈致衣不再听了,蹲下来拉着皮带。秦牧抓住了她的手,一脸嫌弃,“你——” 警告的话没说完。就在这时,战玉白震惊的声音响起:“秦牧,江珠,你们在做什么?” 友情提醒:本书最新章节尚未完结。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链接下载App。小说更完整,更新也更快。数百万本小说免费阅读。这里有你在网上找不到的小说! >>>下载APP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