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情感交流 > 新上热文岑琛许星晚小说推荐阅读,全文小说(岑琛许星晚)免费阅读
新上热文岑琛许星晚小说推荐阅读,全文小说(岑琛许星晚)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3-09-28 18:16
这三个月里,岑琛也时不时帮衬着许星晚和岑氏往来,岑国山警告过一次又一次,他也还是在很多项目上内定许星晚。频率高到让人起疑。岑国山心神不宁,最后还是找了岑琛谈话。 岑琛给出的借口也特别合理:“跟星晚姐合作过这么多回了,有哪一回出什么意外?而且跟她合作对岑氏来说,其实划算。我这都是实打实的从实际出发来做这些事。而且每一个项目,我自己都跟着。” 何况,岑琛也很有分寸,给的也还都是些边缘项目。 许星晚跟岑氏的合作不算少,问题倒是确实没出过,岑国山比起最开始的警惕,现在已经放松了不少,只不过还是叮嘱了岑琛还是要有分寸。而岑琛,跟许星晚的合作里,也还是出过不少问题的,他都会一一跟许星晚说不对在哪。然后有一天,许星晚自己拿着一份合作保密文件出现在他面前,指出了里面的错误:“这种账务,要是这样出问题了,是不是得出事?”岑琛把文件扫了一遍,除了她指出来的,其他就没有什么问题了,他道:“大点的项目,不仅要担责任,还是一笔巨额损失。所有我都会自己亲自过目,跟你的还没有来得及看。你会检查了以后我就轻松了。”“我查了你难道就不看了?”“还是得看。”岑琛道,“我不是防着你,我是怕你出错。”至于其他人,岑琛就是不信任。骨子里他疑心病很重,基本上合作伙伴谁都不相信。谁都只是为了利益。许星晚有种感觉,岑琛似乎很热切的希望她多赚钱,有点恨不得把钱送到她手里,似乎知道了一些事情。她想起,岑琛提及孩子的事。许星晚的眉毛拧起,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但随即冷静下来,就算他知道了,也不能怎么样。他也不会知道孩子在哪。之后许星晚手里有个项目被截胡,对方跟许星晚有些过节,因为这件事有些得意忘形,屡次在她面前挑衅。在一年一度的交流会上,也故意当众说起她之前跟岑琛结婚,岑琛出轨的事,又点评说:“小岑总如今偶尔接济你,怕是当时也觉得对不住你吧?”旁边的人说:“许小姐自己也挺会谈的,也挺有本事。”“她哪有什么本事?不过是在岑家人面前卖惨,人家都觉得对不住她,才施舍她的。靠着那么点惨,作威作福,四处抢夺人家的资源。”那人之前好几单生意,都输给许星晚了,心里不平衡。许星晚并不打算理会,也不觉得面前这人挑衅有什么意义,要非说有什么影响,无非就是给自己拉了仇恨。她正要走,就看见不远处岑琛和一个中年男人走过来,岑琛对他极为客气,她就从来没有见过岑琛对人这么客气的时候。许星晚看着那个中年男人,脸色忍不住发白,她恍惚极了,看到那张脸,就有作呕的冲动。偏偏岑琛还走到她面前,跟她引荐道:“星晚姐,这个是萧总。”萧总是寻常人所说的和蔼长相,慈眉善目的,他上下打量了一眼许星晚,笑道:“这是不是星晚,我之前根跟你父亲是朋友,你父亲当年走了,我还难过许久,失去了一位挚友,着实让人心痛惋惜。”许星晚的脸色特别白,白到让人不注意都难。萧总目光直接的锁在她身上,深究意味明显。“萧叔叔,我很久没有听人说起我父亲了,今天突然听到,又想起他了。”许星晚笑了笑,说,“以前听一会回哭一回,这一年好多了,没掉过眼泪。我记得您,您小时候抱过我。”她很是尊敬的说道。 萧总道:“你小时候我确实抱过你,那时候我就在想,怎么有你这么好看的小姑娘,果然长大出落得美。你在生活上有没有许多困难的地方?要是有,尽管跟叔叔说,叔叔能帮肯定帮。”“我现在的生活还好。”许星晚温和问道,“萧叔叔,你之前身体就不好,我看今天服务员来回送的都是香槟,我去给你泡杯茶怎么样?”萧总摆摆手道:“不麻烦你们小辈了,叔叔让助理去做就行。”“萧叔叔,还是我去吧,咱们都这么多年没见面了。我做小辈的,该为长辈做点什么的。”许星晚恭敬的说着。萧总笑道:“这男女还是有区别,阿琛这小子,就从来没有这么细心。”岑琛也笑:“叔,我这从小给您泡过的茶,也不少吧?”他显然跟他特别熟,好似亲叔侄一般。许星晚在两人的交谈声中,无声的退下了。等到她走到茶水间,脸上的笑意便在一瞬间就消失不见。她想喝杯水冷静冷静,只是端起杯子时,发现自己的手抖得厉害。终于见上面了。许星晚想,终于见上了。只是她想起岑琛跟那人亲近的模样,心情很是复杂。她最恨的人,却是岑琛十分尊重的长辈。许星晚在茶水间调整了五分钟,很快就恢复了冷静,她端着茶走过去,温和笑道:“萧叔叔,您喝喝看这茶。”男人小酌一口,满意道:“星晚这煮茶手艺倒是不错。”之后许星晚便一直陪在他旁边,等到萧总上台去做演讲了,之前跟她不对付的那个女人才上来道:“许小姐也不必觉得自己跟萧总有多熟,毕竟他老人家,对任何一个晚辈都不错,你并不是真得了他青眼。”许星晚冷冷的看着她没说话。对方之前无论说什么,也没有见她有任何不对劲的时候,这会儿眼神里却带着压迫感,让她不由得有些心虚,但还是虚张声势道:“不信你可以去问问。”许星晚的手机响了,她看了眼,是岑琛的,他说:【不用搭理这个疯子。】她回头去看岑琛这会儿坐的位置,他看上去在很认真的听演讲,不知道什么时候分神来注意她这边的事情的。许星晚便没有理会女人,她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等到结束之后,萧饭局上萧总也热情的让许星晚坐在自己旁边,他有些感慨的说:“星晚,看到你,我就想起你父亲。他那么好的人,怎么会遇上车祸这种意外。上天这不公平。”许星晚心里痛得发抖,恨不得撕掉他虚伪的面具,眼泪也不受控制的直往外流。她心里冷的厉害,仇人就在眼前,她用力的握着西餐的刀子,如果她这一刀下去,不知道能不能解决了他。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她很难得才能这样亲近他一回。但下一刻,她就松开了手,手从握着餐具变成摸索几下,这个动作反而像是在找纸巾。她还没有找到,萧总就把纸巾递给了她:“裸星晚,前边还说不哭,这会儿怎么又哭了?不是还说自己缓过来了?”许星晚不好意思的笑道:“您刚刚那番话,触动到了我。您和他之前关系肯定好,那番话他听了也会动容吧。”萧总叹口气,道:“叔叔不提了好不好?星晚你好好吃饭。”许星晚道:“是我打扰到您的雅兴了。”“叔叔本来想让阿琛哄哄你,但转念一想,你们离婚了。婚礼那时候,叔叔忙,没能来参加,也是遗憾。”萧总那双慈祥的眼睛里流露出几分惋惜,又道,“不过你们还能像如今这样当朋友,也很让人欣慰。”许星晚浅笑着,不再言语。这顿饭结束,所有人都恭恭敬敬的送他离开。他还不忘跟许星晚道别,俨然一个心疼小辈的长辈:“星晚,要是有困难,你一定要跟叔叔说,好不好?”许星晚笑道:“那就先麻烦叔叔了。”一堆人簇拥着他离开,他确实是所有人眼中德高望重的长辈。许星晚说了马上得回公司,才没有跟上去。等到她一个人时,她这才感觉到自己早已经一身冷汗。许星晚有些脱力的坐在了地上,然后抱着膝盖,她抬起头,泪流满面。凭什么,坏人活得这样好,活成了所有人眼里的好人。许星晚即便站出来指责,挥下去那一刀,所有人不会怀疑他,只会觉得自己有病。岑琛转身回来结账时,却正好看到许星晚蹲在地上的场景,他连忙朝她走了过去,刚喊了一句她的名字,就被她给抱住了。“怎么了?”岑琛赶紧把她从地上抱起来,说,“星晚姐,你怎么了?”许星晚默默流泪,没有言语。岑琛便直抱着她,最后把她放在桌子上,正好站在她双腿之间,抽纸给她擦眼泪,她的头正好可以贴在他胸膛上。双手抬起来,也正好环住他的腰。岑琛就这么抱着她。不一会儿,外头进来一个服务员,看到他们搂抱的画面,手上的东西愣愣的砸在了地上。即便被撞见了,岑琛也只是瞥去一眼,没松手。岑琛不仅没有松手,反而抽纸耐心的站在许星晚面前给她擦眼泪。“星晚姐,你别哭。”岑琛轻声安抚道,“你缓一缓,跟我说说,你因为什么心情不好,好不好?”许星晚只是双手环住他的腰不放,也并没有开口。服务员心想,也许是自己想多了,岑琛只是看见许星晚哭了,上来安慰安慰人家。不然但凡要有点什么,之前为什么要离婚?而且岑琛后来也谈过恋爱,也不排斥跟女生的相亲,根本不可能像是还惦记许星晚的模样。许星晚那副温和的模样,只是说适合娶回家,却很难让一个男人跟她风花雪月。只不过下一刻,服务员瞪大了眼睛。岑琛在哄了许星晚一会儿之后,没有得到她的回复,最终怜爱的低头下去亲她的额头,顺着眼睛一点点往下,路过鼻子,而后亲上了许星晚的嘴唇。一个带着安抚味道的吻。除此之外,服务员还感觉出了一种情意绵绵的意味。片刻后,岑琛再次低声问她:“要不我先带你回去?”她终于“嗯”了一声。只是在岑琛伸手抱她时,她避了避,道:“我自己走。”“可以,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岑琛好脾气道。许星晚率先往外走,而岑琛在她离开之后,脸色就变得异常不悦,服务员感觉到了几分压迫感,额头上渐渐起了冷汗。岑琛不冷不热道:“有的话该说,有的话不该说,想必你自己心里也清楚。今天的事要是往外透露了半个字,后果你自己掂量掂量。”只不过等到他走出去回到许星晚车上后,冷意又消失了。许星晚这会儿的情绪已经缓和下去,岑琛把她抱到腿上,她也没有阻止。“萧叔叔真的算是一个好人吧?”岑琛抚摸着她的头发,道:“萧叔叔赞助过的人就有无数了,但凡是认识他的,就没有说过他一句坏话的,也从来不会跟人家争抢什么,他是一个极其正派的人。你在生意上要是遇到困难,你去找他开口,他必然会帮你。”许星晚恍惚道:“你说他这一辈子,有没有干过坏事?有没有可能只是装的好?”岑琛神色间全是不赞同的神色,但跟她说话的语气倒是和气,他道:“一个坏人,又怎么可能一辈子都装成好人。星晚姐,萧叔叔也是你的长辈,你跟他多处处,就知道他有多好了。当年我父亲公司出现危机,也是他鼎力相助,不然也没有我的今天。”许星晚道:“如果他要是真做过什么呢,你会不会跟他一刀两断?”岑琛略为停顿,然后颇为严肃和现实的开口道:“不管怎么样,他对我们岑家而言,都是恩人。”他这句话背后是什么意思,自然也就不言而喻了。岑氏显然和萧氏,是栓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彼此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岑琛是不可能背叛这份关系的。他背后的资本更加不允许。许星晚什么都没有再说。因为她和岑琛之间走得越来越近,他教给她的东西也越来越多,他自己也忙,很多时候回到酒店了,也得处理工作上的事宜。许星晚没有他忙,看他一点空余的时间都没有,便开口问道:“要不你手上那些项目,我替你过一遍?”岑琛面色微闪,道:“这个我自己处理就行。”“你不相信我?”许星晚淡淡说:“也是,你的确应该防着我点。”她说完话,就转身走到一旁去了。她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不知道出神想着什么,那样子,有些疏远,岑琛扫了一眼之后,后续的工作就开始分神了。过了片刻,他还是认命的站了起来,朝她走过去,在她面前挡住了电视,道:“星晚姐,也不是防着你,就是按理来说,是不应该让任何外人看的。你要是想帮我检查,那就来吧。”许星晚很认真的看了他片刻,似乎在询问:这是真的?岑琛道:“来吧,不防着你,我防任何人,也不应该防着你。你陪我一起工作,我也能打发打发时间。”许星晚无声的看了他一会儿,突然起身抱住他,不仅抱住他,还亲昵的吻了一下他的喉结,“他们说,这是男人的敏感点,一般女人都不能触碰。“岑琛的脸色有些许红了,他轻轻咳嗽了一声,说:“忙去吧。”两个人坐在办公桌前认真的处理着问题,许星晚把岑琛手下的项目全部都看了一遍,说:“都没问题。”岑琛道:“你放着吧,先去休息。”即便那些许星晚已经检查过了,他还是怕出错,重新又检查了一遍。确实没什么问题,许星晚检查得很细致。等他回到床上的时候,她还醒着,岑琛便开口打趣道:“看来以后都可以交由你检查了。”他这话也不是说说,之后一些事情也确实交给她看了,一连几次,都没有出问题。岑琛便对许星晚彻底放心下来,身边有人可以帮忙,自然是好的。许星晚跟萧总之后见面的次数就频繁了不少,时不时带许星晚去见什么前辈。他对许星晚似乎也是喜欢至极,有一回酒精上来,拉着她的手对她道,“叔叔跟你有缘,星晚以后就喊我一声干爹吧,这干爹似乎有些生疏,星晚要不就直接喊我父亲,如何?”萧总这么些年来,扶持过不少贫困大学生,但认女儿,还是头一回,旁人眼里都充满了艳羡。只有许星晚,心底只打哆嗦,脸上的客套几乎要维持不住。要喊自己的杀父仇人爸爸,她说什么也做不到。勉强想开口应付过去,就有一种反胃的感觉涌来。恶心到她想将眼前的人撕碎。她勉强的带着笑容站在原地,装出一副惊讶的模样。而萧总眼神锐利,和蔼笑道:“星晚这是不肯?”许星晚头皮发麻,只感觉他像是洞悉了一切。她别无他法,正打算屈辱喊人,就听见许横山开口道:“老萧,你认了星晚,不认其他人,你这偏心,别害她到时候被人记恨。” 友情提示: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面链接下载App。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小说这里都有哦! >>>下载APP看全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