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文化 > 夏朝税制历史简介
夏朝税制历史简介
发布时间:2023-10-08 18:55

根据《孟子·滕文公上》的《夏侯氏进贡五十》,夏朝部落农民除了拥有自己的五十亩“共有田”外,还可以耕种五亩“共有田”,即像赵氏一样齐《孟子注》曰:“民耕五十亩,则进贡五亩。”这种每年缴纳五亩贡品的实际内容,正如马克思所指出的,原本“指的是原始社会中的贡品关系”。这种“进贡法”的本意也可以从古代文献中看出。

《说文》云:“功,献功德。从卑工声。” 《初学记》卷二十又云:“《广雅》云:‘功,纳税,上也。’郑玄曰:“献、进业、至业、属业、丰业,皆为授物于人,敬之义也。”据《尚书》云:“禹离开九州,让土纳贡。”凡能特引供奉之物者,谓之贡。”这里。所说的都是指将百姓的劳动贡献给上层的思想,正如《周礼·夏官·职方氏》志云所说:“控贡,分给大家。”

这说明夏代公社的大部分土地已经分配给公社成员作为独立耕种的田地;另一部分土地则被视为公社的“公地”,由公社成员共同耕种,收获以贡赋的形式取得。 ,付给公社长。

《尚书·禹贡》是后人所写。记载着九洲对国家的贡品。虽然不能算完全可靠,但上面写着:“殿府五百里:贡百里,贡两百里,贡三百里。” “百里稻草、四百里栗子、五百里稻米”的贡制在夏朝就已经存在了,肯定是可以的。

所以,所谓“夏侯氏五十岁进贡”的“进贡法”,并不像龙子所引的《孟子·滕文公上》所说:“进贡者,学数年常见:乐于十岁,米粒如狼,暴戾,取多而不滥用,则取少;年年不好,田里排粪,则取少。不够的话,就得拿剩余的。”孟子所说的“贡法”,并不是喻的“贡法”。前代学者已指出,例如颜若夸引用胡伟的话:“龙子所说的不错,是战国诸侯的进贡方法,不是夏侯氏的进贡方法。 ”。甲骨文中殷商时期的田野和耕作。

夏朝的氏族封建制度还体现在经济上。 《尚书》载“四海合,六州修。百姓与土和睦,房舍慎财富。西安三土富贵。锡土与中国姓氏,唯有德行,离我征途不远,言四海,夏诸氏族部落臣服夏后,金、木、水、火六物、土谷皆管,分明各田优劣,分三等定资额,使资正不偏。封建秩序是根据方族与夏侯氏部落关系的远近来确定的。

《禹贡》一篇文章还列出了九州捐赠物品的具体情况,将物品数量分为九类:上上、中上、下上、上中、中中、下中、上下、中下、根据距夏侯都城的地理远近,分为“五职”:甸、侯、隋、尧、黄。

殿府:距夏都五百里范围内的方国部落,是夏都的主要粮食供应区。百里之内,以稻草为粮;百里之外的,给粮;三百里之外的人,给的是有缨子的粮食;四百里之外的人,给的是粗米;五百里之外的人都得到粮食。纳米精米。

侯府:方国部落,距夏都五百至一千里,是夏侯氏氏族诸侯部落的封地。先小后大,五百至六百里为蔡地(即大臣的封地); 600至700里是小男爵国;八到一千里就是大王子国。

绥府:夏后势力范围内的边缘地区,距夏都一千至一千五百里。三百里之内可以掌管文化教育,两百里之外可以展示武力和戍守。

要求:距离夏都一千五百到两千里的地方,是夏后必须通过联盟谈判施加影响的地区。三百里以内,通过联盟和平相处,两百里之外,就是夏人的流放之地。

皇甫:是异域,距离夏都两千到两千五百里,与夏侯氏只有间接的来往。三百里之内为各少数民族,两百里之外为流放地。第九层和第五层的描述是周人对夏朝财富和经济的看法,并不一定是夏朝的实际情况。例如,铁器和雕刻品不太可能是夏朝的物品,夏朝诸侯的头衔也无法考证。但其中所体现的一些观点,如夏王后根据道路的远近和各地的生产条件支付不同的产品等,应该是夏朝的实际情况。

论夏朝的捐献制度,《孟子》说:“夏侯氏五十纳贡,殷人七十助,周人百亩,实皆什一”,意思是夏人的“贡品”。殷人的“诸”制和周人的“车”制实际上缴纳的是户年总产值的十分之一,夏商周的田赋制度一脉相承。 。据此,顾炎武认为“古代田税制度实际上是从禹开始的”。

周朝的什一税,是把一个家庭几年的总收成平均起来,取一个平均常数作为缴纳数额。从夏朝的生产力和实力来看,是无法实行这种地租制度的。孟子记载的“贡”字,是指百姓与贵族之间没有太多的强制,可能存在一定程度的自愿。这种具有百姓独立性的朝贡制度,与夏朝落后的生产力和夏侯氏不健全的政治制度相一致。也接近原始氏族部落的民主经济秩序。

夏朝末年,夏侯氏与方国各部落的关系恶化。在征伐夏国之际,唐曾向众人发誓:“‘夏国罪如台湾?’”夏王率诸军攻取夏国,但百姓懒惰,不配合。”这是对杰的主要指控。

桀除了缴纳什一税外,还征召民兵,百姓不满,不合作。反观殷商时期的“诸”法制,百姓除了农业生产义务外,还有以兵役为主的徭役责任。结果就是“诸”法制下的商人可动员的军队比夏朝还要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