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文化 > 明朝如何击败葡萄牙远征军
明朝如何击败葡萄牙远征军
发布时间:2023-10-07 13:54

如果过去可以重演,我们所知的历史可以彻底改变,那么公元1521年可能就是中国近代历史的开端。但明朝海军在珠江口的惨胜将任何变化扼杀在萌芽状态。即便对方是葡萄牙这个第一个成为全球海洋强国的国家,也无法对这个根深蒂固的农业帝国产生太大的影响。

1.初遇

早在1511年,一批来自广东的明朝商人照例南下,抵达当时的南洋海上贸易枢纽马六甲。他们还意外撞上了前来报复的葡萄牙远征舰队。由于当地苏丹想以备战为名,侵吞自己的船只和货物,这些未能在历史上留下名字的见证者主动与第一次见面的西方人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当进攻者的十字旗成功飘扬在城头时,他们于次年回到家乡,也算是对有缘人的一次特殊回访。

然而,这些看似普通的商人,实际上是广州当地官员许可的半官方代表。他们在海外市场轻松低调的表现,也是很多国内同行只能企盼的特殊待遇。自朱元璋建立明朝以来,大部分涉外贸易都被禁止私人参与,被各种职能有限的政府机构垄断。当朱棣派遣宝船舰队的行为被彻底废除后,庞大的帝国就长期闭关锁国了。

但在一直依赖海洋获取食物的广东,明朝的全面禁渔很快引起了民间的各种反弹。许多人以自己的村庄为单位,结成团伙,从事大宗商品走私活动。除了香料、珠宝、药材等外国特产外,还包括来自泰国、越南的大米。更有胆大的冒险家直接前往相应国家定居,然后以贡使身份回国。他们利用明朝对外国注册的优惠政策,倾销大量从东南亚运来的货物。最终,连广州的官员也因势利导,部分放宽了禁海政策,为当地经济和自己的腰包赚取红利。

所以,所有凡邦都慢慢意识到,他们面对的是两张完全不同的面孔。主动前往马六甲和其他东南亚城市的商人大多都是善于讨价还价的和平人士,甚至在面临危险时显得有些软弱。但留在广州口岸的大大小小的官员却极其嚣张,除了收取贡品外,不再有任何其他住宿渠道。显然,前者无疑更注重现实利益,懂得双赢,而后者却对利益附加了很多政治条件。后来到来的葡萄牙人自然也需要一个熟悉和适应的过程。

2.各种早期接触

1514-15年,一位名叫阿尔瓦雷斯的葡萄牙冒险家来到广东,成为第一位到达中国的现代欧洲游客。虽然没能直接进入广州,但我看到了繁华的东莞和停泊船只的屯门岛。前者因来自泰国的商人众多而被称为暹罗港。后者被昵称为贸易岛,因为更多的船只聚集在那里。

更重要的是,他在新的地点成功地赚取了可观的利润,并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吸引了更多的人效仿他。这进一步激发了官方层面的兴趣,里斯本国王表示希望建立直接的长期关系。再加上古代世界常见的信息更新缓慢,他们并不清楚:《马可波罗游记》的帝国已经不存在了!

此外,早期葡萄牙访客的到来从未被明朝注意到。首先是因为他们经常以私人身份,花钱登上泰国等东南亚国家的船只北上。在广东当地官网的帮助下,在珠江口发呆就完成了这批货物。其次,紫禁城内的朝廷对于当地政府的私下海禁一直是非常反感的。同时,无法获得相关领域信息的即时反馈。不同立场的朝臣们争论了三四次,但都没有得出最终的解决方案。年轻任性的明武宗朱厚照也很少关注南方偏远省份的“琐事”。这就造成了长达数年的真空期,也给了新人一个相当好的误会。直到真正的使者前来拜访,这层薄薄的屏障很快就被激烈的冲突所打破。

1517年,葡萄牙皇家药剂师皮雷被派往中国执行建交任务。为了保证他能够顺利抵达,人手本来就紧缺的马六甲总督,拨出了4艘船只,组成了一支特别舰队。其中三艘是从欧洲引进的军舰,剩下一艘是驻南阳大使在当地购买的一艘中国式帆船。他们前年抵达越南南部小国占城,冬天又前往泰国大城府采购更多商品。作为献给中国皇帝的礼物,用于运载货物的船只数量也增加到了三艘。但随后的行程却相当不理想,给以后的谈判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当年7月,该舰队在西沙群岛、南沙群岛(相当于今天的西沙群岛、南沙群岛)之间遭到33艘中国海盗船的袭击。由于葡萄牙人配备了多艘配备远程火炮的卡拉克大帆船,他们可以轻松地将前者赶走,但他们没想到,对方实际上与他们稍后要面对的当地政府有很多联系。因为在当时的珠江三角洲海域,存在着大量这样私下出海的船队。他们既是盗贼,又是商人,也不忘向政府和巡逻水师尽孝。双方有着密切的利益共生关系。与此同时,这些见不得人的涉外活动人士也是获取海外情况信息的唯一途径。他们给出的意见很容易影响整个帝国高层的具体判断。新来者的突然出现,无疑让这些草根垄断企业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

不过,皮雷斯大使去过亚洲很多地方,深知人类外交的必要性。于是他赶紧贿赂当地官员,以获得宝贵的觐见皇帝的机会。 1519年,明武宗亲自来到南京处理宁王叛乱时,他请求他第一次预见到的欧洲人与他一起北上。至于随大使抵达的其他随行人员和商人,则大多留在屯门岛等待消息。护航船只因事紧急,必须在航季结束前返回南阳。

然而,各方的计划永远跟不上时间的变化。热衷于接触新鲜事物的皇帝很快就病倒了,并于1521年初因意外落水而病逝,政府短暂交由保守派大臣掌握。此前失去马六甲城的苏丹也不断派遣使者向北京朝廷申诉。因此,在这个关键时刻,广州当地官员的意见显得尤为重要。

在此期间,留在屯门的葡萄牙人也与当地官员发生了不少纠纷。由于他们之前并不是登记的朝贡诸侯,恢复原来的身份后自然会被其他商人排挤在后面。与此同时,为了对抗虎视眈眈的大批海盗,使团成员在岛上设立了临时贸易站,并架起了几门舰队留下的小型火炮,朝着大海方向架起。 。最终他实行公开绞刑处决内部违规者,成功让本来就对他不满的政府收集到了更多肮脏的信息。这些零星的事件被整理并提交给刚刚迎来年轻的嘉靖皇帝的中央朝廷。这促使后者决定驱逐对方,并将之前送给明武宗的礼物全部归还。同时,还要求葡萄牙人撤离马六甲市,否则皮雷等前往北京的人将被永久拘留。

于是,另一艘欧洲小船和两艘中国​​式货运帆船抵达珠江口,但负责指挥的卡尔沃没有等使团全体成员就拒绝离开。双方因长期矛盾而交战,导致近代史上第一次中中对抗——屯门之战。

今年6月,时任海副使的王洪奉命在屯门岛用兵讨伐葡萄牙人。虽然长期的海禁政策和经济不景气,意味着当时的广东海军只有十几艘可以随时出动的军舰,但可以通过招募沿海走私船等方式聚集更多的兵力。许多一直活跃在珠江口的地方团体也愿意为政府解决问题,以便他们能够继续持有非法垄断利益。因此,随着舰队逐渐接近目标海域,数量已增至55艘。他们要夺取的对象只是一艘军备十分有限的欧洲武装商船。因为后者意识到灾难即将来临后,主动放弃了两艘载有大量货物的中国式帆船,转而集中人员和武器使用。

6月25日,双方展开首轮交锋,明朝海军的局限性充分暴露在新人面前。在只配备了原始枪械的情况下,他们发现眼前这艘小船的火力输出可以与自己的一个编队相媲美。就连普通士兵手中的火绳枪,都是明朝官兵从未见过的新鲜事物。因此,当派出数艘大舰围剿敌人时,就会因西方炮兵的猛烈反击而损失惨重。虽然葡萄牙人没有可以直接击碎船壳的大中型火炮,但他们可以使用大量小型武器对人员造成伤害。被逼的明军只能呆在靶场之外,始终保持着包围的态势。

两天后,又有两艘由葡萄牙人驾驶的中国式帆船从马六甲抵达。这些船员并不知道前方海域发生了什么,但他们成功突破了明军船只的封锁,然后才发现自己被困在了一张巨大的包围网中。由于这两艘舰艇配备的武器较多,自然会在双方第二轮对抗中发挥重要作用。他们惊讶地发现,明朝海军的火炮大多是用木头和竹子制成的。反复烧制后,容易因温度过高而爆炸。因此,只要在水面上保持距离,就可以凭借火力优势持续造成伤害。虽然手头的武器不足以摧毁这艘船,但每次命中后都会造成大量人员伤亡。

于是,原本应该很快解决的战斗,变成了一场悬而未决的长期围攻。王弘等明朝决策者意识到,他们面临着一个全新的敌人。任何鲁莽的拿取,只会给自己带来巨大的伤害。尤其是在武器库完全不如对方的情况下,有限的正规军很难承受过大的损失。现在除了围而不攻,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8月初,第三批葡萄牙船只从马六甲抵达,他们也对所见所闻感到惊讶。虽然他们以欧洲帆船和中国式帆船的结合成功突围,但很快就成为了包围圈人口的负担。种种不利迹象也表明,如果他们原地踏步,就等不到被监禁的皮雷大使了。至于开展贸易活动,更是难以实现。当随行舰艇上的补给和弹药趋于耗尽时,逃跑是他们唯一要考虑的事情。经过几位船长商议,最终决定放弃状况最差的两艘中国帆船,集中人力攻击另外三艘船,以确保突击成功。

然而,明海军却不愿意放弃彻底歼灭对手的机会。他们冒着巨大的风险靠近,成功派兵登上一艘速度较慢的葡萄牙帆船,但因单兵火力不足而被赶走。再加上海上突然吹来的强劲北风,三艘葡萄牙舰艇得以加速,成功脱离了海军的包围网。

3.遗憾的停顿

由于未能在海战中歼灭所有对手,明朝知县很快就把怒火转向了俘虏身上。包括皮雷在内的代表团成员在监狱里度过了几个月的艰难时光,后来被当作海盗处决。最初由法院归还的礼物和其他个人财产也被地方当局挪用。包括他自己在内的所有受害者恐怕都没有想到自己会遭遇如此不堪的结局。

但明朝的愤怒在很多方面都是有道理的。远北首都的许多官员将海禁的放松视为祸害。长期以来,人们一直希望能够采取类似于军事行动的措施来恢复东南沿海日益恶化的局势。屯门之战的发生,完全符合他们的政策诉求。对于直接面对冲突的广州地方官员来说,他们不愿意让自己苦心经营的商业垄断遭受损失。当然,在朝廷的命令下,不遵守自己规定的外国人会被驱逐出去也是意料之中的。然而,正面交锋的惨淡结果,深深伤害了天国的世界观。这才特意杀了使者,这违背了连《三国演义》都能解释的“不杀使者”作风。

至于用武力清除的葡萄牙人,则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直接将自己过去所见所闻套用到明朝身上。他们对东方世界的了解往往来自于与他们有过接触的非洲酋长、阿拉伯领主和印度王子。虽然文明程度不同,军事、外交水平也有很大差异,但大多数都习惯依靠国际贸易来获取利润。只不过以上的特殊制度在比较偏远的明朝基本上就失效了,这也让初来乍到的西方人感到困惑。总是需要用封建制度的习惯来模拟文官帝国的内部机制。庞大的内部体系所产生的多重矛盾自然会让其蒙羞、吃尽苦头。如果说马可波罗在见到了元朝大汗之后就能彻底了解世界格局,那么有着从底层翻身的气质的明朝显然不具备这个功能。

因此,明朝用一场不太漂亮的胜利换来了继续待在舒适区的迷茫。如果当时的心态能够更开放一些,处理事情的原则能够更灵活一些,那么整个事情的发展可能会完全不一样。甚至可以让现代化的微风提前吹来,把隐藏已久的萌芽带出来。这或许才是今天的人们需要反思历史的真正原因,也是不断反省、反省的原始动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