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文化 > 黄海海战全过程
黄海海战全过程
发布时间:2023-09-30 21:14

第一阶段

下午12:50至14:00,是黄海海战第一阶段。

1894年9月15日,丁汝昌率领的北洋水师主力抵达大连湾,护送陆军十二营刘胜秀的“新宇”号、“土南”号、“镇东”号、“镇东”号等6000余人。 “丽云”号、“海鼎”号5艘军舰。

当双方舰队相距三千米左右时,日军第一游击队四艘舰艇一边加速一边发射猛烈炮火,越过北洋舰队编队前方,左转改变航向,加速调转攻击北洋舰队右翼。两艘弱船勇猛有力。朝勇号和扬威号都是1881年(光绪七年)下水的老旧军舰,已经有十三年的历史了。而且,“船中间的舱壁都是木头做的,并经过油漆,呈现出粉刷过的外观”。事实上,它老旧过时,速度慢,炮火弱,防御力极弱。两舰虽然极力抵抗,但最终还是在敌方四艘快速巡洋舰的优势火力下中弹起火。与此同时,日舰发射的第一批火炮摧毁了北洋舰队旗舰定远瞭望塔。正在观景台督战的丁汝昌海军上将“右侧头部和颈部被烧伤”,无法指挥战斗。随后,日舰的炮火齐射打倒了司令旗,信号装置也被摧毁。信号旗无故发出,舰队失去指挥和联系。

然而,当日本第一游击队绕过北洋舰队编队,攻击右翼朝勇并大显威力时,其六艘舰艇恰好驶到了北洋舰队雁形编队的“人字”编队前方。北洋舰队的舰艇船头正好对准了敌舰的腹部。于是,北洋舰队各舰艇用舰艏主炮对六艘敌舰进行了猛烈的轰击。比睿号、扶桑号、西京丸号、赤城号等后续舰艇因航速慢而落后。日本舰队六艘舰艇组成的单纵队形,被北洋舰队“人字形”队形尖端从中间切断,分成两部分。此时,定远舰、镇远舰和右翼舰艇发起右舷炮火,轰击敌舰松岛舰、千代田舰、严岛舰、桥立舰;左翼舰“致远”号、“靖远”号等舰艇发动港口炮火拦截后续的比睿、赤城等舰艇。 。在北洋舰队的猛烈炮击下,比睿、赤城等人“无法航行,孤身一人”,遭到北洋舰队的惨重打击。比睿陷入绝望,冒险闯入北洋舰队编队,试图“穿过定远、靖远之间500米的差距”。走捷径与我们的团队会面。

结果被定远、镇远、广甲、济远等军舰包围。 “它遭到来自四面八方的猛烈炮击,以至于船体、风帆和索具几乎完好无损。挂在筏头上的军旗也被震碎了。” 。随后,又被来自定远的一门三十厘米半大炮击中右舷。炮弹在后桅杆爆炸,损坏了下层甲板并引发火灾。 “三宅太医以下十余名官兵被打得粉身碎骨,身亡。” “高岛万太郎队长、田中雪野少尉以及小川水道的三十二名士兵受伤。”北洋舰队各舰“以水平火力迎击,瞬间,舰后甲板起火,喷出浓烟,很高,很猛烈”。他在熊熊烈火中逃离了围困。

比睿脱离包围圈后,北洋舰队左翼舰艇在800米近距离炮击赤城。杀死了候补少尉桥口藤次郎,打伤了海军上尉佐佐木弘胜。 1时25分,北洋舰队旗舰定远后部的15厘米克虏伯炮再次击中赤城桥右侧的速射炮台,炸死两名炮手。 “弹片击穿了正在看海图的班远船长的头部,鲜血和脑浆溅落在海图桌上,将指南针染成了红色。”他当时就死了。

不久,赤城再次被来自涞源的炮击中,炸伤了临时代理船长、航海家佐藤铁太郎(坂本阵亡,佐藤成为代理船长)。前下层甲板也受损。 “火药库消防员、泵炮手、绳索捕手等人员伤亡较多,蒸汽管道也发生爆裂。”随后几颗子弹飞来,将大羌击倒。前后共造成十一人死亡、二十人受伤。船上的军官几乎全部阵亡。

除了比睿号和赤城号之外,其他舰艇也在北洋舰队猛烈的炮火下损失惨重。 1点08分,吉野被枪杀,“杀死浅尾重幸少尉和一名水手,打伤九人并引发火灾”。与此同时,浪速号被子弹击中,“右舷一号炮台水线下部被击穿,海水汹涌,浸透甲板”。 1时09分,高千穗号在右舷后方水线处中弹,造成两名士兵死伤。与此同时,秋津号被21厘米炮弹击中,“海军上尉永田仁平以下5人死亡,9人受伤”。 1时14分,定远号发射的一枚炮弹击穿西京丸号上层甲板,军官室及附近房间受损。

从上述战局可以看出,海战第一阶段的基本情况是:北洋舰队以两艘铁甲军为中心的角雁阵形迎敌,右翼实力较弱的舰艇,因日本第一游击队的围攻而遭受损失。日本舰队的编队,留下实力较弱的舰艇,被北洋舰队的战列舰拦截,遭受沉重打击。双方都在利用自己的优势攻击敌人的弱点,争取战争主动权。攻击的目标是敌方薄弱的舰船。现阶段,虽然有互相伤害、无胜负之分,但北洋舰队仍然“保持列队形,保持舰船距离,以六海里的速度顺利航行”。日本舰队的编队已被打乱。海战第一阶段,北洋舰队占据上风,日本舰队处于劣势。

第二阶段

下午14:00到15:30,是海战第二阶段。

当日本比睿舰逃离北洋舰队的围攻,抄近路追上舰队时,因舰上余烬未熄灭,再次起火。火烧到了弹药库,情况十分危急。比睿被迫升起“我舰着火,退出战线”的信号,丢下队伍向西南方向逃窜。赤城见状,赶忙前去救援。北洋舰队来到远处,等几艘船见比睿逃走,立即奋勇追击。当距离比睿号约300米时,比睿号发射一门大炮,击中远甲板,引发火灾。其他船只减速,来到涞源附近救援。比睿和赤城趁机逃跑,距离逐渐拉长到了八九百米。这时,正在附近航行的西京丸见状大吃一惊,赶紧发出“比睿、赤城危险”信号,召唤其他日本船只前来救援。

此时(2时5分),游击第一军已越过北洋舰队右翼,即将移至北洋舰队后方。伊藤雄弘急忙发出信号,命令第一游击队返回营救比睿和赤城。第一支游击部队奉命立即左转返航,在比睿、赤城和北洋舰队之间高速移动,用港口炮火射击,向前推进。赤城和比睿被救,并趁机逃离了战场。

这时,原本停泊在大东沟口外的防御铁甲船平远号、光兵号和鱼雷艇被调来协助战斗。航行至北洋舰队右翼后方,与日本舰队相遇。各舰立即对日舰发起攻击。 2时34分,“平原发射一枚26厘米炮弹,击中松岛号左舷军官室,并击穿鱼雷装备室,左舷鱼雷发射器4名被炸死”。 3点10分,又一声枪响。炮弹“击穿了左舷中央鱼雷室的上部,并在主炮下部爆炸,炸毁了左舷的两个鱼雷发射器”。 3时15分,严岛号被平原号两次击中。但与此同时,平原也被日舰击中起火,被迫退出战场。此时,日本舰队已驶过北洋舰队右翼,继续右转,绕到北洋舰队后方,正好与第一游击部队对北洋舰队形成夹击。由此,日本舰队的局势开始扭转上风。北洋舰队被包围,内战。双方夹击,陷入不利境地。

尽管北洋舰队两面夹击,形势不利,但官兵们并没有退缩、气馁。相反,他们“越战越勇,坚持不懈”。丁汝昌上将身受重伤,不顾自己的生命,拒绝走出火线。包扎好伤口后,他坐在甲板上鼓舞士气,“激励战士们一起服役”。右翼总司令丁远在丁汝昌受伤后,率领刘步蟾“督战指挥进退”,特别帮忙。战士们顽强战斗、不怕牺牲的爱国精神更是令人感动。就连亲自参加海战的英军定远副司令泰勒也承认:“所有士兵都很凶猛,精力充沛,没有任何恐惧。我在视察时,有一名士兵受了重伤,他的同伴要求他进去休养;然后我到了炮座那里,发现它虽然已经失效了,但仍然可以正常工作。”朝勇和杨威虽然被日本第一游击队击中并起火,但他们并没有停止战斗。官兵们边灭火边救火。 “尤其是因为朝勇号的船体虽然已经左右倾斜,但仍然从正面连续射击。

当比睿冒险进入北洋舰队编队,试图抄近道与舰队会合时,隋遇到了朝勇。朝勇即使在火光冲天的情况下也不肯放开敌舰。他一边灭火,一边向比睿发射炮火,展现了与敌人殊死搏斗的英雄气概。随后,敌舰队绕到北洋舰队编队后方,集结攻击朝勇。朝勇孤立无援。 2时23分,朝勇号在敌舰猛烈炮火下沉没于东经123度32分1秒、北纬39度35分的海域。黄建勋虽然落水,但“左一”鱼雷艇靠近将他救起,并抛出长绳救他。黄拒绝了,平静地去世了。船上的大部分士兵也壮烈牺牲。

致远官兵英勇杀敌,其英雄气概尤为令人敬佩和敬佩。致远号在司令员邓世昌的指挥下,渡海与敌激战。它被击中多次,侧面受伤。激战中,炮弹落下。这时,他们遇到了日本吉野号船。邓世昌见吉野号仗着自己舰的速射炮火,肆意妄为,愤怒地对大副陈金奎说:“日舰全靠吉野号,如果船沉了,我军就可以集结。”为了攻击敌方阵地,发动角度战术和鱼雷攻击。

维护军队的胜利。陈金奎深受感动,驾驶特快列车驶向吉野。日军官兵见状大惊,集中炮火瞄准“致远”号。 “致远”号右侧的鱼雷发射器被击中,引发大爆炸。 3时30分,船舶在东经北纬123度34分处向右舷倾斜。于39度32分在黄海沉没。船上官兵除七名获救外,全部为国壮烈牺牲。 (这个说法目前最接近事实,有可能致远舰冲向吉野号是为了使用鱼雷攻击,虽然北洋舰队在战前就曾将鱼雷扔进海里,但据说邓世昌之所以没有执行,是为了有更多的武器来攻击敌人,这次行动。也有两种说法,一种是致远舰是被吉野舰发射的鱼雷击沉的,不过,由于日舰已经投掷了战前鱼雷入海,这种说法值得商榷。另一种说法是,致远舰是被吉野舰发射的鱼雷击沉的,在战线附近,被日舰的大口径火炮击穿,承担了水,就沉了。)

邓世昌落海后,跟随刘忠跳入海中,用救生圈将其救出水面。邓世昌认为“船已毁,正义已不复存”,仍投水自尽。邓世昌平时养着一只宠物狗,游到自己身边,用嘴叼着世昌的手臂,不让其下沉。世昌甩不掉他,将他的辫子含在嘴里。邓世昌决心与全舰官兵同生共死,将自己淹死在水里,他自己也沉没在汹涌的海浪中。他去世时年仅四十五岁。

致远号沉没后,接近致远号的姬远立即逃离战场,途中意外撞见了杨威。 “阳威先被困,无法转动,济源撞开一个大洞,水渐渐汩汩流入。”不久在东经123度40分9秒、北纬39度39分3秒的黄海沉没。关履忠大怒,跳海而死。除左侧鱼雷艇救起65人外,全舰官兵全部壮烈牺牲。海战结束后不久,军机处给李鸿章送来一道圣旨:“本月十八日开战时,致远号冲锋被击沉后,济远副将方伯谦先行逃走,造成舰队混乱。确实是临阵退却,我们应该立即出发,佛法。” 9月29日凌晨5时许,方伯谦在旅顺黄金山麓大码头西侧刑场上被斩首。

光嘉和吉源组成了一个团队。广甲首领吴金荣见济源撤退,以为有榜样可以帮助自己,便逃跑了。由于担心敌舰追上,他惊慌失措,在大连湾三山岛外搁浅。吴景荣率部放火弃船,上岸逃亡。海战后的第二天,北洋舰队派济远将广甲拖回港口,但无法拖走。这时,几艘日本船只抵达,济源赶回大连湾。光甲被日军舰艇炸成碎片。

眼见济源、光甲撤退,日本第一游击队大力追击。但由于距离太远,追不上,于是折返,集中火力围攻北洋舰队在靖远的右翼阵地。 “先用鱼雷,再用集束炸弹。”长枪着火了。船长林永胜做好了面对任何危险的准备。他指挥全船,英勇抵抗。他“放炮攻敌,搅水灭火,仍秩序井然”。以一敌四,久久不肯战。突然,敌军炮火袭来,直击靖远。林永胜中弹身亡,头部裂开。 “火势越来越猛,浓烟冲天,二船逐渐向左舷倾斜。”很快,“左舷船头沉入水中”。在沉船的危急关头,靖远官兵继续冷静应对,坚持到底。 4时40分,该船最终在东经123度40分7秒、北纬39度51分的海面沉没。船头转向东,左舷倾覆,最后在庄河黑岛以南的老人礁附近沉没。除船上16人获救外,还有近200人死亡。

第二阶段海战,北洋舰队朝勇、扬威、致远、靖远等舰相继被击沉,济远、广甲则相继溃逃。总共损失了六艘,战斗力大打折扣。由于致远、靖远、济远等主力舰艇的损失和逃跑,北洋舰队已无法主动攻击敌军,不得不由第一阶段的进攻转为防御,优势扭转陷入劣势。处于劣势。日方方面,虽然比睿号、赤城号、西京丸号三艘军舰有部分被撤回或失去战斗力,但这三艘舰艇均是弱舰,对舰队战斗力影响不大。相反,因为三艘实力较弱的舰艇退出战场,日本舰队不再需要战斗。分散你的力量来保护薄弱的船只。其实负担减轻了,可以轻装上阵了。这样,日本第一阶段的劣势就变成了优势,战局的发展变得有利于日本。

最后阶段

下午15:00至17:30是黄海海战的最后阶段。

由于北洋舰队接连损失六艘,在海战的最后阶段,只有定远、镇远、涞远、靖远四艘舰坚持战斗。日本尚有吉野号、高千穗号、秋津号等9艘舰艇;浪速、松岛、千代田、严岛、桥立、扶桑。双方战舰数量对比为四对九;吨位对比为19,870吨至33,834吨。日本舰队的实力是北洋舰队的两倍多。北洋舰队的处境十分困难。但定远、镇远等四舰全体爱国官兵在强敌面前毫无畏惧。他们坚持战斗,全力挽救危机,誓与敌人战斗到底。

定远号和镇远号虽然被五艘敌舰包围,但他们却毫无畏惧。他们“死死抵抗,不肯有半点后退”。定远舰舰长刘步蟾表现尤为出色。 “他作战勇敢,指挥灵活。船不断变化,敌人的枪炮无法准确。”镇远舰指挥员林太增、大副杨永林指挥镇远舰“攻击机动自如”,始终与定远舰保持相互依存的牛角平行队形,与5艘敌舰周旋。林太增在杨用林的指挥下,镇远“炮火发射得很快,所有马克下的士兵也都听从了命令。日军炸弹袭来时,虽然火势东窜西窜,但还是能救他们一命。”一一消灭它们。”在这场艰苦卓绝的战斗中,涌现出许多英雄人物和感人事迹。据参加镇远战役的外籍军人、美国人马吉芬的记载:“镇远一门十二寸大炮的炮手正在瞄准,敌人一颗子弹突然发射,炮手的头部被掠夺爆炸。 ,他的头骨被打碎了。”炮手飞了起来,波及了附近的炮手,但(其他)炮手等人并没有被吓到,于是把炮手的尸体移开,用另一个人瞄准,继续射击。镇远炮长的弟弟来到船上看望哥哥,因为战机紧急,自己还没有离舰,所以他响应哥哥的建议,部署自己到暴露的炮塔上服役。他热情、勇敢、无所畏惧。

战斗中,炮长受了重伤,被扶进了船舱。弟弟安慰了他一番,又回到原来的岗位上服役。这次战斗,炮塔内除乃迪外的人员全部伤亡。”就这样,定远号、镇远号继续“在敌强我弱的极其困难的条件下与日舰作战。受伤了。定远只有三门大炮,镇远只有两门大炮,尚能发射。”同时,“大火数度烧毁”,但爱国官兵奋力扑灭大火,抗敌,他们始终坚持不懈。

至于北洋舰队,此时“靖远、来远修归队,平原、光兵、鱼雷也折返”。靖远号首领叶祖贵和领队刘冠雄知道定远号桅楼被毁,无法指挥,便主动接替了旗舰定远号的升旗队。船只全部集结,军力恢复。集合完毕后,定、珍、靖、莱、平、丙六船相距八九米。他们向东进军,追击敌舰十多里,准备再次与敌人交战。但此时已是夕阳西下,暮色朦胧。日本舰队害怕定远舰、镇远舰加入鱼雷艇攻击,不敢再战。他开足马力,“向西南逃走”,转眼间就已经远去。北洋舰队也返回旅顺。至此,长达五个小时的激烈海战结束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