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文化 > 甲午战争期间日军的暴行
甲午战争期间日军的暴行
发布时间:2023-09-30 02:05

  说起日寇的暴行,现代人首先想到的往往是日寇在惨烈的十四年抗战战场上的令人发指的罪恶行径。但事实上,在“九十八事变”之前三十六年,也就是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期间,当时标榜“文明进步”的日本,就已经暴露了其残暴和残暴的一面。战场上的凶猛模样。

  比如1894年甲午战争的“序幕”:1894年7月25日的中日丰岛海战,不宣而战的日军上演了极其残酷的一幕:他们不仅无视国际法,还悍然炮轰第一艘三国(英国)商船高升号,并向落水的中国士兵开枪,导致1000多名中国士兵被埋在海底。清军“草江”号的被俘士兵也遭到了日军的羞辱——这83名清军水手被押送到日本佐世保,然后被迫游街示众:“当船接近码头时,蒸汽钟会被拉响,钟声会响起,并吹响喇叭,让当地所有的居民都来观看。”

  而且,在整个抗日战争中,“草江”上的这些清军战俘可以称得上是“待遇最好”的群体。后来被俘的清兵,遭遇的不幸比上一次更大。例如,平壤之战后俘获的清军有47人在战斗后被斩首,25人重伤身亡。侥幸活下来的士兵处境也十分悲惨:双手被绑,头发也被绳子绑住。每天只给每个人一个小饭团和一点点臭水,吃饭的时候还得像狗一样跪着。吃。这绝对是一种耻辱。

  当他们被装上船送往日本时,颠簸的海上旅程更加痛苦:所有的清军战俘都被塞进狭小的船舱,吃饭、大小便在一处,每天每个房间都散发着恶臭。船舱里糟糕得有人呕吐,许多战俘在途中生病死亡。被带到日本后,他们的待遇“略有好转”了一天,但只得到了“一日三餐,食物无非是烂萝卜”。情况非常困难。整个甲午战争期间,被日军俘虏的清军俘虏共计1790人(不包括战场上俘虏和押送中被杀的人)。日军释放了其中1544人。剩下的去哪儿了?日本没有任何解释,但今天日本各地都有1888-1894年中日战争留下的清朝战俘坟墓。这些牺牲在异国他乡的战士曾经被人们遗忘了很长一段时间,但今天他们却伤害了很多中国人的心。

   与这种对囚犯的残酷折磨相比,日军犯下的更令人发指的暴行是在中国土地上的烧杀抢掠。世界上最震惊的事件是“旅顺惨案”:1894年11月,22日,日军攻占旅顺,立即对全城发动屠杀。四天内,旅顺两万多名平民被杀,只有八百多人逃脱。

  虽然当时的日军极力掩盖这一悲剧,但晚清政府对此置之不理也是常有的事。然而,许多目睹这一事件的西方记者仍然用详细的笔墨记录下了日军当时的残暴表现:美国记者克里曼证实,进入旅顺城的日军立即自发地展开了一场杀戮竞赛。当遇到中国平民时,无论是逃跑还是抵抗,他们都会立即使用各种方法进行杀害。有的人被“齐射炸成碎片”,有的人被砍头,有的人甚至被“砍成两截”。日本兵一边大笑着,一边向尸体吐口水……而同样经历过旅顺大屠杀的英国人海员艾伦甚至形容日本兵的缺乏良心:连婴儿都不放过。两岁的孩子被刺刀挑逗玩耍,拼命保护孩子的母亲被他们“砍成碎片”。 。几乎每家店铺都被“尸横遍野”所覆盖。几乎每一具尸体的头都被砍下来,然后每个头都被粘在商店门口的木栅栏上。还有一个两个月大的婴儿,用大钉子钉在柜台边缘……

  这种情况就像美国报纸愤怒地喊道:“日本外表文明,实际上是肌肉野蛮的怪物!”

  那么,当时的世界舆论对于这样的暴行有多愤怒呢?这一事件同样令人不寒而栗:尽管许多有良心的西方记者愤怒地揭露了日本在战场上的暴行。但老谋深算的日本政府,“媒体公关”已经做得够多了。美国著名的《纽约论坛报》豪斯接受了日本的巨款,成为了日本的“国家舆论宣传总监”。在他的努力下,自1884-1894年的中日战争以来,残暴的日本已成为“文明”的象征。至于著名的英国国家,据日本文献记载,几乎每篇新闻发布都收到了600多英镑因此,尽管不少西方记者以个人身份努力揭露日军的暴行,但底决定头的西方媒体,依然不遗余力地为日本洗白,尤其是“旅顺事件”之后。日本政府迅速搞危机公关,把清朝战俘拉出来拍“剧照”,假装“清朝士兵受到优待”,这种糟糕的表现被西方各大媒体重点报道。塑造了日本的“文明”形象。

  结果,所有关于1894-1899年甲午战争期间日军暴行的记录,都被西方媒体带着有色眼镜的宣传刻意“屏蔽”了。这种混淆是非、罔顾事实的拙劣表演。纵观之后的历史,无论是残暴的日本侵略者,还是那些“舆论帮凶”,他们的套路确实没有改变。

  参考资料:陈越《家国何处:寻找甲午大清战俘》、晚清陈庆梅《甲午战争中的清军战俘都去了哪里》、周汉卿《揭开日本对华舆论战黑幕:甲午战争曾致中国惨败》、周素媛《甲午战争中西方人士目睹的日军暴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