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咨询 > 因子女不认可老人遗嘱引发诉讼导致房屋分割案分析
因子女不认可老人遗嘱引发诉讼导致房屋分割案分析
发布时间:2023-10-09 19:54

为了保护当事人隐私,避免不必要的纠纷,以下案件中当事人姓名均为化名。如果有任何相似之处,请联系我们取消。 )
原告诉称
周某霞向本院提起诉讼:判令我继承登记在王某军名下的房屋。周鑫与王军结婚并生下两个孩子,周霞和周鹏。周某新于1993年去世。2018年,王某军因病去世。周川和赵结婚并育有三个孩子,分别是周欣、周达和周才。周川于1948年去世,赵于1996年去世。周某达与秦某丽结婚,生下周某飞、周某超、周某旭、周某仪四名子女。秦某丽于2003年去世,周某达于2020年去世。
2017年2月27日,王某军立下遗嘱,并留有房屋号码。但王某军去世后,周某鹏始终没有跟进执行遗嘱。将要。我多次与他沟通无果,遂向法院提起诉讼。

被告辩称
周某鹏辩称,不同意周某霞的主张。王某军去世前,我曾承诺放弃对涉案房屋中母亲应得份额的权利。该保证应无效。我在2016年11月2日做了担保,但担保是在继承开始之前。因此,该保证不应该用来认定我丧失了房屋继承权。周某霞声称该房屋应由她一人继承,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王某军于1992年11月10日与雇主签订了《房屋买卖契约》购买涉案房屋。虽然登记在王某军名下,但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购买的作为夫妻共同财产的房屋,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 ,周某新依法享有该房屋50%的权益。周鑫于1993年去世,生前无遗嘱,其财产应当依法继承。其依法享有的房屋份额应由王新军、周霞、周木鹏共同继承。
周鑫的母亲于1996年去世,除了周鑫之外,她还有两个儿子,周某才和周达。没有遗嘱,她的三个儿子就继承了遗产。他们各自继承相应份额的房产,周鑫继承的份额将由其子女代为继承。 2018年王某军去世时,周某霞拿出了王某军签署的书面遗嘱。遗嘱内容是,涉案房屋中她的份额将由女儿继承。我认为这份书面遗嘱是无效的。应当核实和审查两名证人是否具有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同时,据我了解,两名证人均为周某霞配偶的同事,与周某霞存在一定利害关系。
我对立遗嘱过程中见证人是否在场、是否全程录音录像有异议,不承认立遗嘱过程的合法性。我认为遗嘱上的签名与王某的签名类似,但不能完全确认是王某的签名。因此,我对遗嘱上的签名是否是王某的签名表示怀疑。王某所写的遗嘱中,没有签字日期,不符合法律规定的法定条件,应属无效。王某持有的房产份额依法应当继承。
同时,王某军生前一直和我住在一起,我照顾他的起居。他生病期间,我往返医院,支付他的医疗费、住院费等费用,并留在王某军身边。但周某霞并没有履行应有的赡养义务。即使母亲生病的时候,她也只来过几次。我履行了主要赡养义务,与王某军同住。我应该分享更多的遗产。
周某飞、周某超、周某旭、周某毅辩称不同意周某霞的诉讼请求,请求按照法定继承分割财产。

法院查明,
周川与赵某已结婚,育有三子,分别为周鑫、周达、周才。周某川于1948年去世,赵于1996年去世。
周鑫与王军为夫妻,育有一子一女,分别取名周鹏、周霞。周某新于1993年因病去世,王某军于2018年去世。
周某达与秦某丽结婚,育有四名子女,分别是长子周某飞、次子周某超、长女周某旭、和二女儿周某仪。秦某利于2003年去世,周某达于2020年去世。
1992年11月10日,北京某单位(卖方,以下简称甲方)与王某军(买方,以下简称甲方)作为乙方)签署《房屋买卖契约》。甲方将位于1号楼的房屋出售给乙方,总房价为9627元。
1993年7月26日,X号房(以下简称1号房)双方均承认周某新去世前未留下遗嘱。
双方因遗产继承发生纠纷周鑫、王某军的财产,具体如下:
对于王某军所占的50%财产权,周某霞主张根据书面遗嘱应继承,并提交了证据,具体如下:
1.2017年2月27日遗嘱,内容:我是王某军,我的爱人周某新,已故,于1993年9月1日去世。我们有两个孩子,女儿周霞,儿子周某鹏。我们没有现在还有其他直系亲属。我于1992年11月10日与我工作的北京某单位签订了《房屋买卖契约》合同,并在我的合法房产上购买了一套两居​​室。为了避免我去世后子女之间因遗产继承问题发生纠纷,现我身体健康,神志清醒,根据继承法的有关规定,我已立下书面遗嘱,其内容如下:
我决定,我死后,我在海淀区X号房子的份额将由我女儿周某霞一人继承,其他人都不能继承。我儿子周某鹏另有安排,必须遵守我的意思。以上是我的真实意思,没有其他因素影响。遗嘱人王某军签名并按手印。证人:上述情况属实,刘某3;证人:王某,上述情况属实;代书人:刘某 3、登记日期为2017年2月27日和2017年2月27日。
周霞称王某军在立遗嘱时书写有困难,于是联系了两名证人前往王某军住处代表王某军书写并见证遗嘱。
法庭邀请了一名书士和一名证人出庭。两名证人对立遗嘱的过程和遗嘱内容的陈述一致,但在谁通知证人出庭等个别细节上并不完全一致。
对于上述证据,首先,周某鹏不认可遗嘱的真实性,声称遗嘱上王军的签名不是他写的,并申请鉴定,看王军的签名是否是他写的但周阿某鹏没有提交样品进行比对,后来又撤回了鉴定。周某霞也没有申请笔迹鉴定。
其次,周某鹏不承认遗嘱的有效性,认为上述遗嘱应当无效。两名证人均为周某霞配偶的同事,与周某霞有一定利害关系。遗嘱缺乏客观性。周某鹏霞无法证明证人证言的独立性。最后,周某鹏没有接受两名证人的证言,称两名证人对于财产份额的回答含糊不清,且不了解老人子女的情况,不合理,而他们的陈述关于个人详细信息,例如通知谁出席证人。不完全一致。
对于王某军占有的50%财产权,周某鹏声称应按照法定继承处理,并以与王某军同居并履行了对王某军的主要赡养义务为由,主张增加继承权。为此,周某鹏提交了以下证据: 1、证明其​​与王某军同居的两份保姆证; 2、王某军住院期间往返医院的出租车票、王某军住院期间的付款凭证和诊断证明。证明自己已经履行了赡养王某军的主要义务,
周某霞没有接受保姆的证人证言,称两份证明是内容相似的打印件,证人也没有出庭作证,因此无法验证其真实性。事实上,王先生并不住在周某鹏家里。周霞不认可周某鹏提交的出租车票的真实性、关联性和用途。周某鹏提交的出租车票并非用于往返于家和医院之间。上述证据均不能证明周某鹏与王某军是同一关系。生活并履行主要赡养义务。
对于周鑫50%的财产份额,双方一致同意按照法定继承处理。但周霞表示,周霞鹏已出具书面声明,放弃X号财产的继承权,其中包括周鑫、赵某。王某军的房产份额,并于2016年11月2日提交了周某鹏出具的保证书,内容如下:“在我母亲(王某军)去世一百年后,我(周某鹏)放弃了继承权。” X号财产的。”他说没有证据,就用这封信作为证据。保证人是:周某鹏。”王某军在保证书上签字。周某鹏承认该保证书是他写的,但表示该保证书是他被迫写的,是在王某军去世前形成的,应该
对于胁迫部分,周某鹏表示,因为周某霞表示,如果不给她房子,她就拒绝去看望母亲,所以她必须写一份保证书,周某霞没有同意并表示,周某鹏出具的保证书是其真实意图,在周某鹏写保证书的当天,他还给周某鹏写了一份保证书,其中表示将放弃王某军的其他财产。其他房产均指王某军的A号房,两份保证书是三人共同协商形成的,两份保证书均由王某军签字,不存在周某鹏提到必须写保证书的情况信。
周某鹏承认,2016年11月2日,周某霞向他出具的保证书上写着:“在我母亲(王某军)去世一百年后,我(周某霞)将放弃继承母亲的其他财产。 ”对于担保函的有效性,周某鹏声称,出具的担保是在其母亲去世前作出的,继承人以自己已明确放弃为由,要求确认丧失继承权并无依据。在继承开始之前,他有权期待继承。

审核结果
第11号房号,周某飞、周某超、周某旭、周某仪享有十二分之一;

律师点评
继承是公民死亡时留下的合法个人财产。继承开始后,按照法定继承办理;有遗嘱的,按照遗嘱继承或者遗赠办理。房产号
关于周鑫房产份额的继承,周鑫去世时没有留下遗嘱,其房产份额应按照法定继承处理。关于周某鹏的继承份额,应结合其出具的担保函确定。尽管周某鹏声称放弃继承保证并非其真实意思表示,而是被迫写下的,但他并未提交有关胁迫部分的相关证据。而且,根据查明的事实,2016年11月2日,王军、周某霞、周某鹏就房产继承事宜进行了协商。周某霞、周某鹏相互出具保函,王某军均在两份保函上签字。可见,周某鹏签署的保证书并非出于胁迫,而是三人就财产继承问题协商的结果。周某鹏在保证书中表示,其将放弃对第1号财产的继承。如果王军的财产份额放弃继承,则应视为其放弃对周鑫、赵某的财产份额的继承。因此,周鑫的财产份额应由周霞、王军、赵某继承。继承权,每人应有第六份。
赵去世后,应按法定继承处理。由于周某才在担保函中明确表示放弃继承,且周某鹏也放弃继承,故赵某的房产份额应由周某达、周霞继承,其中周霞继承周鑫的份额代位继承,周鑫的份额应由周霞继承。达享有十二分之一的股份,周夏享有十二分之一的股份。周某达去世后,其应得的房产由周某飞、周某超、周某旭、周某毅继承。
王某军的房产继承问题取决于周某霞提交的书面遗嘱的有效性。书面遗嘱必须有两名或两名以上见证人见证,并由其中一名见证人代表遗嘱书写。应由遗嘱人、代书人及其他见证人签名,并注明年、月、日。对周霞于2017年2月27日提交的遗嘱效力分析如下: 首先,王霞军所立遗嘱有刘X3、王X两名见证人出席,虽然两名见证人并无亲属关系。对于周霞的配偶来说,他们是同事,但不能断定这两名证人与周霞有利害关系。周某鹏没有提供证据证明两名证人在继承人或继承权中存在利害关系。
其次,关于证人证言,两位证人一致陈述了遗嘱的制定过程和遗嘱内容。虽然他们在通知谁出席证人等个别细节上并不完全一致,但由于时间较长,证人在细节上存在分歧。记忆模糊也符合常理,法庭会接受证人证言的真实性。最后,根据周某霞、周某鹏于2016年11月2日出具的两份保证书,王某军生前的愿望与他将X号房留给周某霞的遗愿是一致的,可以证明其真实性。意志。综上,法院确认了王某军所立遗嘱的真实性、有效性,据此认定王某军所享有的房产份额由周某霞继承。
综上所述,继承后,费家、周超、周旭、周易四人分享了十二分之一的份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