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咨询 > 拆迁安置房未办理房产证怎么办?
拆迁安置房未办理房产证怎么办?
发布时间:2023-10-08 14:50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避免不必要的纠纷,以下当事人姓名均为化名,如有雷同,请联系我们,我们将予以撤销。)
  1.原告的主张
  原告·王闵、白诉状称,王宁和李莉已婚,育有四个孩子,分别是王晓、王天鸣、王闵和王路。王宁于1976年去世,李丽于2002年去世,王晓于于2003年去世,王天鸣于2015年8月8日去世。王晓和谢林结婚并育有一子王庆。王敏是王天鸣的儿子,吴钰是王路之的女儿,唐琳是王闵之子的儿子。 29排1号酒店是王宁和李丽租的。院内自建的三间房屋均以李丽的名义申请建设。 2010年9月,经过王闵、王路、王天鸣三方协商,29排1号房的租户改为王天鸣。但拆迁后,权益仍归四兄妹共同所有。 2010年11月,该房屋被拆除。王天鸣签订了拆迁协议,得到了一套一居室和一套两居室。房屋已经竣工。诉讼请求为: 1、依法平分第29排1号房屋拆迁所得的两套安置房; 2、平分上述两套安置房自2015年6月起至判决生效之日止的租金; 3、王天鸣生前的财产 欠王闵和王路的生活费和医疗费总计277,366元,将从王民的继承份额中扣除。
  原告解释林:同意王闵和王路。
  2。被告辩解
  被告人王民辩称,不同意原告的主张:涉案被拆迁房屋是公房,不是王宁、李丽的私有财产,不存在公房继承的前提条件。房屋拆迁前由王天鸣控制和使用,拆迁的利益也为王天鸣获得。安置房不是王宁和李丽的遗产,所以原告无权要求安置房和租金的分割。另外,安置房款的余额由王敏支付,差额对应的安置房面积应归王敏所有。安置房的产权证尚未取得,不存在法律形式上分割的可能性。
  3。第三人声明
  第三人王庆、吴宇、唐林提起诉讼,请求判令第二间房归王庆、吴宇、唐林所有。事实及理由:涉案两处安置房系王宁、李莉的遗产,应按照协议执行。
  4。审理发现,
  第29排1号待拆迁房屋包括公营住房和自建住房。该酒店原本是王宁名下租用的。他去世后,承租人改为李丽。李莉去世后,王天鸣于2010年9月9日作为承租人签订了公房租赁合同。
  2010年11月13日,王天鸣签订拆迁安置补偿协议,规定:被拆迁房屋建筑面积54.37平方米,户籍人口3人,实际常住人口3人,即王天鸣、王敏、王闵;房屋应安置一居室、两居室,安置面积大于安置面积的,按安置面积差额支付34605元;拆迁补助费总额为141017元。
  以上两套安置房已交付使用,分别为一居室和两居室。王敏已办理了房款差额的支付手续,并已支付欠款。原告及第三人同意按照各自对安置房的权利支付上述住房款差额。谢林、王庆表示,安置房的权利应确认为夫妻共同所有。
  四。法院判决
  1。王闵、王路、王敏各占北京市门头沟区1号房25%的相关权益,王庆、谢林占25%;
  2.王闵、王路、王敏各占北京市门头沟区2号房25%的相关权益,王庆、谢林占25%;
  3。王闵、王路分别支付王珉房款差额12375元;
  4。王庆、谢林向王敏支付了房款差额12375元;
  5。金双全律师点评
  本案纠纷的焦点在于涉案的两处安置房。所有权以及如何分割。
  根据拆迁安置补偿协议的规定,安置房按照公有住房和自建住房面积获得。自建房是李丽租住公屋期间建造的。因此,安置房应当包括李丽原有财产的转用,可以依法继承。
  被拆迁的酒馆租户在拆迁前两个月变更为王天鸣。因拆迁而取得的安置房的归属,应当结合王天鸣的书面协议确定。
  书面协议阐述了王天鸣对于安置房分割的意见。结合29排1号公屋租户变更时间、自建房建设状况以及征收协议签署情况,可以推断王天鸣与王闵、王路达成了协议关于其生前两套安置房的权利归属,即安置房归王某所有。宁某和李丽的子女享有同等权利。由于李离先于王笑去世,而王笑又在王天鸣等人达成协议之前去世,因此解林和王庆是王笑的合法继承人,承认上述协议。因此,确定两处安置房的相关权利应归属王闵、王路、王天鸣和王潇的继承人享有平等权利。
  由于安置房尚未取得房产证,法院应对安置房的权利进行处理,支持原告平分的主张。作为王天鸣的合法继承人,王敏继承了王天鸣依法享有的安置房的相应权利。原告及第三人同意按照其对安置房的权利承担王民支付的住房款差额。具体金额将由法院确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