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咨询 > 民法典动产抵押权转让规则解读
民法典动产抵押权转让规则解读
发布时间:2023-10-07 11:37

1。动产抵押权转让相关司法分析
《民法典》与《物权法》动产抵押权转让规则体系的区别仅在于:第一,动产抵押权登记后,抵押权是否具有追溯力影响;其次,“正常商业活动买方”规则是否适用于动(定)抵押权的情况。对《物权法》施行后的判决进行整理分析,有利于《民法典》动产抵押权转让规则的适用,从以往的判决中可以大致得出以下经验:一是区分登记与未登记动产抵押权 分别判断每种情况,承认已登记的动产抵押权的追溯力是合理的,但未登记的动产抵押权是否具有追溯力,必须以受让人主观上是否善意来判断;其次,动产抵押权转让规则应与动产抵押权登记对抗规则相协调,解释理论应寻求系统的连贯性;三是动产交易频繁。为了维护交易安全、实现交易便利,阻止动产抵押权追溯效力的理由应大于房地产抵押权。力量很大。基于此,下面从类型学的角度分析《民法典》第406条在动产抵押权转让中的适用。
2.动产抵押权登记后动产抵押权的转让
(1)已登记的动产抵押权的追溯效力及担保
《民法典》第 406 条规定了抵押权的追溯效力,第403条规定的登记对抗制度为抵押权追溯效力的合法性提供了解释前提。一方面,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利,抵押权人应当对其动产抵押权进行登记;另一方面,为了估计交易风险,潜在第三方应检查动产担保登记簿,了解转让人的特定动产是否存在抵押。抵押权负担,因怠于查询而未能发现标的物上的负担的,应当追究其抵押权。但受让人因生活需要而非商业交易而转让动产时,不能强制受让人查阅动产登记册。
为了保证已登记动产抵押的追溯效力,一方面可以强化抵押人的变更登记义务。在申报登记制度下,抵押人转让动产时,应当承担将抵押人变更为买受人的动产抵押登记义务。另一方面,《民法典》第四百零六条第二款第一句规定了抵押人转让抵押财产时有通知抵押权人的义务。对于已登记的特殊动产抵押权和特定程度较高的已登记的普通动产抵押权,抵押权人行使追偿权不存在困难。对于专用程度较低的普通动产,可以通过《民法典》第406条第2款规定的代位规则来保护抵押权人的利益。
​ (二)登记动产抵押权追溯效力被封锁及其补救措施
​ 登记动产抵押权追溯效力可以因特定事件的发生而被封锁,《民法典》“正常经营活动”规定第 404 条中的“买方”规则就是一个例子。从解释上看,该例外规则的适用应遵循以下几点:第一,动产的出售是抵押人的正常经营活动,可以根据抵押人商业登记的经营范围来判断;二是买受人已支付的合理价格可以根据动产的状况、转让价格、市场价格、支付方式、交易习惯等因素确定;第三,买受人已取得动产。这里应当理解的是,买受人依据动产所有权转让规则取得了动产抵押权的所有权;第四,即使抵押权人和抵押人之间有禁止或限制抵押权转让的协议,也不审查买方的商誉。并且对于正常商业活动中的买家来说,注册不会生效。
《民法典》虽然第404条构成第403条和第406条第一项的例外,但该条的适用仍应受到第406条第2款的限制,即只要构成“转让抵押物可能造成损害的“抵押权”,无论抵押人是否及时通知抵押权人转让抵押物,抵押权人都可以主张代位价款和物权。在解释上,适用第404条规定专业化程度低的抵押人转让动产可能不利于抵押权的行使,为了保护抵押权人的权益,可以通过事前预防的方式设立惩罚性责任,督促抵押权人行使抵押权。抵押人履行通知义务或交存转让价款的义务,就事后救济而言,确定抵押人承担何种责任,直接关系到抵押权人的利益。
​(三)“当事人另有约定”的效力
​抵押权人和抵押人可以就抵押财产的流动性达成例外协议。他们可以同意禁止转让抵押财产或者限制抵押。财产转让。但是,当事人之间禁止或者限制动产抵押权转让的协议,仅在抵押合同当事人之间有效;抵押权转让的,抵押权仍具有追溯力。从解释上看,抵押权人与抵押人之间达成的禁止、限制抵押财产转让的协议,在“买受人正常经营活动”规则下不具有效力。然而,如果不适用“正常商业活动中的买方”规则,则从理论上仍可认为,在满足一定条件的情况下,当事人之间的协议仍可对受让人具有约束力。然而,动产抵押权登记虽然在解释上具有追溯效力,但其适用范围极为有限,一般仅适用于特殊动产和专业化程度较高的一般动产转让时。
3.动产抵押权未办理登记时动产抵押权的转让
根据《民法典》第403条的规定,动产抵押权未办理登记的,不影响已按规定设立的抵押权。动产抵押合同有效。它在当事人之间有效,但动产抵押对第三方的效力减弱。这是维护交易安全的必然结果。为了方便分析,从第三方类型学角度展开以下内容:
​​​​​​​​​​​​买家是正常经营活动中的买家
​​​买方符合前述“正常经营活动中的买方”规则的构成要件,受《民法典》第404条的保护。动产抵押权已经登记的情况如此,动产抵押权尚未登记的情况更是如此。当买受人不是“正常经营活动中的买受人”且具有主观恶意时,受让人取得的所有权不能与抵押权相抗衡。当动产再次转让时,如果第二买受人是“正常商业活动买受人”,抵押权的追溯效力也将被阻止。动产抵押权未经登记转让的,《民法典》第404条仍构成第406条第一项的例外,但仍适用第406条第2项的规定。
(2)买受人不属于“正常经营活动买受人”
从《民法典》第403条可见,受让人必须满足三个条件才能免除追索动产抵押权:一是动产抵押权未经登记;二、受让人已按照产权变更规则取得标的物的所有权;第三,受让人是善意的,即不知道标的物存在动产抵押负担,且不存在重大过失。一般情况下,上述条件中判断“动产抵押权未登记”和“受让人善意”的时间点是受让人取得抵押物所有权时。这一规则深深植根于善意取得制度的伦理基础,极大地限制了善意取得的负面影响。 《民法典》改变了《物权法》对于限制抵押物转让的立法态度,将其规则构建建立在抵押物自由转让的基础上。第403条的文本仅要求第三人善意地取得标的物的权利,并未要求第三人善意地取得标的物的权利。受让人是否在不附带抵押负担的情况下取得标的物所有权,不是登记对抗规则的任务,也不需要在善意取得制度下寻求解释依据。可适用《民法典》中动产权利变更的一般规则。
 在政策选择上,转让合同签订时间与标的物交付时间的差异、标的物交付时间与所有权转让所附条件满足的时间否则所附期限到期可能会产生差异。因转让而产生的任何不确定性均应以有利于受让人的方式作出解释。从制度解释上看,《民法典》第403条所谓“不对抗”,是指受让人不受未登记动产抵押权的追索,受让人取得所有权且不存在抵押负担。虽然未注册的动产抵押不能用于对抗善意买方,但它仍然是抵押,可以要求代位转让价格,并且可以用于对抗无担保债权人。未登记动产抵押权的追溯效力被冻结时,当事人的权利义务仍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四百零六条第二款的规定。无论抵押人是否履行通知抵押权人的义务,抵押权人都可以主张代位求偿价款。
四、结论
《 民法典》第406条承认抵押权的追溯效力,可以兼顾保护抵押权、物尽其用、利益平衡等价值目标的实现。第三百一十一条、第四百零三条规定的善意受让人以及第四百零四条规定的正常经营活动中的买受人,不享有动产抵押权。适用第三百一十一条、第四百零三条、第四百零四条及第四百零六条第一项规定,并不得排除第四百零六条第二项规定。在动产抵押权转让案件中,如果动产抵押权的追溯力被阻止,属于“抵押物转让可能损害抵押权”的情况,抵押权人可以主张价款和财产代位并请求抵押人将转让所得价款提前支付给抵押权人,用于清偿债务或者缴纳保证金。转让价款超过债权数额的部分归抵押人所有,不足部分由债务人清偿。
文章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并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