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咨询 > 林地建设养殖大棚非法占用农田被判刑
林地建设养殖大棚非法占用农田被判刑
发布时间:2023-10-07 06:01

近年来,一些地方、单位和个人毁林开荒,以各种名义非法侵占林地,转作他用,对森林资源和林地造成极大破坏。为依法惩治破坏林地资源的犯罪活动,我国刑法第342条规定,违反土地管理规定,非法占用耕地、林地等农用地,改变占用土地用途的行为,构成犯罪。大量毁坏耕地、林地等农用地,造成耕地、林地等农用地大量损失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被罚款。由于防护林和专用林地不仅具有区别于其他林地的特殊意义和功能,而且在我国森林总面积中所占比例很小,因此受到特殊保护,定罪量刑相对较低高于其他林地的标准。 ? 2011年,他通过“召唤”,与村委会签订了土地租赁合同,准备在该村西北沿海防护林的一块林地上建设水产苗木无公害温室。随后,在未取得林地征收占用手续的情况下,瞿某某于2012年至2015年在林地内修建养殖大棚和管理用房,对林业种植条件造成严重破坏。其间,2015年3月31日,曲某某未经林业主管部门批准,被责令在大窑街道西山北头村海边修建养殖大棚及管理室,毁坏占用面积共计840平方米。林地,被烟台市牟平市逮捕。区林业局处以罚款8400元。经烟台市牟平区林业局鉴定,瞿某兴建的养殖大棚和管理房位于烟台滨海防护林自然保护区实验区,0001号小林班。大窑街西山北头村。占用的林地属于防护林地。根据卷尺现场测量,共占用林地6,385平方米(9.5775英亩)。
【判决结果】
法院认为,被告违反土地管理规定,非法占用林地,擅自改变占用土地用途,对植被和林地造林条件造成严重破坏,对林地进行了大规模破坏。构成违法行为的数量。侵占农田罪。被告虽与林地所在村委会签订了合同,但未经国家土地管理部门批准和确认,擅自占用林地建设养殖大棚和管理用房,对森林种植条件造成严重破坏。土地。其行为符合非法占用农用地行为。客观要求。烟台市牟平区林业局出具的鉴定意见确认,被告修建的养殖大棚及管理楼位于烟台滨海防护林自然保护区实验区内,属滨海防护林。考虑到被告人认罪、悔罪,以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被告人曲某某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
【典型含义】
本案是被告人非法占用林地、擅自改变林地用途、毁坏防护林达到定罪标准的典型案件。量刑。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林地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非法侵占、毁坏防护林地、特种用途林地单独或者合计超过五亩,或者非法侵占、毁坏其他林地十亩以上的,处五因非法占用农用地罪被判处有期徒刑。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处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或者单处罚金:瞿某某未经林业主管部门批准,在烟台滨海防护林自然保护区实验区内搭建养殖温室和管理室。据当地林业局鉴定,近十亩防护林被毁,已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定罪量刑。按照标准,非法占用农用地应定罪处罚,体现了我国对防护林等公益林地的特殊保护。图片来自网络案例2

山东奥健新材料有限公司、米某某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
【案件简介】
被告单位山东奥健新材料有限公司.有限公司,于2017年10月20日取得采矿许可证后,公司主要经营范围包括建筑用新材料销售、建筑用花岗岩露天开采、石材加工等。被告米某系被告单位总经理,管理公司一切事务。 2019年1月,被告单位与平邑县白岩镇人民政府签订土地及荒山租赁合同,将白岩镇袁庄村、大营、小山后、东沟崖等自然村的土地及荒山租赁为公司项目。使用施工场地,并于2019年1月24日缴纳工程植被恢复费483万余元。2019年3月以来,被告单位山东奥建新材料有限公司、被告米某某擅自使用森林平邑县白岩镇东沟崖村、小山后村等村庄未办理林地占用许可证手续。内部开采石灰石。致使原有的林业种植面貌受到严重破坏。经查明,共毁坏乔木林地、一般商品林地、适宜造林用地约276.768亩。
【判决结果】
法院认为,被告单位违反土地管理规定,在未办理林地占用手续的情况下,非法占用林地大量开采石灰石,造成林地大面积破坏,已构成非法占用林地。农业用地。就土地犯罪而言,被告人米某作为该公司主要负责人,安排人员非法开采石灰石,是直接责任人。这也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应当依法承担刑事责任。考虑到被告单位及被告认罪悔罪的情况,对被告单位山东奥健新材料有限公司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处以罚款10万元;被告人米某因非法占用农用地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三个月。个月,停学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典型含义】
本案是单位和个人作为犯罪主体,非法占用林地挪作他用,造成林地大面积破坏的典型案件。非法占用农用地罪的主体可以是自然人,也可以是单位。单位非法占用林地主要是指单位在大量建设用地过程中违反土地管理规定,非法占用林地转作他用,造成林地大面积破坏的行为。这里的单位不仅包括国有公司、企事业单位,还包括集体所有制公司、企事业单位、合资企业、个人独资企业、私营公司、企业;以及各级国家机关和人民团体、社会团体。因此,本案中,山东奥健新材料有限公司作为非法占用农用地的犯罪主体被定罪处罚。图片来自网络案例3

肥城市罗山崖石材厂,齐某某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
非法采矿罪,刘某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
【案例简介】
2016年下半年,被告人齐某某为清理浮石,作为肥城市罗山崖石材厂厂长、主要负责人,安排石材厂不下林场进行生产主管部门办理临时征用、占用土地的相关审批手续。常昌、被告人刘某毁林修路。经查,违法占用林地(省级公益林地)面积8560平方米(12​​.84亩)。 2015年至2017年3月,被告单位肥城市罗山垭石材厂擅自超出国土资源部门划定的开采范围,在肥城市益阳办事处罗山垭村北山中部进行采石作业,并出售将其提供给外部各方。石材,赚取的利润都用于石材经营。据调查,跨境开采量为5.23万立方米。经估价,建筑石料开采石灰石单价为10元/立方米。昭节开采的石材总价值为52.3万元。
【判决结果】
法院认为,被告肥城市罗山崖石材厂违反土地管理法规定,非法占用林地,改变占用林地用途,且数量较大,造成林地大面积破坏。被告人均为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被告人刘某为单位直接责任人员,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被告单位肥城市罗山崖石材厂超出采矿许可证规定的采矿范围非法开采。情况特别严重。被告人齐某某作为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其行为已构成非法采矿罪。被告人所在单位肥城市罗山崖石材厂、被告人齐某某数罪,应予并罚。被告肥城市罗山崖石材厂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罚款3万元,非法采矿罪罚款5万元,合计罚款8万元。被告人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罚款八万元。某某犯非法采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40,000。被告人刘某因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被判处罚款1万元。
【典型含义】
本案是单位和个人作为犯罪主体,非法侵占林地,造成林地大面积破坏,同时实施非法采矿行为的典型案件,导致多重犯罪和多重处罚。被告单位非法占用防护林(省级公益林)17324平方米(25.99亩)用于道路建设和跨境开采矿石,其中8764平方米(13.15亩)已被开采形成石窝,道路建设毁坏面积8560平方米(12​​.84亩)。违法占用林地内原有植被被掩埋、清除,对违法占用林地原有植被造成严重破坏。同一犯罪行为同时构成数项罪名的,按照刑罚较重的定罪处罚。因此,对因毁林、采矿而形成的石巢部分,应当按照非法采矿罪定罪处罚。对于毁林修路部分,因非法占用防护林面积达到非法占用农用地定罪量刑标准,故以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定罪处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