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咨询 > 判决超出原告诉求引发的一系列诉讼
判决超出原告诉求引发的一系列诉讼
发布时间:2023-10-07 05:12

【摘要】当事人在诉讼过程中改变诉讼请求,导致法律关系和诉讼请求发生变化的,人民法院应当告知当事人可以变更诉讼请求。如果当事人不改变诉讼请求,法院应当驳回诉讼,而不是作出实质性判决。本案旨在探讨法院实体判决引发的重复诉讼。
案件概况
2010年5月10日,原告卓某某向xx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被告xx村委会将1039亩草原归还原告,并返还原告的56612元。 2005年至今草地租赁费。经法院审理,于2010年9月9日作出(2010)×民初字第131号民事判决。
一审判决后,被告不服,提起上诉。二审中,被告以服从原判为由撤诉。但在执行程序中,xx村委会以原告的两个子女没有分配到xx村草山,原判错误为由,对执行提出异议。原审法院认为本案确实存在错误,提交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再审后,原审法院于2013年12月26日作出(2013)X民再字第01号民事判决书。
再审判决后,X村委会再次向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理由是原审程序违法,案件不属于人民法院管辖;原审认定的事实和适用的法律有错误。 2014年9月2日审理了上诉,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4年民再字第2号民事判决。
原告卓xx与被告已于2005年解除同居关系,被告下落不明。对共居期间985亩草地的承包经营权要明确划分。为此,原告、原告大女儿、原告次子于2015年7月2日向具有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的被告XX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经合议庭审理, XX人民法院于2016年7月25日作出(20151X民初字第409号)民事判决。

?提起更多诉讼,就失去了救济的机会。
2010年5月10日,原告卓某向县法院起诉被告,要求被告“XX村委会向原告返还草原1039亩;草原租赁费56612元”。一审法院审理过程中,原告请求返还原告、原告大女儿、原告次子的草山承包经营权。原告在诉讼中的主张是基于草山的合同经营权增加给了原告、原告的长女和原告的次子。 ,原告的大女儿,原告的次子。原告大女儿和原告次子的额外合同经营权增加。诉讼的变化会导致法律关系和诉讼请求的变化。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十五条规定:“诉讼过程中,当事人主张的半法律关系的性质或者民事行为的效力与人民法院依据事实作出的认定不一致的,人民法院根据案件事实,应当告知当事人可以变更诉讼请求。”如果法院在当事人未改变诉讼请求的情况下对法律关系作出判决,不仅行使了代表当事人起诉的权利,而且剥夺了对方当事人的抗辩权,构成程序违法。因此,如果当事人不改变诉讼请求,法院应驳回诉讼,且不就案情作出判决。本案中,原告的诉讼一审本应驳回,但一审法院却做出了判决。
在执行程序中,X村委会以原告的两个孩子没有分配到xx村草山、原判错误为由,提出了执行异议。一审法院查明后,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再审该案。 。


原审法院启动再审程序,经事实调查,适用法律存在偏差。在再审程序中,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二条的规定,一审遗漏必要的共同诉讼人的,属于程序错误”。但再审法院认为:《第xx《草原证》号认定》记载被告、原告及其子女平等享有草山的经营权,事实不清。认定“遗漏了必要的共同诉讼人(原告子女)”,但否认原告子女可以享有草山的经营权。再审法院的判决存在矛盾,如果再审法院在原审中没有改变原告的诉讼请求,则再审法院应当驳回原告的诉讼,但再审法院又作出了实质性判决,给了原审法院纠正的机会
再审判决后,X村委会表示“原审程序违法,本案不属于人民法院管辖”;“原审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不宜质疑证据中公章的真实性和被告人下落不明”。 “通过继承解决”上诉至高级人民法院。律师在重审上诉过程中代表该案。经审理,2014年9月2日,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4)X民再终字第2号民事判决书:上诉人的权利返还至被申请人名下。
家庭名下985亩草原承包经营权的具体划分。原告卓某于3月2日就被告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问题向xx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共和县人民法院审理此案后,作出(2015)XX民初字第409号民事判决。
一审法院直接就法律关系作出判决,原告卓某某变更诉讼请求。其不仅代表原告卓某某行使起诉权,而且剥夺了对方当事人的辩护权,构成程序违法。因此,原告卓xx未改变诉讼请求。因此,法院不应作出实质性判决,而应驳回诉讼。失去了救济的机会,这起案件只会增加更多的诉讼。
受赠人在立案后六年和四年内经历了四次判决。提起诉讼四年后,律师介入了案件的重审和上诉过程。因原告在一审程序、执行异议程序、再审程序中均未委托诉讼代理人。人家,这个案子只是增加了更多的诉讼,失去了救济的机会。在诉讼律师的努力下,案件最终圆满解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