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咨询 > 曾某某诉彭某某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蜀都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曾某某诉彭某某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蜀都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发布时间:2023-10-06 01:17
一、案情基本情况

   2011年10月10日19时00分左右,一名身份不明的司机驾驶一辆牌照不明的货车与过马路的曾某某相撞后逃逸;不明司机尾随 一名驾驶不明牌照机动车的男子碾压曾某,后者倒地后逃逸。 19时05分左右,事故发生时,彭某某驾驶着自己的四川Axxxxx小型车(该车在平安财险蜀都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免赔额为20万元的商业第三者保险) 。路段期间,由于未能及时刹车,碾压了倒在路中间的曾某(他称压伤部位是曾某的胸部),随后停车报警。 19时21分,医护人员赶到现场。经现场抢救,确定曾某已无生命体征,并出具死亡证明,称曾某死亡时间为19时34分。交警部门也对现场进行了勘察、拍照,并制作了现场地图。上述资料表明,该道路基本状况为双向8车道的城市道路。道路中心由双实线分隔。事故现场附近没有人行横道。现场有血迹,且曾某倒地的位置与四川Axxxxx车均位于靠近双实线的车道内,周围并无拖拽痕迹。同月19日,四川基因组司法鉴定所出具《DNA鉴定报告》意见:四川Axxxxx车前保险杠下部及轮胎采集的血迹样本属于曾某某。同月26日,成都市公安局物证鉴定室出具《尸检报告》,称检验意见为:“推断曾某的死亡原因为脑部、胸部、头部复合伤”。腹部,建议进行尸检以查明死亡方式。”但经彭某某与曾某某亲属协商后,并未进行尸检。 2011年11月14日,交警部门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以无名驾驶人肇事逃逸为由,确认无名驾驶人对事故负全部责任。 《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还称:彭某某驾驶时未保证安全,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的规定;因无法确认曾某某的死亡是否系与四川×××车相撞所致,因此,不能根据当事人行为在交通事故中的作用以及过错的严重程度来认定当事人的责任。由于未找到逃逸车辆,曾某的父亲曾某(即曾某的唯一继承人)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曾某及平安金险蜀都分公司赔偿因曾某死亡而造成的各种损失。合计损失424,576.50元。

  2。判决结果

  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彭友红驾驶汽车碾压曾某之前,一名身份不明的司机先后与曾某相撞后逃逸。尽管不明驾驶人与彭某某并无共同故意或共同过失,但其各自实施的侵权行为均构成对曾某某的侵权,并最终造成曾某某死亡的损害后果。损害后果具有不可分割性,每个人的侵权行为都是造成损害的直接原因,即每个人的行为都足以导致曾某的死亡。因此,原判依据《侵权责任法》第《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一条规定:“二人以上分别实施侵权行为,造成相同损害,且每一人的侵权行为均足以造成全部损害的。”造成损害的,行为人应当承担连带责任。”根据规定,确定彭某某与肇事逃逸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并无不当。连带责任是对外界的整体责任,连带责任中的每一个人都有义务对被侵权方承担全部责任。被要求承担全部责任的连带责任人,不得根据过错的程度,主张仅承担自己应承担的内部责任份额内的责任。当其他肇事者逃跑时,曾某要求彭某承担所有侵权人应承担的全部责任,这是符合法律规定的。因此,判决为: 1、判决生效后10日内,平安金险蜀都分公司赔偿原告曾某某310,212元; 2、判决生效后10日内,彭友红赔偿原告曾某某8099.60元。

  3。典型意义

  该案审理时受到广泛关注。有媒体将案件简化为“三车碾死老人,前两车逃逸,第三车承担责任”的头条报道。部分公众基于平常情绪,认为由第三辆车承担全部责任是不合理的,这可能助长了“谁救人就倒霉”、“好人不善报”的社会心理。 ”。但从事实来看,第三辆车碾压受害人时,他并没有死。无法确定是哪辆车导致了受害人死亡。但根据尸检报告和审讯记录等证据,可以确认每辆车都造成了受害人的死亡。被车辆碾压的行为足以导致受害者死亡。这属于侵权责任法第十一条规定的因果关系,行为人应当承担连带责任。彭某某发现撞车后果后,及时停车报警,营救受害人。这是履行公民责任的诚实行为,值得赞扬和弘扬。至于事件后果,由于交强险和商业险的分担机制,车主本人承担责任。赔偿责任其实并不重。但另一方面,肇事逃逸后逃逸车辆的身份不明的驾驶员,一方面在法律上是肇事逃逸后逃逸的犯罪嫌疑人,随时可能被抓捕归案;另一方面,肇事逃逸后逃逸的肇事逃逸车辆的身份不明,一方面是肇事逃逸的犯罪嫌疑人,随时可能被抓获归案;另一方面,肇事逃逸后逃逸的肇事逃逸车辆的身份不明。另一方面,逃离之后,他的内心总会受到良心的影响。被谴责而无法休息。与主动救援相比,逃跑的后果无疑更为严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