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铁》的三重Cross over
 

  马伟豪对於新作《 地下铁 》,由王家卫监制而自己手执导演筒,直言「体验到真正的Cross over力量」(详见各大媒体访问),自觉惯常拍摄商业电影,与王家卫的艺术电影风马牛不相及,却来了一次合作,是影片的提昇。

   《 地下铁 》固然是几米的绘本创作,原着故事的十五岁盲女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想像世界,天使或许只是远远的守护着她,却没有出现过。马伟豪的改编只是以同名故事及人物另行创作,天使(范植伟饰)出现了,安排盲女海约( 杨千嬅 饰)遇上何旭明( 梁朝伟 饰),天使除了安排他俩因霎时失明而走在一起之外,亦把台北的锺程(张震饰)及上海的董玲(董洁饰)牵引在一起。由马伟豪到王家卫,又由香港走到台北、上海,再回看几米与香港电影,事实是出现了三重Cross over,比导演的想像还要多,却没有各个元素相加後大於总和的Cross over气魄。

   马伟豪Cross 王家卫

   全片比较明显的地方,是香港部份突出了马伟豪的个人作风,何旭明与三老友的嘻哈言笑相对盲女与胖父亲的温馨相处,是《 新紮师妹 》加《 下一站天后 》的喜喜乐乐。以至台湾及上海的部份又的而且确渗透出懒洋洋的王家卫调子,锺程的单恋,因天使安排误寄贺卡,联接上单思的董玲,最後锺程越洋寻找,跟董玲在地铁追赶跑跳碰,拍摄地下铁内双双情人的依偎亲昵,欠的只是一首《 重庆森林 》或《 堕落天使 》的配乐,当中或许有多少马伟豪的幽默,但跑跑跳跳的追寻,活脱脱是王家卫的灵魂在舞动。

   地下铁在此亦失去了任何意义,只是一个平台,让盲女走走,天使站站,情人邂逅,原着在地下铁站/月台的等待气息似乎不见了,若换上巴士站或电车站,故事可同样进行,马伟豪亦可继续Cross王家卫,不同地方的段落亦可互相渗透,反正到头来倒未必相干。作为观众,如果有一天能看到王晶Cross王家卫,可能会更吸引。

   香港Cross台北Cross上海

   选上地铁站,唯一原因是几米有《 地下铁 》绘本,卖点先行;而香港台北上海也有地铁站,地标不同,却因三地的交通项目而互通共联,似是一次文化融和,可是目的地却只是天空下的一道列车,前往不知名的终站,而终站或许会是不知名的上海「第三十八站」,更甚者可能是结尾的旺角新世纪广场。马伟豪说,原先希望把不同地方的地下铁拍出各自的特色,现在的效果却几近相同:城市工作步伐,乘客歪头睡姿……诸如此类,两岸三地界线模糊,後现代的铁路风光,只能以站名识别,由此可见地下铁在此未必是好题材,只是好绰头。

   马伟豪只希望说一个动人的「信、望、爱」故事,却没有能力驾驭两岸三地的地铁站,令地标模糊,香港部份更可让盲女由湾仔地面走落杏花村地铁站,熟悉的香港与本地的观众忽然产生了距离感。

   香港电影Cross几米绘本

   保持距离,又盛载着浓郁情怀,是几米绘本的风格。问题是,当百来页的梦幻世界,被转化成流动光影,的确并不简单。一般的改编故事,是由十数至数十万字的小说而来,工夫要花在删减情节之上;但绘本却要延伸情节,要补充留白,比删减情节更易走出原着的精髓。杜琪峰的《 向左走向右走 》把冥冥中的永不相聚说成人为摆布,马伟豪的《 地下铁 》把车站中的等待守候说成可有可无的地标绰头──或者可以这样说,几米的绘本未必适合改拍电影,尤其香港电影,因为香港电影没有像韩国电影般能容纳委婉曲折的感情布局,直至到香港观众不会嫌弃韩国电影又冗长又文艺,香港电影方才有空间容让更细腻的笔触改编几米作品。

   商业电影导演,与艺术电影导演,根本未必风马牛不相及,来一次合作,Cross over的力量总是有的,因它启发大家一想香港改编电影的空间。

 

 

 
联系我们 | 法律申明 | 免责条款 | 网站地图
www.nj-dt.com 南京地铁 版权所有
Design by Jinge Substantial Body www.jinge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