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的风 失落的情
   几天前的我……  

   为了向她证明我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疯狂的自己,看她的眼应该有自自然然的,不再荒凉和颓废,不再媚惑而忧伤,抛弃一切曾经喜欢的东西,镜子里的自己让自己看着可笑,所有的努力还不是希望不要有所谓旧情复炽的可能性。   

   可是出门的时候,我才想到,其实那是我在欺骗自己,难道我不愿意去见她?其实还是渴望,渴望,这是比当年爱她的疯狂还要致命的伤。在街上漫漫彷徨,走向曾经走过的路,看到临街的玻璃窗,仿佛看到她在微笑,还是和照片一样迷人的脸,说的第一句话是:“还往哪里走。”我的天,我在心里叫救命,疯狂的喊。  

   一切的努力都是滑稽的遮掩。于是天南地北的聊天,喝味道苦苦的啤酒,从华灯初上到夜色阑珊,不必说也不必回忆,因为他的所有都还在我心里。年轻的承诺是一张苍白的纸,没有底蕴的说出,没有痕迹的忘记,我们就是那样的离去,很久以前她都都不愿意和我说话,我象一个盲人,害怕自己在黑暗里回荡时的孤寂。我现在真实的看着她,只隔着一杯啤酒的距离。我又低头不看敢她。是的,那个眼神很天真,天真的有些滑稽,难道我不明白太多的东西已经不一样了?虽然我也非常的不想离去,尽管我们都变了,但是至少还是我一直日夜思念的容颜,那样熟悉的眉和带笑的眼,怎么抗拒?我迷惑,我真的迷……

   原来,我有点明白却又有点不明白,她好象已经变得陌生,她是别人的女朋友,一个很有才华很风趣的人的女朋友,我们现在是好朋友。

   她走了,我没去送她,其实我去了,是我故意晚点,因为我还是很矛盾。天下着细雨,黑乎乎的,只是看着自己在数自己步子的侧影,这个习惯我还是改不了,喜欢看自己究竟走过了什么。“如果可以记录,我们的每一步都有明确的意义和目的”,这是我的经济老师说的,当然,她的意思和这扯不上什么。但是我想异乡的街道也许太拥挤,一个异乡的人没有时间数清走过了多少块美丽的瓷砖,这算是某种错过吗?打了电话给她,说了些无谓的话。我本想在她走时抱抱她,我们之间几乎没有过接触,不知道我真那么做了会怎么样。地铁里独特的风,吹的我有点发抖,拥挤的地铁站,好象是某个电影里惯用的情节,真的想和她在这样的风里热拥,把什么都抛弃,把什么都离散,我什么都不要了…………

   太多的情,让人逃不出这种纠缠,还是不够洒脱,还是不够疯狂,我怕……

   走进了地铁的车厢,门在我面前缓缓的关闭,最后看她一眼时,我在心里吻她,吻我曾经有的情。从明亮的广告到一片漆黑,我知道列车会将我送到另外一个人身旁,那是真正舒服的窝,我坐下,晃动的车身,闭上眼睛,我知道它不会出轨的。
联系我们 | 法律申明 | 免责条款 | 网站地图
www.nj-dt.com 南京地铁 版权所有
Design by Jinge Substantial Body www.jinge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