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班地铁

  1999年,一个周末的夜里,我在网易社区读到一篇很美的文章。描述的是一个对我来说完全陌生的南方城市。那里有几百年历史沧桑变故沉淀下来的万种风情,镌刻在城市蜿蜒曲折的掌纹之间。有潮湿精致的老马路,路两旁生长着许多枝叶繁茂的法国梧桐。春天的午后,清澈明亮的阳光从碧绿的叶子中间娓娓流泻而下。

  语言平淡温情,像一泓甘冽的泉水一样流过人的心田。那时网络还不是件十分普及的事物,因此像这种优美流畅的文字在一堆良莠不齐的文章中间显得格外引人注目。我开始注意起作者的名字:英子。应该是个年轻女孩儿,有一种清新和甜美的气质。一如她的文字。

  我陆续给她写去了几封电子信,明白表示心中的好奇。可惜没得到任何回应,于是也渐渐消退了当初想迫切认识她的渴望。之后的日子里我经历了一场情感的变故,相识五年的女友忽然弃我而去,没有原因。这让我万念俱灰,以致久久无法从失意的情绪中解脱出来。

  2000年的年初,公司因为业务扩展的需要,将派我和另外一位部门经理调去一南一北两座城市工作半年。在志愿表上,我毫不犹豫地填写了一个美丽却全然陌生的地理名词——那个有她居住的城市。连我自己也不清楚为何会如此迅速地作出决定。在此之前同事们一致认为业绩斐然的我该去有更多挑战跟机遇的北京。

  其实去哪儿都无所谓,只要离开这个伤心之地。西安这座尘土飞扬的古城已经快要令我窒息。

   二


  来到这个温暖湿润的城市时,正是阳春三月的大好时节,南方的春天处处鸟语花香使人陶醉,可是我一直努力让自己沉浸在暗无天日的工作状态之中,无暇去欣赏窗外的美景。在疯狂的忙碌中心里的伤口也仿佛在慢慢地愈合,所有的伤心往事渐渐成为记忆之中一个惆怅却无法触摸的手势。也许感情就是这样了,没有谁离开了谁就会活不下去的道理。而以前的我却曾天真地这么想。

  当新的工作业务渐渐稳定下来后,每个周末的晚上我会和朋友一起去香山路上的紫罗兰酒吧消磨时光。这个名字让我想起很早以前喜欢过的RONNECARROLL的《ROSESARERED》:“玫瑰是红色的,宝贝;我爱的紫罗兰是蓝色的,宝贝;我爱的紫罗兰是蓝色的……”

  那是一个充满了慵懒的风情和颓废气息的地方,曾在她的文字中读到过,印象深刻。暮色之中涌动着一群神色暧昧目光迷离的男人和女人,不知人群当中她会是哪一个,或者该以一种怎样的姿态出现。

  但每次去都习惯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角落里独自喝完一杯马天尼,品尝着混合在酒精里的寂寞的滋味。也许有人会以为那是一个无所事事的男人在期待着一次不经意的相遇,一如她笔下那些分分合合风花雪月的故事。

  第五次去紫罗兰酒吧,有个同去的兄弟指给我看不远处的一个黑衣女子,当时她正和身旁的人聊着什么。他说,那是一个很特别的女孩。我发现他说话时的语气和眼神忽然变得有些怪异。

  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是一个沉静而雅致的背影,披散着的一头长发看起来十分柔软。背影的主人应该会是个年轻而美丽的女孩。她正用流利的英文跟人谈天,让身边那位金发碧眼的老外时不时爆发出肆意的大笑。

  嗨,SIMMY。有人叫她的名字。她转过身来,灯光下一张眉目如裁的脸,但因为化了过分浓艳的妆,遮盖住她原本的面目。在酒吧昏暗的光线中我注意到她的眼睛里似乎有种特别的光彩,像有一汪清澈的水在缓缓地漾动。但她的微笑敷衍而潦草,很快又转过头去继续和她的朋友们说话。

  朋友说,看得出来吗?这个只有22岁的女孩,天生有着非凡的魅力,在电台兼职主持一档收听率高居不下的节目,擅长写都市里的情爱故事。追她的异性可以组成一个加强排。

午夜时分,酒吧狭窄的舞池内开始有人跳起热情奔放的拉丁舞,音乐的节奏逐渐加快。于是身边的人都纷纷走上前去欣赏表演。她也站了起来,妩媚的脸上带着兴奋的笑,吹着口哨,用力的鼓掌。

  喧闹中人群开始涌动,那个长发妖娆的背影被簇拥到我坐着的吧台边,有几秒钟的瞬间,她的身体靠在了我的手臂上,她美丽的卷发撩拨过我的脸庞,如蝴蝶翅膀般轻捷地飞掠,却如此靠近,让我记起〈重庆森林〉里的一句台词,“那一刻,我和她之间,只有0.01公分的距离。”在这0.01公分距离的接近中,我甚至能闻到她身上散发出的一股清新甜美的味道,是一种让人心旷神怡,心灵平静的香味。

  “哦,对不起。”伊人的目光掠向我,眼里似乎亮晶晶的,在黑暗中显得迷离闪烁。我在暗处凝望她受惊的身影,可是她只对着我在的位置轻轻探望一下,很快又走开去。我敢保证在闷热逼仄的酒吧间,她甚至连我是个男人女人都没看清。可是那个夜晚接下来的时间,我一直无法自己让自己再继续保持平静。

  夜里十二点,我回到宾馆的房间,打开随身带着的FM立体声收音机,调到一档午夜的谈心节目。许多难眠的灵魂选择在这个时刻拨进热线,去倾诉灵魂深处无法平息的罪孽。城市的夜晚的上空永远悬浮着令人躁动的不安。

  然而我听见一个不留情面的声音,她甚至毫不犹豫地中途打动一段段已或许听过千百遍的重复而相似的声音。

  充当第三者女孩说:“我现在和我的情人还有他的妻子住在一起。”

  主持人,一个低哑的声音回答她:“不管现在几点钟,那,你走,马上就走,现在就走,此刻就走,不要等到天亮。”

  从不曾想过,夜间的节目也能如此深刻、犀利、睿智、清醒,让人头脑冷静。

  喧闹中我靠近她,甚至能闻到她身上散发出的一股清新甜美的味道。我在暗处坐下来观望,忽然心里有个疑问:为什么会对眼前这个初次见面的女孩有种莫名的熟悉和亲近感,她让我一下子想起网络上英子。也许她们认识,也许她们就是同一个人。

  毕竟这座城市并不大,为了证实这个听上去有些幼稚甚至疯狂的猜想,我费劲周折从朋友那儿得到了英子的ICQ号码,并略施小计把她加为了好友。她在收到信息后过了很久才发给我一句简短的话:你是谁?

  有一刹那的冲动,我想把这个看上去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秘女孩深拥在怀中,让我确定她不仅仅只是网络上一个虚拟的ID或者昏暗的酒吧间一个恍惚的背影。可是我也知道那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而且这样大胆的念头很可能会让我因此撞得头破血流。

  三

  在网上结识英子后的第三个周末,我们聊天记录里的对话已经有了数小时之久,但这些蜻蜓点水般的交谈仍然无法满足我强烈的好奇心。于是在一次愉快的交谈之后我终于鼓起勇气试探着问她:是否可以约出来一起吃顿饭。地点可由她任意挑选。

  我在屏幕上打出这行字后忽然对自己的这个冒失提议没有了丝毫信心,像她这样的女孩应该不会有太多的时间接受一个网络上陌生人的邀请。不管她和那个SIMMY是不是同一个人。我做好了被拒绝的心理准备。但没想到她很快给了答复:可以。简单的两个字竟让我有种手足无措的欣喜,也许一切来得太快太容易。

  四

  在接下来漫长的一周时间里我都在思考着同一个问题,终于要单独跟她见面了。据我以往的经验,这个年龄的女孩子一般都会很注重品位和约会的氛围,钟情于那些表面上看起来浪漫旖旎的东西,她大概也不会例外。那么适合的东西应该有不少,比如极具小资情调的烛光晚餐,轩尼诗和红玫瑰。

  我们最终没有约定好该去哪儿吃饭,但如果她要求去五星级酒店顶楼的旋转厅吃自助晚餐我也会很欣然地答应。

  周末的黄昏,天空开始下起小雨,从创业大厦23层楼的落地窗户望出去,整个城市笼罩在一片迷蒙的水烟之中,隐约有种沉沦的美丽。直到晚上7点夜幕降临时我才收到她发来的短信:她正在和一个朋友购物,如果方便的话那么晚上八点一刻可以在市中心的金光购物中心门口会面。

  7点半我换下了灰色的观奇西服,解下领带,让棉布衬衣的领子自然而舒服地敞着。如果为一次寻常的见面而过分隆重地打扮自己是件很可笑的事情。7点45分从办公室出来,南方初夏的夜晚,细雨弥漫的空气中仿佛飘散着栀子花淡淡的清香。我很享受这样的天气跟心情,一个人开车行驶在霓虹闪烁的城市街头,去赶赴一个年轻女孩的初次约会。

  8点20分我见到了她,虽然迟到了五分钟,但她依然平静而快乐地面对。我有点不太敢确定眼前这个衣着朴素妆容淡雅的女孩是否就是那晚在酒吧匆匆一瞥的冷艳女子,或许她跟她之间根本没有丝毫的关联。

  英子吗?在约定的见面地点我和她打招呼。眼前这个青春流溢的女孩穿着一件纯白的衬衣,一条碎花底子的短裙,和一双绑着细细带子的短靴。一头柔软的长发被编成两条细长的麻花辫子自然地垂在胸前。在外型上她和那个SIMMY有太大的不同。

  我看着她,不易察觉地轻吸了口气。连自己也不清楚是因为庆幸还是因为一丝隐约的失望。

  八点一刻早已过了吃晚饭的时间,她提议,可以去附近的影院看一场电影。在影都门口的小卖部我给她买了一大筒爆米花。当我拿着一大捧零食跟随她的脚步走进放映厅时,觉得自己笨拙得简直像一个初次和女生约会的中学男生。

  电影很老,讲述在中世纪醉生梦死的巴黎一个靠跳舞和出卖肉体为生的风尘女子与一个穷苦作家之间的爱情故事。

  屏幕上有很多疯狂而夸张的歌舞表演镜头,她看得很认真。当男主角说:“我们都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贱民,承受不起爱情这么奢侈的东西”时我清楚地看到她的眼里有闪烁的泪光。

  我递纸巾给她,因为和她靠得如此近,所以能清晰闻见她身上散发出来淡淡的香味。应该是清新甜美的KENZO。

  电影散场后,走出空气闷热逼仄的影院,雨已经停息。晴朗的城市夜晚,空气变得格外清新。我们一起走过空阔寂寥的广场,广场的正中央位置有个碟子造型式样别致的雕塑,是一个流光异彩的喷水池。她站在水池前面盯着一束束五颜六色的水柱看,脸上忽然有种孩子般的惊喜和雀跃。一双黑色的大眼睛在灯光和流水的掩映下显得分外明净,象有一汪清澈的泉水在其间缓缓漾动。是一种似曾相识的眼神。

  那一瞬间我很想亲吻她。她的一双秀美的脸庞和像花瓣一样绽放着的嘴唇。不管她是酒吧里冷艳的黑衣女子SIMMY还是网络上笑颜温情的纯情英子。也许她们就是同一个人。
  可是她说,我要回家了。于是我也很快回应,的确。已经这么晚了。手机上的时间显示:二十三点一刻。已接近午夜时分,我表示可以开车送她回家。但她拒绝。因为中途会去一趟朋友家里。她说,现在应该还可以赶上最后一班地铁。

  在地铁站的入口处,准备和她说声再见。她忽然靠上前轻轻地拥抱了我一下:谢谢你陪我度过一个如此美好的夜晚,安。她微笑着。然后转身离去,我无言地目送她细致的背影渐渐消失在我眼前。

  五

  没想到那竟会是我俩的最后一次见面。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周末的紫罗兰酒吧里我再没看见一个沉静的黑色背影出现。系统显示英子已很久没有登陆ICQ。不知道那个夜晚分别之后她有否搭上最后一班地铁。在疲惫时恐怖片里的镜头一次次出现在我的脑海中,她会遭遇到意外吗?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再不想见面。或许只是暂时离开,也许仅仅是因为厌倦。

  又过去了很久,我已经离开那座风情万种的南方城市。在将近一年半的时间里我又去了上海、南京,最后终于转战到了北京。这是一个时刻充满了机遇和挑战的城市,一片干燥厚重的土地,每年春天无孔不入的沙尘暴让我时刻想念南方湿润温暖的天气。

  很多个日子,下了班后我会独自一人呆在自己的单身公寓里边做菜边放一部老电影,用我的微型DVD。在走进厨房之前将一张碟片轻巧地推入光驱。房间里漫溢着饭菜的香气。

  记得其中好象有一部法国的老电影,叫《最后一班地铁》。故事发生在二战时期,是3个人的情感世界,3个人组成的爱情关系,因为地上和地下两个不同的时空,而得以各自延伸。当希望这3人关系获得一个解决的方式时,战争结束了。影片到了结尾,女人在舞台上述说着,她仍然深爱这个闯进她世界的男人。

  从任何一个角度看,这都是一部拍摄手法细腻悠长的经典影片,但我始终没有弄明白在战争到来之前人们纷纷想要坐最后一班地铁回家的意义所在。因为看的时候一直断断续续,不曾连贯。
  好象多年以前一个夜晚的记忆,始终无法在我的脑海中完整地清晰。尽管并不算太久,尽管那的确是曾拥有过的。一段在南方城市度过的温暖时光和一次美好短暂的邂逅。

  我无比清楚地知道生活只能前进无法倒退,而我已经越来越远离那段生活。一切都已回不去。除了那个叫英子的女孩为何在乘坐最后一班地铁离去之后,再也没有出现。

联系我们 | 法律申明 | 免责条款 | 网站地图
www.nj-dt.com 南京地铁 版权所有
Design by Jinge Substantial Body www.jinge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