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班地铁
桑葚

  很清楚地记得那一段是因为上课而总赶末班的地铁。

  是冬天。下了课,我总是夹着乱七八糟的复习材料一路小跑着冲到汽车站去赶那班可以
赶上末班地铁的汽车。下了车再一路小跑着冲进地铁站,错过了它,我就要转乘好几趟公车
才能到家,在凉意浸骨的寒冬午夜,这无异于酷刑。

  从路面到乘地铁的站台有很长很长的一段台阶和通道,尽管知道它最终的通向,可是,
每每一个人走在这样的台阶上还是有种凄惶的感觉,下台阶到通道的那一段是风口,碰上刮
大风的时候,整个人会被风卷得失去了方向,硬着头皮往前冲,象是去赴一场不能回头的约
会。

  站台上总是空荡荡的,平常摆放报纸杂志的售货台只露着光澄澄的铁板色,在灯光的映
衬下泛着寒意,买汉堡包的小售货厅也是黑洞洞的,闻不到那种暖洋洋的食物香……

  尽管每次上课我都很少专心听讲,不是看小说就是呼呼大睡,但到了地铁里我还是有一
种说不出的疲累。于是,我总是靠着站台上凉凉的石柱子看车来方向的甬道,黑黑的,没有
尽头……

  听说有一次地铁里停电,一辆地铁停在甬道中央不能前行,车上的人都下来手拉着手的
一起走过那段甬道才重见天日,我觉得那该是很有趣的经历,甚至该发生些故事,于是,每
每我坐在灯火通明的车厢里时常期盼着突然断电的情况发生。

  我的生活波澜不兴,甚至是没有一段让自己可堪回忆的偶遇故事。

  我是常盼望着生活能给我一点点惊喜的,但每每我所认知的却是残酷。

  车来了。所有的车厢都是空荡荡的。

  我不敢上那种只坐着一个人的车厢,总是想着当车开起来的时候那个人会突然地对我笑,露出白惨惨地牙齿,我想象着当地铁在黑暗中呼啸,所有的求救都是无谓的,当车到达下一站,那个人抹抹嘴上的血迹若无其事的走开,而我变成了一具无血的僵尸……

  我选择那些人稍微多一些的车厢,看着他们或者看报纸或者是疲惫地睡去,很少有人说
话,只听见车厢与铁轨撞击的咣当咣当的声响,乏味而持久,就象是我那时的生活……

  到站了,再走过长长的通道迈上层层的台阶,站到马路上,我总会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仿佛是在地铁中都不曾呼吸……

联系我们 | 法律申明 | 免责条款 | 网站地图
www.nj-dt.com 南京地铁 版权所有
Design by Jinge Substantial Body www.jinge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