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中别样的一群
 

  起这个名字绝不是为了噱头,而是我的确觉得那是别样的一群,我要说的是——乞丐。

  一度,因为工作的关系,每天要乘地铁。每每捧着热气腾腾的包子或者是其他什么吃的
钻进地铁的时候,总可以看见一帮衣衫褴褛的小孩子在地铁的通道中追逐着那些急匆匆赶车
的人们。他们有的是理直气壮地就站在你的面前阻挡你的去路,有的是一溜小跑的一直追着
你到售票口,还有一些大胆的就干脆揪住你的衣角……脾气大的会吼他们几声,怕的也就撒
了手;可有的就是执着,一边吸着都快留出的鼻涕一边还是拽着你叫“行行好,给点钱吧、
给点钱吧……”碰上这样的多半是被要钱的先怕了,拿一两毛钱打发了他们算是了事……

  我常常是将手中的吃食给了他们的,总觉得他们该是为了肚子而如此,可他们即便是拿
了我香喷喷的包子也还是要揪住我要钱的,朋友总是耻笑我说,现在都说是要钱的了,那还
有是要饭的?想想也有道理。

  和地铁门口的这群不同,往往进到地铁车厢里的都是些身有残疾的人。他们多是没有下
肢的,在膝盖处绑着厚厚的棉垫,拿手撑地一步步的前挪。那棉垫因为长时间的摩擦显得肮
脏而破旧,四周边飞出的棉花也是黑黑的,他们总是爬到每一个人的面前,磕头或者是作揖,
头碰撞地面的时候发出嘭嘭的响声……那些被求助的人们总是或假寐或拿报纸遮住了脸庞,
要不就是窃窃私语着什么太可怜了之类无关痛痒的话,肯给钱的总是少数。

  我想这些乞讨的人在一个车厢里总是要磕上几十个头的,可是,也许他要到的不会超过
两块钱。

  看到最最痛心的是这样一幕。

  一次我正坐在地铁里看着报纸,忽然听到一个很稚嫩的女孩子的声音在唱着什么,寻声
望去,我看到一个穿着破衣烂衫的小女孩儿正站在一个乘客面前。她唱两句就往前走两步,
慢慢地我可以看见她也可以听到她了。那应该是一首专门唱来要饭的歌儿,小女孩儿下垂着
眼睑,两只小手儿揉搓着衣襟,程序化的一步步的往前走着,我惊诧于她脸上的那一种冷漠,
那是在我这个年纪都不可能有的冷漠,她只是下意识地唱着,仿佛周围的一切与她无关,甚
至是要不要到钱也于她无关……

  当她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我从包里拿出了五块钱递给她,她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很大
的眼睛,但没有孩子的那一种澄澈,我觉得我一下子并没有看懂那眼神,我以为她是高兴的,
但是,我没看到喜悦,我并不想说那是一种受伤的神情,但是,在那一刹那我确实疑惑了一
下自己是不是不应该掏出那么多的钱……

  车到站了,小女孩儿下了车,走向一个中年女人,将手中的钱递了上去,那女人一把抓
了过来,没点,但却显然是不满的,她拿手指狠狠戳向小女孩儿的脑袋,我听不见她说着什
么,想必骂人的话吧,我只是看着小女孩儿趔趄着差点儿摔倒……

  车要启动时,小女孩儿又上了另一节车厢,轰隆隆的车声中,我仿佛还能听见小女孩儿
稚嫩的声音,还能看到她清冷的面庞……

  他们是地铁中行乞的一族,他们每天似乎按时的来去,我在相同的车站总能看到相同的
人群。我并不知道他们是为了什么才行乞,也并不想对这样的一种行乞说什么是非,当然,
我也不想被人耻笑为滥用同情,我只是为那样的一种冷漠而痛心,为了我所看到的那一种自
认的卑下而觉得不公。

  那是我眼中非人的生活。

 
联系我们 | 法律申明 | 免责条款 | 网站地图
www.nj-dt.com 南京地铁 版权所有
Design by Jinge Substantial Body www.jingechina.com